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过失


□ 雨 城

  一
  
  就在纪年根一审判处死刑后的第二天,童法官忽然接到纪年根的姑父的一个电话,说纪年根的父亲突患脑溢血死了。
  怪不得昨天没在法庭上见到纪年根的父亲呢!这一来童法官倒犯嘀咕了,他正准备去看守所见纪年根的,看他到底上不上诉,如果上诉得赶紧写上诉书。
  说来纪年根也挺冤的。他是本市南乡人,到城里一家饭店打工才一年多,去年年底快过年了,他跟饭店老板要工钱,老板欠他四个月的工钱,要了几次不给,后来老板让他跟人一起去讨债,承诺讨到债就一分钱不少照付他工钱,让他回家过年。有家濒临倒闭的装潢公司欠了饭店数万元饭钱,有天晚上纪年根带了根水管跟人一起在一个小区把装潢公司的经理给堵住了,几句话不合,双方就打了起来,结果那经理竟然给铁器打死了,当时一起去的几个人都动了家伙的,对方也有好几个人。混战中纪年根只记得仿佛抡起水管打向谁,那经理身上、头部有几处伤,最后法医鉴定,其后颅骨处的一致命伤,恰好是—水管击打所致,而那天去的三个人当中只有纪年根是带的铁水管。其他两个人一个是带的厨刀,一个是带的木棍,混乱中带厨刀的没敢动刀,而是扔了厨刀从地上捡了块砖头乱舞,带木棍的虽然打得挺凶,死者身上也有多处木棍伤,但法医鉴定木棍伤不致命。纪年根记得被人打破了头,血流下来,一只眼都睁不开,他抡起水管就砸,没想到正是这一水管砸下去就出了人命了。
  事后公安机关及时赶到,纪年根和其他几个人一个也没跑掉,人证,物证俱在,判处死刑理所当然。原本替人讨债,指望债讨回来老板能给他工钱,没想到出了人命,自己小命也要搭进去了。
  童法官想想,还是决定到看守所把他父亲去世的消息告诉纪年根,否则死刑的命令下来了,纪年根到死都不知道父亲已经去世,这未免太残酷了,或者说临刑再告诉他,那也很不妥当,说不定还会影响执行。
  尽管如此,纪年根反应之强烈,还是有点出乎童法官的意外。
  童法官把他从小号里单独提出来,还没等童法官把有关他父亲去世的话说完,他就号啕大哭起来,这一哭就不能止,末了哭得蹲在那儿半天起不来,童法官去拉他,他还泣不成声地说:“都是我……都是我害的!”
  童法官只好竭力劝他。童法官到南乡东沟村去过,纪年根家除了两间破瓦房之外,可以说是家徒四壁。纪年根今年十九岁,两岁时死了娘,父亲是又当爹又当娘亲手把他带大。纪年根的上面还有两个姐姐,现都已出嫁,原指望纪年根这个家中惟一的男孩能出息点,起码能把自己的生活混下去,将来挣两个钱,再娶个老婆进门。——没想到钱没挣到,竟出了这事,那老父亲能不急吗?再加上本来就有高血压……
  “摆到我,也不知急成什么样呢!”童法官边劝着纪年根,边暗想道。好不容易才把纪年根劝住,重新坐在童法官对面的方凳上。他还一个劲地嘟囔着:“爸爸,儿今生今世没法报答你了!”童法官心想:这纪年根倒还挺有孝心,可惜事到如今还谈什么孝呢?这些小年轻,早点想到这些,也就不会替人去讨什么债,遇事下手也不会那么重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