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二十年后再相会(下)


□ 本刊记者



(接上期)记 者:张念,你觉得在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四年的学习让你得到了哪些方面的知识和经验?在当时的条件下,你对自己未来发展方向的选择无疑是一种勇敢的行为,是什么动力促使你选择了一条与别人不同的道路?
张 念: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正是开始解放思想的年代,新潮美术也就在这个时候产生了。当时我在上工艺美院的二年级,基本上是沉醉于当时所能见到“解放思想”的书,诸如: 卢梭、叔本华、尼采之类,开始明白一些西方的画家和流派。我的兴趣和志向好像和设计没有什么关系,上学时也一直对设计这个概念没有什么认识,上工艺美院也是因为有吴冠中、庞薰、张仃这样的大画家吸引我,在上学以前可真不知道谁是设计家。
我想,当时做出与别人不同选择的最大动力是想得到“自由”。自由地画自己想画的东西,自由地想做自己想做的作品,其代价是让自己变成了“盲流”。大学毕业后我被分配到广州韶关XX县的印刷厂做美工,后来回到北京,在班主任刘巨德老师的帮助下,我几经周折调入了汕头大学。但没想到这离我想做的艺术还是相距甚远,于是两年后辞去了这份工作,成了真正的“自由人”。上个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如果一个人没有单位,没有工作,那这人在当时多少有点问题。讲这些是证明今天的社会进步了,学生可以选择自己的去向。其实我是怀着想做自己认为的艺术,而选择了一条与大多数人不一样的道路。当然,今天看来当初的选择还是很幼稚,艺术不是理想王国。
记 者:在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的四年时间对各位以后的发展具有什么样的影响?这所学校的教育有哪些方面值得继续发扬?还有哪些方面需要改进?各位都有在国外生活或者工作的经历,与国外的设计教育相比,我们的设计教育还有哪些方面的内容需要补充和增加?
赵 健:在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的学习让我慢慢知道了设计的意义。我觉得学校的整体氛围最重要,特别感谢我的老师们。在校教学十几年了,有一点我觉得我们正在改变,就是努力使我们的教学活动实验性、实验化、开放化、互动式。而做到这些必须具备条件。比如,平面设计教学体系中必要的手工操作设备是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它们不仅可以帮助学生全面真实地学习和了解平面设计语言的产生过程及其表现特点,还可以培养他们设计行为的原创性与创新力,研究和综合开发设计的新语言,从根上品味视觉语言的内在特质。教学中的必要设备和空间会让学生及时地实现创作思想,并使他们的创作手段多样化,作业尽可能成品化。
我院有着几十年艺术设计教育的历史。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我院的艺术设计专业教学内容体系和学术水平一直受到业内人士的尊重。近期国内其他一些兄弟院校纷纷增设了相关的艺术设计教学内容,形成了良好的竞争氛围。同时,在与一些先进的国家和地区的专业交流当中,我们仍然意识到与其之间存在的不小差距。新的专业思想亟待总结并使之成果化,付诸教学一线。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装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