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那海参崴脚的地方


□ 庞 旸

如今中国人出国一游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今年七月我去哈尔滨参加“中国编辑学会少儿委员会学术年会”,那余兴节目就是出境游——说起来唬人,其实也不过是就近到俄罗斯海滨边疆区首府海参崴看了看。
“海参崴”是我们中国人对它的称呼,意思是有海参的崴子。“崴子”是东北方言,指山、水弯曲的地方。但这个字用于地名一般人并不熟悉,倒是它“崴脚”的意思名气很大,于是我们一行人中的好笑话者便说:那是个海参崴了脚的地方。但俄罗斯人不这么叫,而是叫它“符拉迪沃斯托克”。这一大串说着拗口,意思却不可小觑,它的意思是“统治东方”。
海参崴脚,多么亲切、朴素,透过它我似乎看到,我们中国人的祖先,曾世世代代在这山水相接,海蓝湾弯的地方捞海参,捕鱼蟹,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而“统治东方”,多么骄纵、霸气,那是沙皇的老毛子兵,用坚船利炮轰开了港湾的平静,通过一八六〇年的《北京条约》,成为这片土地和海洋新的统治者,把这里建成重要的军事要塞,成为俄罗斯东方的海上大门。因此我们这趟出国,多少有点“重踏失地”的感觉。当然了,历史的一页已经翻过,两边早已归于和平,“一笑泯恩仇”了。
去海参崴,必然要从黑龙江的边境小城——绥芬河出境。当年中东铁路通车后,由海参崴出发,到这里是第五站,因此小城原称“五站”,后来才依河名(绥芬,满语“锥子”的意思)改为绥芬河。那条河迤俪流到海参崴的阿穆尔湾,从那里入海。因此绥芬河与海参崴,可以说是隔着一片莽莽荒原的毗邻城市。导游小李跑前跑后地指导我们做出境前的准备工作:将多余的钱、衣物和手机一律存在旅馆,只换够两天零用的卢布,并要饱餐一顿,因为到了“那边”吃饭就没那么方便了。李导再三嘱咐:行程中千万不要摄相、拍照,否则被俄国人发现,全车人都可能会被扣留。他反复念叨:过俄境时一定要耐心、耐心、再耐心,因为俄边境人员的办事效率实在太低。他还说,到了车站大家看我的手势,我那儿通过了,一挥手,大家迅速下车……这一切给人一种怪怪的感觉,似乎我们不是去旅游,倒是一支游击队准备突破敌人的封锁线。
终于登上了去格罗杰克沃的国际列车。这段路程二十七公里,走走停停要走两个多小时,是世界上最慢的火车;票价九十六元人民币,是世界上最贵的火车;要论设备,恐怕也是世界上最差的火车了:车身破旧,车厢里是一排排类似我国五六十年代硬坐车的大硬板,不供应开水。在国内坐惯了舒适列车的年轻人,觉得特新鲜刺激,他们还从未见过这样的老爷车呢。
列车哐当哐当地穿过三个隧道,就驶上了俄罗斯大地。窗外,是一望无际的绿色原野,那正是俄苏文学中反复吟咏的未开垦的处女地。几乎看不到人烟,偶尔会闪过一个小小的村落,低矮的小木屋用开着小花的静谧小院围着,窗户上的窗帘显得挺雅致。院子里往往停着一辆半新不旧的小汽车。同行的男士说,这些车是从日本、韩国走私来的二手车,两三万人民币就可买到一辆。在这地广人稀的地方居住,一辆汽车自是少不了的。
导游的告诫一点也不过分,我们以极大的耐心才捱过了长达几个小时的漫长磨人的边检,这让我们有充分的时间欣赏瓦西里——边境战士小伙子那英俊挺拔的身姿和娜塔莎——车站姑娘那卷曲的金色睫毛。不知为什么这些姑娘们都爱抽烟,但同行男士们认为她们纤纤玉指夹着烟卷吞云吐雾的样子格外迷人。我们还顺便欣赏了“国际倒爷”们的能干——他们像蚂蚁搬家一样,不一会就把从中国趸来的小山一样高的货物搬进了家门,那效率与车站工作人员真是天差地别。看来“体制”问题不解决在哪都一样。
去往海参崴的大巴上,李导让我们把表调到当地时间。这样当我们下午八点到达海参崴时,实际是北京时间下午五点。天有点阴,已经擦黑了,我们被带到一个叫“绥芬河饭店”的中国小餐馆吃饭,老板是我们的同胞,服务员雇的都是当地白人姑娘。大方桌旁摆着条凳,碗筷是中国北方乡镇常见的货色,倒也收拾得干净利落,不似中国北方乡镇的腌臜。菜式是最普通的东北“屯子菜”——炖土豆,烧萝卜,烧腐竹,一小条海鱼和一碗紫菜汤标志着这是在海滨城市。颠簸了一整天,大家都饿坏了,风卷残云般把桌上的食物一扫而光,便来到了街上看街景。
海参崴依山傍海,是个带点欧式风格的海滨城市。像世界上所有山城一样,这里的道路也是上坡下坡,坡坡相连。我们从海滨路边拾阶而上,来到顶端广场,观看马卡洛夫将军纪念碑。这位将军是俄罗斯声名显赫的舰队统帅,曾多次来海参崴巡视。在日俄战争中,因他乘坐的铁甲舰爆炸而阵亡。俄罗斯人将他威风凛凛的雕像塑在这山顶上,像镇海神一般守护着这个要塞。我们沿将军的目光放眼望去,阿穆尔湾的美景尽收眼底——碧蓝如洗的港湾里,静静地停泊着几艘白得耀眼的船只。小山城处处被绿荫环绕,幽美宁静,路边整齐排列着卖杂货、礼品、音像制品的小店,一些腰板挺得笔直,走路带着弹性的男女青年在这里出入,漂亮、帅气的年轻人成为山城一景。我猜想这附近一定有一所大学——我猜得没错,著名的国立远东大学就在离这不远的小山上。我国俄罗斯研究专家蓝英年,就曾在这所大学里游学多年,回国后写过不少脍炙人口的文章。此外,这座仅有七十万人口的边陲小城,还有一所有名的东方学院,它对俄罗斯远东与周边国家发展关系起着重要作用。俄罗斯教育之发达,由此可见一斑。据说当代俄罗斯人有百分之八十五以上受过高等教育,这一点是我们国家难以望其项背的。
分享:
 
摘自:海燕 2006年第03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