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纪录,是对现实的隐喻


□ 上海 黎小锋


纪录与现实

在拍摄现场,现实生活朝你扑面而来,你既投入其中,同时又置身“事”外。这或许就是做纪录片的魅力所在:它给你机会去体验他人的生活和情感,同时又让你跳出来审视这一切。于是,你在现场不断做出选择,并在拍摄后期,在素材和素材之间反复进行挑拣、比较,试图找到它们之间的有机关联。
“必须有更高的想象力才能抵达现实!”一位作家这样写到。
这在纪录片制作中何尝不是如此。为每一段采撷自现实的素材找到一种恰如其分的表现形式,对于一个严肃的制作者来说,往往需要动用他全部的感受力和想象力。但是,对于绝大多数普通观众而言,纪录片承担的功能,首先还是社会生活的见证,历史文化的回声。他们观看纪录片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艺术鉴赏与艺术批评,而不过是用以了解社会、增长见识、消磨时光的一种途径而已,于是他们总是有意无意地将纪录片看作是日常现实的等同物——通过屏幕观看他人,其实也在无形中观照自己,正如“反映发廊女生活”的纪录片《姐妹》所造成的社会反响。一些观众给该片制作者写信,希望他来拍摄自己同样不堪回首的生活;甚至有位陌生女士还对片中人物产生了强烈认同感,常常在观看影片时和片中女主角交谈,吃饭时还给她留一双筷子。
纪录真的就是现实么?乍一看,澳大利亚纪录片《黑色的收获》(1993年,罗宾·安德森与鲍勃·康纳利联合导演)似乎也是一个现实的翻版:该片以一种客观冷静的方式,深人土著部落,讲述了混血儿乔与他的雇工们之间的劳资关系以及多年来的恩怨。土著们为乔工作,彼此之间也有矛盾,部落之间流血冲突不断。随着观众熟悉的土著们相继死去,这个地区的未来变得更加晦暗不明。通过长期而艰苦的拍摄,导演难道仅仅满足于以一种残酷而清晰的面貌来展现社会现实?
前苏联导演尼基塔·米哈尔科夫从1980年开始,在前后十二年的时间里,采用一种定期拍摄的方式,将镜头对准了自己的女儿安娜,记录她成长过程中的一些经历,拍成影片《安娜》(1993)。影片开头部分是米哈尔科夫在前苏联高压政策下偷偷拍摄、冲印出来的。难道一个导演冒着可能给全家带来灾难的危险坚持拍摄,只是为了留下爱女成长的家庭录影?
作为一个纪录片制作者,在经历长期艰苦的拍摄之后,即便他的作品展现了某个时期某个地域某些人群的生活状态,但如果他只满足于见证,只满足于向观众呈现一些有趣的情节、场景,而未能上升到一种内在的观念和情感的表达,那当然是令人感慨、遗憾,甚至是扼腕叹息的。因此,如果我们真把纪录片当作一种严肃的艺术创作,就不仅需要在拍摄中保持一定程度的现实丰富性、暖昧性,更需要给纪录片保留一个意义的空间。正如国画讲究留白一样,需要在现实的呈现之外,找到一个具有意义的结构和形象,从而凸现创作者的情感和思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电影艺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电影艺术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