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效率优先、兼顾公平”的原则是否需要修改


□ 蒋学模

  [摘 要]“效率优先”,即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和社会生产力持续快速的发展,这始终是社会发展占第一位的因素。社会主义社会公平绝不是平均主义,应表现在经济、政治和文化各个方面,使社会全体成员都能有机会享受经济发展和社会全面进步的成果。“效率优先、兼顾公平,的原则可以不必再提,但绝不可以倒过来,用“公平优先、兼顾效率”来代替“效率优先、兼顾公平”。把社会公平放到更加重要的地位,不是以否定“效率优先”为代价来达到,而仍然是在“效率优先”的前提下来实现的。实现社会主义社会公平是一个长期的历史任务和逐步实现的过程,既要看到解决这个问题的必要性、紧迫性和可能性,也要防止急躁冒进和简单化处理。
  [关键词]社会公平 效率优先
  改革开放以来,为了纠正新中国前三十年,特别是“文化大革命”十年中严重的平均主义的错误,曾在分配问题上提出“效率优先、兼顾公平”的原则。现在,根据科学发展观中“以人为本”的发展目标和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要求,当然应当把实现社会公平放到更加重视的地位。那么,“效率优先、兼顾公平”的原则还要不要提呢?有人认为,为把实现社会公平放到更加重视的地位,应该改提“公平优先、兼顾效率”。这样的提法对不对呢?这是一个大的原则问题,很需要开展深入的讨论。
  
  一、“效率优先”的含义是什么
  
  为了更加重视社会公平,是否要用“公平优先”代替“效率优先”?这首先要把“效率优先”的含义弄清楚。“效率优先”中的“效率”就是劳动生产率。“效率优先”,就是要把提高劳动生产率放在社会发展的首要地位。劳动生产率如何才能提高呢?从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进程来看,主要取决于两个因素:一是科学技术的发展,把科技进步的成果应用到物质产品的生产、精神产品的生产、服务产品的生产中,不断增加产品的数量和提高产品的质量。二是分工与专业化的发展。劳动的分工和专业化,促使劳动者更快地积累专业知识和劳动技能,促使生产工具和生产设备的改进,从而提高了劳动生产率。劳动生产率的提高,是社会生产力中人的因素和物的因素在科学技术进步的条件下发挥出更大作用的结果。“效率优先”,就是把社会生产力的发展放到社会发展的第一位,这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客观要求。
  “公平优先、兼顾效率”是什么意思呢?那是说,要把实现社会公平放到社会发展的首要地位,把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和社会生产力的发展放到从属的地位。这显然是违背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的。没有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和社会生产力的发展,那就绝不可能有共同富裕的社会公平,只能是普遍贫穷。“文化大革命”时期,大家已经尝到过普遍贫穷的滋味。普遍贫穷的社会公平绝不是社会主义所要求的社会公平。邓小平在“文化大革命”结束后反复指出,贫穷不是社会主义,社会主义要消灭贫穷,实现人民的共同富裕。他说:“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社会主义的社会公平,是社会成员共同富裕的社会公平,它不是以牺牲劳动生产率提高的社会生产力发展为代价来实现。恰恰相反,是以劳动生产率提高和社会生产力发展为前提条件的。所以,“公平优先、兼顾效率”的提法,是不能成立的。
  那么,在提出“以人为本”和“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发展目标以后,要求把实现社会公平放到更加重视的地位,应该怎样理解和贯彻呢?这是一个需要探讨的问题。
  
  二、什么是社会主义的社会公平
  
  首先,要把社会主义的社会公平同平均主义严格区别开来。平均主义要求人们的生活条件一律平等,这种平均主义思想,一般把它看作是小资产阶级的空想。在现实生活中,我国“人民公社化”运动初期的“吃饭不要钱”,可说是一次超出规模的尝试。按当时主观主义的估计,这种公共食堂的免费用餐,约占农民年收入的70%,其余30%则实行按劳分配。当时认为,这种“吃饭不要钱”,是共产主义按需分配的萌芽。由“吃饭不要钱”逐步推广为“穿衣不要钱”、“××不要钱”,共产主义的按需分配就可以实现了。事实上,公共食堂的吃饭不要钱,就把收入全部吃光了,所谓30%的收入实行按劳分配,完全是一句空话。“吃饭不要钱”实行了几个月,就把存粮吃光了。公共食堂的“大锅饭”难以为继,只好解散,分一点存粮给大家,由各家各户自己烧小锅粥度命。平均主义挫伤了群众的劳动积极性,在农村人民公社化运动兴起后的最初几年,全国各地工农业普遍减产,以致有“三年自然灾害”之说。其实,这是嫁祸于天,让老天爷代为受过。中国地域广大,不同程度的水旱灾害年年都有,农村人民公社化后的三年,并没有特殊之处,像上海地区,那几年风调雨顺,照样产量极低,连农民自己也吃不饱肚子。农民为什么没有劳动积极性呢?因为公共食堂吃饭不要钱虽然停止了,但公社统一分配的“大锅饭”制度仍然存在。完成了上缴国家的公粮和统购任务,能分配到农民手里的所剩无几。多劳不多得,劳动积极性受严重挫伤是必然的了。这种情况,直到废除了公社统一分配,实行“三级所有,队为基础”,以相当于初级社的生产队为基本分配单位,才彻底扭转过来。社会主义的社会公平绝不是平均主义,这是首先要弄清楚的。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