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叹息的古城(散文>


□ 非 默

  梁思成先生曾经发出痛彻心扉的呼喊:“拆掉一座城楼,就像挖掉我的一块肉!剥去外城城砖,就像剥去我一层皮!”

  然而今天的北京城满目皆是鳞次栉比的高楼,满街的车水马龙,只有在特意保存的园林古建中我们才能感受一下古典的夕阳。这个城市太忙了,忙着奋斗,忙着前进,忙着追赶,即使夜深,也未能人静。

  他曾预言,“50年后会有人后悔。”而今,50年的光阴早已悄然而过。我们经常听到各地那些历经岁月的遗迹无奈和悲哀的轰塌声。这个国家、这个城市在奋力前行之时,那些历史的叹息只能暂时先归属于历史。后悔,好像是我们无暇顾及的一种情绪。

  现在,每每有到京旅游的总是带着朝圣者的心态去天安门广场。从每年国庆节那人山人海中就可以豹窥一斑。

  一次遇到一个贵州人,一个四十几岁满面风霜的农民企业家,一个朴素的理想家和浪漫的实践者,为了自己的一个念头四处奔波,走尽大江南北,阅尽人间冷暧。千里游走来到京城,可以不去长城,但是怎能忘怀天安门?

  “天安门比我想象的小多了,这样怎么能团结全国人民啊?”他遗憾地说,仍然一派自然纯朴,怀着一颗赤子之心。在座有人答曰:“团结一个国家的应该是她的文化。”我内心对这个回答有些不以为然,他并不需要太多深刻的道理,他只是希望这片土地能承载起自己曾经的幻想。

  我笑说:“天安门广场应该是世界上最大的吧。”他摇头不信,内心固执地认为这片所在应该更美丽、更广阔。 .

  但这已经说明,天安门早已跨越建筑的范畴、古建的定义,而是国家的心脏,人民的向往。它承载的不只有历史,还有信仰。

  三

  梁先生同陈占祥先生曾提过保留北京城墙的“梁陈方案”:在北京城西再建一座新城,以长安街为一扁担,挑起新旧两城,一头是现代化的北京,一头是中国古代都市博物馆。

  那将是一个比北京故宫要大多少的理想?

  如果当时真的采纳了,现在的北京市是什么样子?想象不出……

  一个现代化都市背倚整整一个古代文明,那又将是怎样的一种情怀和寄托?想象不出……

  可是平常很少想到这些,这些引人入胜的想象,这些令人扼腕的损失。很多古老的建筑悄悄消失在我们的生活中,泛起的灰尘追赶不及我们忙碌前进的步伐。只是偶尔看到一两座四合院,一个木漆剥离的老牌坊,局促地挤在年轻的邻居中,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却又偶尔抬起头慌张却觉悟地看看周围的一切,因为下一刻就可能消失在推土机下。

  我也只是偶然间看到一篇介绍老北京景点的文章,才开始思考。这一思考,思绪就如同野马脱缰。

  可是想象终归要归于想象。现在的北京是一座国际化都市,正如那位贵州老哥所说的,北京是首都,来之前想象她是如何现代,如何时尚,可是从天安门一带辐射开来,朴素的元素随处可见,包括建筑,包括服饰……完全和去过的广州、上海不一个感觉。这是一种无意又有意的保持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