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吕家鱼行


□ 孙方友


吕家在镇东街住,世代开鱼行。所谓鱼行,就是进行鱼的交易。很简单,在街上划牢一片地,放上一盘秤,渔民打了鱼,都来这里卖。吕家人帮人交易,从中取个劳务费,一早起下来也可赚下几个钱,用以养家糊口。
在我的印象里,吕家一直很穷,春节连白馍馍也没有,只吃菜角子。合作化时期,县水产公司突然要吕家晒鱼坯。所谓鱼坯,就是鱼干儿。每天早晨收了鱼,吕家人全下手,洗鱼扯鱼开膛,然后将鱼一劈两开,撒上碎盐,在箔上晒,将水分晒出,就成了鱼干儿,然后装箱运到城里去。鱼腥,招惹蝇虫。那些日子里,吕家院里散发出的鱼腥味儿弥漫半条街。蝇虫成团,为赶蝇虫,吕家从戏班里借了一面破锣,不时地敲打,“咣咣”之声能听半里之遥。
小时候,我家常能得到吕家馈赠的鱼子。他们收到母鱼,将腹中的鱼子剥出,掺红芋片蒸馍吃。吃不完,就赠四邻。用鱼卵子做的馍又腥又香,还有些淡淡的臭味儿,像吃没煮熟的小米汤,两天过去,打个嗝儿还满嘴臭鱼味儿。
吕家晒鱼坯除去跟蝇虫斗争外,还要与猫较劲儿。那时候几乎家家养猫,人穷猫瘦,它们整天像人一样不见荤,自然闻不得鱼腥。每当吕家将鱼坯晒上,几乎半个镇子的猫都闻腥而到。吕家的小院内外,树上墙头上全是猫,馋嘴的叫声震耳欲聋,给人某种恐怖感。吕家人全体出动,手执木棍和竹竿,站在当院里赶猫,而猫们却显出过分的凝聚力,任吕家人高喊嚎叫,无动于衷,红红的眼睛盯着院内晒的鱼坯,馋叫不止。万般无奈,吕家人只好从别家牵来一条狼狗,先喂了那狗几块骨头,让狗护鱼,才算平安下来。
吕家主人叫吕老大,个子很高,开鱼行认死理,不坑买家也不哄卖家,一手托两家,很公平。由于这种公平,换来了信誉,打鱼人皆去他的行里卖,买鱼人多去他的行里买。县水产公司能委托他晒鱼干,很大成分就在他的信誉上。
吕老大不但开鱼行公道,也是个打鱼的好把式。他家有好几张网。鱼网分一分眼、半分眼。一分眼网眼大,专打大鱼,半分眼网眼小,专打小鱼。鱼网是用丝线织的,每年还要用猪血洗网,一是顶沤,二是猪血腥,能引鱼。吕老大的婆娘是个织网好手。织网要先将网纲吊在树上,一圈儿一圈儿扩大,最后织成一个大圆,撒下去,能罩很大一片。每到颍河涨水季节,吕老大就身背鱼篓手提鱼网去河里打鱼。
其实,真正能逮鱼的人,并不是光靠鱼网,最主要的是夜间下钩。钩为滚钩,倒刺儿,飞快,锋利得粘手。下钩人将滚钩下到河心中,二指远一个钩,鱼儿从那里经过,就会被钩挂住,而且是越挣扎挂得越牢。滚钩有固定的木桩支撑,相隔不远插一根,上方有铃铛,鱼动铃响,下钩人就划着小舟去取鱼。每逢旺季,每天都可得几条大家伙。
只是下钩人很苦,要整夜住在河里。搭个帐篷,点上马灯,揣二两烧酒,边避风边等鱼上钩。吕老大过去也干过这一行,后来忙于晒鱼坯,再不便熬夜,便把鱼钩卖了,平常用网打鱼只当是一种乐趣。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