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阿Q异传


□ 张天鹏

  彝良牛街人,现在云天化中学任教。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冤冤相报,睚眦必报;不究是非主次,不惧费时劳神。总有些人乐此不疲,一辈子都在伺机求取精神上的片刻快意。
  ——题记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却说阿Q在赴法场的路上唱过“过二十年又是一个……”,看了看那些喝彩的人们的眼睛,忽觉那些眼睛比狼的鬼火般的眼睛还可怕时,便两眼发黑,耳朵里嗡的一声,觉得全身仿佛微尘似的散了……。
  在似乎着急又似乎泰然的朦胧意识中,阿Q的魂灵晃晃悠悠地飘动着,不觉到了幽冥之世。忽然,森森的凉风中传来一声吼,两怪物挡住了去路。阿Q被吓了一大跳,但竟没出冷汗,一看那两怪物是牛头、马面,便立即安然。牛头传达阎君旨意:“阿Q人间未行大的恶事,可升天堂,地狱不予接纳。”阿Q隐隐还记得人间迟疑的教训,赶紧往天堂飞奔。谁知天堂阶前早有一老头拦住,凶恶地:“阿Q,你虽未作过大恶,但你那品行在人间影响不好,天堂怎能收你?”阿Q怎懂得“影响不好”之意,正焦急间,那老头又道:“你是人间冤魂,应该还阳,还是找阎君去吧。”“冤魂”是什么,阿Q更不明白了。听说还阳,有点莫名的紧张,又有点莫名的高兴。
  他当然不懂得天堂非他能进的道理,也就不能推测阎君的心思了。阎君虽也略有恻隐,怎奈何阿Q在阳间茫然处事,未敬过阴间香火,上刑场更是别无长物,怎好给他添寿还阳。
  无奈何,阿Q愤然片刻,忽然高兴起来:上天堂的是儿子,进地狱的是儿子他舅!我且四处飘荡耍去。
  阿Q的魂灵不知飘游了多少时候,又回到了未庄,昼伏夜行,自然碰见不少故人,也听到了不少新的传闻。忽闻小D和王胡真的投降了革命党——新的,赵太爷等被吓得躲进了城里,钱洋鬼子不知去向。他觉得无限的新鲜而且更加快意,但又觉得十二分的不平。小D和王胡算什么东西呢?这世道,儿子比老子强了!他想寻得小D、王胡吓他俩发病,以图报复的快意。不料这夜在土谷祠听得地保颤巍巍地向很多人说:“阿Q下大牢,吃枪子,全是赵太爷父子、钱洋鬼子、白举人使的坏……。”阿Q大吃一惊,立刻打消了原来的念头,暗暗打定主意:进城寻白举人、赵太爷、假洋鬼子报仇!
  那白举人作恶太多阳寿将尽,近日来更被新革命吓破了胆,又气又急又怕间害起大病来。靠着“寄存箱子的渊源”逃到府上的赵太爷整日陪在病榻前,更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似的。丁举人正落气时阿Q的魂灵便撞入那奄奄一息的贵体。举人老婆带着一班儿女正要嚎啕,忽见举人慢慢地又睁开了眼睛,目光昏昏地启齿道:“要点烫开水。”赵太爷一听,赶忙从洋暖瓶中倒了半杯开水,恭恭敬敬地递上。举人一见,立时精神振作,接过杯子,突地目光如炬,大吼一声:“阿Q来了!”一甩手扣在了赵太爷脸上。赵太爷一声惨叫倒在地上,双手捂脸滚来滚去。举人哈哈大笑,全家老小噤若寒蝉。举人半疯半狂,几天里闹得一家沸反盈天,赵太爷因此落下残疾,一场大病也险些丧命。
  闹了几日 ,牛头马面带旨干预,阿Q才抛下那具躯壳,听听嚎丧之声,心满意足地荡入夜幕中,他想,小D、王胡算啥?举人是官,我还得当了几天官呢!尤其是烫疤赵太爷,现在可是想姓啥就姓啥,想有多大辈份就有多大辈份了。阿Q依然东游西荡,看热闹的癖好也更甚。不想又在一次人世间夜色下的战火中碰见了假洋鬼子。其时,假洋鬼子头戴大沿帽,趴在一堵断墙后,提着“半斤铁巴”——盒子炮,瑟瑟地发抖。阿Q十分快意,但不知怎地又有点怕他。细看却见这“忘八蛋”没带哭丧棒时,渐渐地愤恨压住了胆怯,鼓起勇气一拍钱洋鬼子的肩膀,大吼一声道:“秃儿。驴……还认得我老Q吗?”假洋鬼子一蹦老高,尖叫一声,拔腿便跑,正好飞来一颗子弹打在脚后跟上,爬不起来了……
  “妈妈的”,阿Q更加轻飘飘的,快意而且万分地满足。正当赵、钱两家请来道士,准备作法驱邪时,阿Q却记起另外一些事来,于是撇下病床上的下三代的赵太爷、断腿哼哼和秃儿驴洋鬼子,打算再去整治一下小D、王胡这俩孙子,还有吴妈那个小孤孀……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