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会走的湖


□ 钱良营

会走的湖
钱良营

  1
  
  第三节上课之前,同班同学武自力喊夏水生,说班主任谭老师通知,让你到她办公室去一趟。
  夏水生一听说谭老师叫他,头皮都麻了,头发也支楞了起来。他很紧张,又很窘迫。现在,他确实很怕见到谭老师。他知道谭老师找他谈话的内容。但是,他又不能不去见她。
  他走进办公室门口的时候,见谭老师正在里边和几个男女老师们说闲话。那个时候,上课铃响了。老师们都夹了课本和教案相继走了出来,他们从夏水生身边擦肩而过。夏水生低着头,没和他们说话,他们也对夏水生视而不见。谭老师见夏水生站在办公室门前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便招呼道,夏水生,进来吧!
  夏水生走进了办公室。谭老师坐在办公桌后边,夏水生站在公办桌前边。
  谭老师的面相并不凶,相反倒还十分的文静,白净的脸上架着一副镀金框的眼镜,眼镜片后边的那双眼睛也不失温和。但是,谭老师若是要批评人的时候,那温和的目光便变得十分锐利,直直地盯着对方,像两把刀子一样直戳对方的心窝。夏水生就怕谭老师那如刀子一般的目光。
  谭老师问,夏水生,知道我找你什么事吗?谭老师的声音不高,就是批评人,也是和讲课时同样的声调。只是前一种情况下用词比较尖刻。夏水生低声道,知道。他抬起头,把目光移向窗外。他看到操场上已经有同学们在那里打篮球。谭老师说,知道就好。谭老师轻轻地敲了一下办公桌,又说,请你把注意力集中一下。夏水生把目光从窗外收过来,说,我不是不想交,我……确实有原因的。谭老师说,你还是不想交,任何同学拖欠学杂费都会找到充足的理由。
  我真的有原因。夏水生强调说。
  无论啥原因都不能再拖了!你困难,学校更困难。这是第六次找你谈话,连我都不好意思了,你难道不为此感到……羞耻?
  我……谭老师,能不能……他嗫嚅着说,脸霎时变得通红。
  谭老师连忙摆手制止了他,说,不要讲客观了。现在,农村生活条件也好了,八百元钱也算不得多大的数。关键是你这儿有问题。她指了指夏水生的脑瓜,继续说,现在全班就剩你一人欠学费,这影响了整个班级的荣誉。我劝你还是快点把钱交上来。夏水生,你也是个很要面子的学生,不能为这几百元钱丢人吧?见夏水生不说话,又说,其实,不是我逼你,是学校再三在逼我,每次开教师会,殷校长都在会上宣布一下各班拖欠学杂费的数目,齐校长总结讲话时也定了期限……水生,你说我不难吗?
  夏水生是位不擅于用口头表达感情的学生,听了谭老师的难处,他便把辩解的话咽到了肚子里。可是,要说他的脑瓜有问题才欠学费,他真的感到很冤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