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珍贵的礼品


□ 曲洪智

  虽然风雨飘摇已过去了四十多年,可我始终不忘第一次探家带回的北大荒牌白酒,在村里引起的一些故事。

  那是1966年初,我决定回离开六年多的胶东文登老家探家时,想到父亲平时好喝两口的习惯,便在勤得利农场商店买了4瓶60度的北大荒牌白酒,作为给父亲的礼品。到家的当天中午,同村居住的我哥的岳父桂林大爷,听说我从北大荒回来了,便到家看我。闲谈一阵后,桂林大爷起身要走,父亲留他吃饭他不肯,说孩子刚回来,你们全家有好多话要说,我就不打搅了。父亲拉着他的胳膊说:“话有的是时间说,孩子从北大荒带回来地产白酒,你留下品尝品尝。”

  我在老家时就知道,桂林大爷嗜酒如命,果然父亲一提酒他就不动步了,满脸是笑地说:“是吗?那我就品尝品尝。”

  母亲简单地炒了四个菜,我和哥陪两位老人盘腿坐在炕桌旁。酒瓶打开了,立刻有酒香飘溢出来。桂林大爷筋筋着鼻子一闻说:“真是好酒,多香啊!”

  给两位老人斟满了杯,我和哥本来滴酒不沾,为了表示点意思,也各倒了一点点。当举杯同饮时,酒一沾唇,便辣得我满嘴生火。可桂林大爷咽下一口后,吧嗒吧嗒嘴说:“这是地道的粮食酒,绵软醇厚,回味无穷,可比咱这山东老白干强多了。”

  本来父亲只是二两的酒量,可那天两位老人你一杯我一盏,一瓶北大荒酒全干了。已经有了醉意的桂林大爷,拿着空酒瓶子反复看,问我:“在你们北大荒,这种酒到处都能买到的吗?”我说:“那当然,它就是北大荒生产的么。”桂林大爷听后笑了说:“这就好。你走后你惟宜(桂林大爷长子)兄弟也去了黑龙江省八五三农场,我得给他去封信,探家时什么也不用带,就带这北大荒酒就行。”

   临走时,父亲拿一瓶北大荒酒送给桂林大爷说:“大哥,这瓶酒你拿回去慢慢喝。”桂林大爷摇手说:“这可不行,孩子大老远给你带来的,我咋能拿呢?等馋了我再来和你一块儿喝。”父亲说:“你垒着,我还有两瓶,这瓶算是孩子给你的礼品。”桂林大爷终于把酒揣进了怀里,拍拍我的肩膀说:“孩子,这礼品对我来说,是真的很珍贵的了。”说着,摇摇晃晃地走了。

  桂林大爷的嘴快,不到半天的工夫,半个村子的人都知道我带回了好喝的北大荒酒。当天晚上,我家一下子来了五位叔叔大爷,名义上是来看看我这位闯关东回来的侄子,可后来知道,他们大多是为酒而来的。

  来人中有个叫姜山的哑巴,进门不久就用手作杯状要喝水。我妈忙倒了一杯开水递给他,他却又摆手又摇头,嘴里啊啊的不接。其中一个人说:“他哪里是想喝水,是听桂林哥说家里有名酒,是想尝尝酒。”话已挑明,我妈只好把酒拿出来。姜山接过酒来,用牙磕开瓶盖,一仰脖“咕咚咕咚”就是两大口,别人把酒抢走时,他才翘起双手拇指上下颠簸着,嘴里啊啊地夸奖着。就这样,一瓶酒在人们手里传来传去,一会儿工夫就‘牺干倘卖无”了。

  几个人解了馋,临走还不忘夸两句:北大荒真是个好地方,能酿造出这么好喝的酒来。

  送走了客人我妈嘟哝说:“这帮人真会来事儿,领个哑吧说事儿,酒也喝了还不失面子。”父亲说:“喝就喝了吧,不是从来没喝过北大荒酒嘛!不过,剩下最后的一瓶得藏好了,再不能喝了,等过年来了客人再喝。”

  可父亲这瓶北大荒酒终于没藏住,隔天一位本家宝珠哥来串门,进门就喊:“大叔大婶,我一来是看看出外回来的兄弟,二来是想尝尝北大荒酒,你不会不舍得吧?”

  本来和宝珠哥家的关系就很好,又是本家侄子,父亲磨不开面子,只好让我妈把酒拿出来。

  宝珠哥也是一口菜不吃,一尝就是几大口,最后说话时舌头有点大了:“大兄弟,你们这酒……真好喝,……下次回来,……再多带点儿……”

  那时,因我是北大荒的一员,见乡亲们这么爱喝北大荒酒,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也庆幸带回几瓶北大荒酒,给自己的故乡之旅添了彩。由此,北大荒酒在我的心里生了根,颇有分量!

  责任编辑付德芳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珍贵的礼品”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