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怀念法显求法的日子


□ Professor B.E.S.J.Bastiampillai


斯里兰卡坐落在印度洋中连接西方、印度和远东甚至是澳大利亚的极具战略意义的航海路线上,所以从远古时代起,它就对航海家和航海船队充满吸引力。从公元2世纪起,斯里兰卡就被希腊和阿拉伯商人们当作了航海时代西方和东方货物的集散地。而中国与斯里兰卡之间的联系也可以追溯到很早期的时候。在公元1世纪斯里兰卡的王室会议的记录中,就有出国使节对斯里兰卡与中国之间频繁通商的评论。
在斯里兰卡的邻国印度与遥远的中国之间,很早就有了持续不断的交流,这种交流或是经过陆路或是经过海路,它们之间的交往很快就延伸到了斯里兰卡。印度佛教向中国和相邻地区的传播也促进了中斯两国友好和持续关系的建立。在当时,斯里兰卡和中国分别有许多僧尼不畏路途的艰险到彼此的国家去寻求佛教的真谛。中国著名的云游僧人法显就是他们的杰出代表。他以65岁的高龄从中国的长安(今西安)出发,花了6年时间,过流沙(泛指今新疆中部大沙漠),穿越葱岭(帕米尔高原以及昆仑山、喀喇昆仑山脉之总称),到达印度的北天竺和中天竺地区,当他抄录了印度的佛经之后,不愿再从陆路返回,而是听从了一位船长的劝告,先到斯里兰卡,在那里等待回国的船只。
法显在公元409年来到斯里兰卡,被岛上浓厚的佛教氛围所吸引,又花了两年时间抄集岛上的经律。他在回国后撰写的游记中把斯里兰卡称为“狮子国”,他的描述在研究早期中斯关系的学者中间引起了广泛的兴趣,因为他在岛上游历过并且是一位仔细的观察者。
斯里兰卡与中国的联系一直持续不断,在公元1世纪和公元2世纪,斯里兰卡的使者就常常带着国王的礼物去拜访中国,这种拜访到公元4世纪之后变得频繁了起来。在5世纪的上半叶,一共有4位斯里兰卡大使参拜了中国的朝廷。425年,8位斯里兰卡的比丘尼坐船来到中国的南京,429年又有3位比丘尼从斯里兰卡来到了南京,434年,中国第一次举行了比丘尼授戒仪式。我们有理由认为,斯里兰卡比丘尼的到来与中国比丘尼戒的创立不无关系。456年,5位僧伽罗僧人拜访了中国的皇帝,他们中的一位还是著名的雕刻家。可以看出,所有这些交流都带有明显的文化与宗教的目的。
与此同时,商人和旅行者也抱着世俗的欲望往来于这两个国家之间。公元6世纪中期,斯里兰卡俨然成为了西方与远东地区海上贸易的中转站,中国和远东地区其他国家来的船驶入斯里兰卡的港湾,把船上的丝绸之类的货物卸下来,同时从西方来的船也把波斯国家的货物运了来。船员们和印度商人们就在斯里兰卡的码头交换货物,同时也买些斯里兰卡本国的物产。到了公元7世纪的中期,阿拉伯人控制了印度洋上通向西方世界的海上贸易,而中国依然得以在远东地区的海上自由航行。斯里兰卡更是扮演了东方和西方的物资集散地的角色。
在当时交换的货物中,中国的货物主要有丝绸、芦荟、丁香木、檀香木等等,而斯里兰卡这边则主要是珍珠、宝石、金饰物和针织品等。法显在他的游记中曾提到一位斯里兰卡商人向庙里进供一个中国的白绢扇,这说明了当时中国的丝绸有着极高的价值。
从公元1世纪到15世纪以前,中斯之间不断地互派使者,巩固着两国之间的文化和商业联系。这种联系一直是平等和友好、互惠繁荣的。然而到了1406年时,发生了一件不寻常的事情,那就是明朝政府决定派郑和进行那次了不起的航行。与以往的航行不同,这次航行带有更多的政治目的,那就是当时的明朝政府想向东南亚各国显示自己的国力,同时巩固中国在印度洋上的贸易地位。郑和的船队在1405年的第一次航行中就经停了斯里兰卡,从那以后到1432年间,郑和一共5次来到岛上,他对岛国的拜访建立了中斯两国长达半个世纪的紧密的政治联系——斯里兰卡国王每年都要向中国皇帝进贡以表臣属之意。
中斯两国间自古以来的文化、宗教和商业联系一直没有中断。欧洲殖民者对印度洋地区和东方的侵略活动甚至有助于中斯两国愈发珍视彼此间古老而传统的联系。那些朝圣的僧侣们从中国出发,赤脚行走在古老的丝绸之路上,穿越寒冷的雪山和酷热的沙漠,为求佛法一直走到斯里兰卡的情形,如史诗一般,凝固在我们对历史的怀想中。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