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会走的湖


□ 钱良营

会走的湖
钱良营

  1
  
  第三节上课之前,同班同学武自力喊夏水生,说班主任谭老师通知,让你到她办公室去一趟。
  夏水生一听说谭老师叫他,头皮都麻了,头发也支楞了起来。他很紧张,又很窘迫。现在,他确实很怕见到谭老师。他知道谭老师找他谈话的内容。但是,他又不能不去见她。
  他走进办公室门口的时候,见谭老师正在里边和几个男女老师们说闲话。那个时候,上课铃响了。老师们都夹了课本和教案相继走了出来,他们从夏水生身边擦肩而过。夏水生低着头,没和他们说话,他们也对夏水生视而不见。谭老师见夏水生站在办公室门前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便招呼道,夏水生,进来吧!
  夏水生走进了办公室。谭老师坐在办公桌后边,夏水生站在公办桌前边。
  谭老师的面相并不凶,相反倒还十分的文静,白净的脸上架着一副镀金框的眼镜,眼镜片后边的那双眼睛也不失温和。但是,谭老师若是要批评人的时候,那温和的目光便变得十分锐利,直直地盯着对方,像两把刀子一样直戳对方的心窝。夏水生就怕谭老师那如刀子一般的目光。
  谭老师问,夏水生,知道我找你什么事吗?谭老师的声音不高,就是批评人,也是和讲课时同样的声调。只是前一种情况下用词比较尖刻。夏水生低声道,知道。他抬起头,把目光移向窗外。他看到操场上已经有同学们在那里打篮球。谭老师说,知道就好。谭老师轻轻地敲了一下办公桌,又说,请你把注意力集中一下。夏水生把目光从窗外收过来,说,我不是不想交,我……确实有原因的。谭老师说,你还是不想交,任何同学拖欠学杂费都会找到充足的理由。
  我真的有原因。夏水生强调说。
  无论啥原因都不能再拖了!你困难,学校更困难。这是第六次找你谈话,连我都不好意思了,你难道不为此感到……羞耻?
  我……谭老师,能不能……他嗫嚅着说,脸霎时变得通红。
  谭老师连忙摆手制止了他,说,不要讲客观了。现在,农村生活条件也好了,八百元钱也算不得多大的数。关键是你这儿有问题。她指了指夏水生的脑瓜,继续说,现在全班就剩你一人欠学费,这影响了整个班级的荣誉。我劝你还是快点把钱交上来。夏水生,你也是个很要面子的学生,不能为这几百元钱丢人吧?见夏水生不说话,又说,其实,不是我逼你,是学校再三在逼我,每次开教师会,殷校长都在会上宣布一下各班拖欠学杂费的数目,齐校长总结讲话时也定了期限……水生,你说我不难吗?
  夏水生是位不擅于用口头表达感情的学生,听了谭老师的难处,他便把辩解的话咽到了肚子里。可是,要说他的脑瓜有问题才欠学费,他真的感到很冤枉。

  他把手伸进裤兜里。兜里装着一封他写给齐校长的信,那封信足以说明他拖欠学费的真实原因。他近乎哀求地说,谭老师,能不能让我见见齐校长。
  不行。谭老师用一种不容置疑的口吻说,夏水生,无论你有什么情况,今天下午三点以前必须把拖欠的学费交上来!这一节课是体育,我准你的假。你现在就回去拿钱——若拿不来钱就不要来上课了。
  夏水生再一次把目光投向了窗外。他眼里饱含着晶莹的泪珠,他努力不让它们掉下来。
  谭老师没有看到他当时的神情。如果她看到了,她也许会改变自己的决定。可惜她没看到。她冷冷地抛出最后一句话,现在,你可以走了。
  夏水生失望地闭上了眼睛,两滴泪从他的眼角悄悄地滚落下来,他把手从兜里掏出来,把泪珠擦去了。他知道自己再说什么也无济于事,就是把那封信交给谭老师,她也不会对自己宽限日期。
  他没有再去掏那封信,只是低着头,满腹心事地走出办公室。
  
  2
  
  李中山在办公室外边等他。李中山抱个篮球,等他一块儿去打篮球。
  这一节是体育课,一般情况下,高三班级的体育课都是自由活动。再有一段时间就要高考了,现在一切都要为高考让路。特别是体育课,对大多数同学来说都不是必考科目,语、数、外加上文理综合才是高考生们的主攻科目。体育、音乐课也改为了自由活动课。大部分同学都选择留在教室里,只有一小部分到操场去了,或打打篮球,或攀攀高低杠。
  夏水生和李中山约好体育课去打篮球。这一段时间,夏水生太紧张了。他的学习成绩在级段排名时位列前十名,这个成绩是他拼出来的。因为这一段日夜拼搏,他感觉身体很疲倦,全身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乏累,晚上睡觉老是失眠。因此约李中山上体育课时打打球调整一下自己。
  在班里,夏水生和李中山的关系最好。两人住的村子相距不到十里。三年前来上学时,两人的家境差不多。按照当时他们的家庭经济状况,说不上十分殷实,但每人的学费和生活费家里还是供得起的。可是去年,夏水生家里出了事,他爸爸在外地打工时 ,被倒塌的脚手架砸了腰。这一砸就把他家本来过得去的日子砸碎了。在医院里治疗一个月,包工头就不管了。后来,爸爸被送了回来,下肢已经瘫痪,床不能下,路不能走,更别说干活。家里担子一下子都压在妈妈身上。水生妈是一位非常要强的农村妇女,在突如其来的祸事面前,妈妈没有掉一滴眼泪,她把家里的积蓄都拿出来,为水生爸爸看病。昂贵的药把家里的积蓄耗尽了,也没能治好爸爸的病。水生妈没有放弃,又把家里的羊卖了,猪卖了,甚至牛也卖了……家里再没有什么东西可卖时,水生妈才叹了一口气,对水生爸爸说,看来,这都是命,你只能被俺伺候一辈子啦!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