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李健吾译屠格涅夫


□ 叶嘉新

1949年8月,上海实验戏剧学校改名为上海市戏剧专科学校。此一时段的李健吾除了在复旦大学兼职教授外,主要担任上海戏剧专科学校戏剧文学系主任。作为戏剧文学系的教授与系主任 ,他为学生开设了“剧本分析”课。但由于缺乏教材,集小说家、散文家、剧作家、文学评论家于一身,其时也已是著名文学翻译家的李健吾,便据英译本译出列夫·托尔斯泰、屠格涅夫等人的戏剧集作为“剧本分析”这门课的教材。对此,韩石山著《李健吾传》(北岳文艺出版社1996年11月初版)第十章《剧专时期》也有专门叙述。这些作为教材的剧本,数屠格涅夫的剧本译出最多,共九种。是哪九种呢?韩石山先生并未明说。查可靠史料及权威书目,李健吾译出的屠格涅夫剧本有三幕喜剧《单身汉》、三幕剧《疏忽》、《落魄》、两幕喜剧《食客》、独幕喜剧《什么地方薄什么地方破》、《贵族长的午宴》、《内地女人》、《扫仑太的黄昏》、《大路上的谈话》(片断),刚好九种。于此可证,韩石山先生写文学传记恪守落笔必有据,对于“小说家言”,他是不屑一顾的。
在整个剧专时期,作为自由主义知识分子,李健吾的处境并不太好。然而他翻译和研究外国古典戏剧以解教材缺乏的燃眉之急,在课堂上讲授“剧本分析”课,可谓是潜心一志、一丝不苟。用当下时兴的词来表述,即敬业爱岗,尽职尽责。其时与李健吾同在戏剧文学系任教的魏照风,对他此一时段的工作与为人曾有十分真切的记述:“他为筹建戏文系和培养年青一代的戏剧创作人材,煞费苦心,全力以赴。健吾上课非常有吸引力,举例精辟,议论风生,尤其对中外文坛掌故非常熟悉,俯拾即是,增加了讲课的魅力,并能引导同学对某些戏剧问题进行研究探讨,甚至系外同学也来旁听,有时窗台上都坐满了人。”(转引自《李健吾传》第365页)1954年初,文化部正式下达调令,调李健吾任北京大学文学研究所研究员,“虽说他去意急切,但并未当即成行。他得将所带的课讲完,对得起学生,慎始而善终。老马恋栈,往后不会再上讲台了,他不会不有所留恋。”七月,学校放了暑假,李健吾才心情复杂地携一家大小离开奋斗了二十年的上海(参见《李健吾传》第368-369页)。
李健吾译出的屠格涅夫的九个剧本,甚至包括这一时段的其它著译,均由上海平明出版社出版,巴金的弟弟李采臣负责具体事务的。因为平明出版社是1949年底由巴金、李健吾、王辛笛诸人投资创办的。李健吾所以投资这个出版社,是因了他与巴金兄弟的情深意笃。屠格涅夫这九个剧本,平明出版社出版时,以《屠格涅夫戏剧集》为总题,收入“新译文丛刊”,共四集。有些文学工具书对此记载却不甚切合实际史况。如北京出版社1984年3月初版上下两册由戈宝权、朱维之、朱雯、赵瑞蕻、雷石榆等人任特约顾问的《外国文学手册》,在“中国外国文学研究翻译的作者”部分的“李健吾”条下记载为“《屠格涅夫戏剧集》(二册,1951-1954年平明出版社),而北京语言学院编,四川人民出版社1982年3月初版《中国文学家辞典》(现代第二分册)的“李健吾”条下则记载为“《屠格涅夫戏剧集》(四册,1950年,平明出版社)。上述二书,前者误在册数,后者误在出版时间。愚以为,由国家出版事业管理局版本图书馆编,中华书局1980年10月初版的《1949-1979翻译出版外国古典文学著作目录》(以下简称《著作目录》)对李健吾译平明出版社出版的《屠格涅夫戏剧集》的记载是权威可信的。兹将其内容撮要叙述如后: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