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终极游戏/谎言与真情


□ 毛 琳

与其说是一个游戏 不如说是一个关于亲情与信任的骗局。
乔梁是一位游戏软件设计师倾注了一年心血设计出来的游戏软件被投资老板刘德明否定,并拒绝支付自己的酬劳一个偶然的机会乔梁认识了刘德明的女儿刘欣在消除了最初的戒备后,刘欣向他诉说了自己的遭遇,早年父母离异,自己现在急需用钱救助在澳大利亚生病的母亲这两个无奈而窘迫的年轻人在刘欣的建议下实施了“绑架计划”,乔梁绑架刘欣,向刘德明索要二百万赎金,事后两人各分一半。
按照通常的观影思维,最终的结局是两个年轻人的计谋在公安机关的协助下败露并得到了相应的惩罚,影片的剧情发展也是引导观众关注这样的“自我绑架案”,而这时正是片中的高潮部分,留下了无限的想象和悬念。“绑架案”按照刘欣的设想两个人超乎寻常顺利的拿到二百万现金两个人分手之后,刘德明给乔梁发来邮件,并未见到自己的女儿刘欣,更让乔粱感到不安的是,警察在郊区发现了一具被杀的女尸,正是刘欣。
剧情在这一刻风起云涌,所有的事件都被巨大的谜团所包围:“刘欣为什么会死?”“是谁杀害了刘欣?”“乔梁为了二百万真的绑架撕票了吗?”这也正是剧情设计的高明之处,是一个使用纯粹熟练的“计中计”的设置,在“刘欣”的口述事实中, 观众得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答案:这起绑架案的真正策划是刘德明,影片中,我们无法理解刘德明关于“亲情”的阐释,失去一个女儿不能再失去另外一个女儿,所以我要嫁祸于他人。
影片用了“闪回”的镜头再现了事情的原委,死者是刘德明的大女儿刘欣,被乔梁“绑架”的是二女儿刘明明。乔梁偶遇刘明明那晚,正是刘明明在卫生间里发现姐姐吸毒,劝阻之间发生不慎,致使姐姐当场死亡。不愿家丑外扬的刘德明指使二女儿扮演“刘欣”,利用乔粱造成刘欣是被绑匪绑架撕票死亡的假象。纵观案件的发展,剧情每一步设计的合理且出奇制胜 同时也包涵了某些的暗示性和神秘性。
“刘欣”在绑架的过程中不可救药地爱上了乔粱,她因欺骗乔梁受到了良心上的谴责,而在那种境地下却无法停止继续欺骗的行为,“刘欣”开始设问乔粱的信任来源于何处无奈之下,乔粱以处于朋友间的帮助拒绝了“刘欣”的爱,真相揭穿之后,刘明明邀请乔梁一起去澳大利亚,乔梁拒绝了,刘明明明白在欺骗中失去了信任与爱人,过后不久乔粱打来电话告诉明明自己要去澳大利亚,问她是否愿意一起前往。其实这也是一次乔梁的“报复”行动;在乔梁的精心设计下使得控制刘欣吸毒的男青年落入法网,刘明明也真正意识到这种“报复”是对自己爱情的一种回应乔梁原谅了明明的欺骗,彼此重新给对方一次机会。
影片最后,刘明明带着自省的勇气去公安机关投案自首,正如乔梁所说:每个玩家都可以在游戏中找到自己喜好的角色游戏人生,但真正的人生无法游戏,你犯了错误就无法挽回了,在这场几乎荒诞的世俗游戏中,谎言是唯一进行下去的原由,而在真情面前却是不攻自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