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草桥的杏


□ 潘 军

草桥的杏
潘 军

卖鸡蛋的哑巴女杏,一次躲雨时被“大盖帽”强奸了。人都劝她鸡蛋碰不过石头,忍了吧。可她偏不信邪,为了扳倒“大盖帽”,她甚至执意要生下那个孽种,她能达到目的么?

杏是草桥村的一个姑娘。附近的人都晓得草桥有一个好看的哑巴女子,叫杏,养了几十只鸡。
通常每隔三天或四天,杏都要去县城集市上卖鸡蛋。杏养了50只母鸡,两只公鸡。母鸡们三四天就下了一百来只蛋,杏凑够了整数就去卖了。杏每次都只卖一百只蛋,这是在县城里念中学的弟弟教她这样做的。杏不大识字,耳背,也开不了口,弟弟就比划着告诉她,不论大小,一个蛋都卖三毛,十个就是三块,一百个就是三十块了,好记,好算账。一个蛋卖三毛钱,杏嫌贵了,弟弟说不贵。咱家这是土鸡蛋,弟弟说,如今城里人用的东西要洋的,吃的却喜欢土的。弟弟就把“每只三毛,概不还价”写在了一块硬纸板上,交给了姐姐,告诉她:不要老是坐在一个地方卖,不要见城里人对你笑就让价,不要让人尽挑个大的。弟弟又说,姐,要是遇见戴大盖帽穿制服的人冲你过来,无论什么色,都要赶紧溜走。杏点着头,把这些都记好了。
杏不是天生的哑巴。爹死的那年春上,13岁的杏打摆子发高烧,几天都不退,病熬过就张不开嘴叫妈了。不会叫妈,妈就留不住。第二年,妈就跟别的男人走了,落下了杏和弟弟。杏不会说话,但还有几分听力。村里的红白喜事吹吹打打放鞭放炮她能听见,公鸡早上打鸣也听得见,当她面大声说话———实际是喊话,也能听个大概。但是村里的人都不愿大声对她喊话,只有弟弟才会。如今弟弟进县城念书了,杏就把远房的一个寡妇婶娘接来和自己一起住。可是婶娘平时也不肯大声对她喊话。平时杏就只能跟院子里的鸡们说话了。这些鸡,都是杏用鸡蛋小心孵出来的,一天天喂它,看着它长大,之后就数它们下的蛋。
虽说不大识字也不能说话,可是19岁的杏还是很招人眼。她梳着两根齐腰的辫子,喜欢穿一件绛红格子的褂子,黑裤子,白球鞋。她去县城卖鸡蛋的时候,总能在路上遇见几个回头看她的男人。杏以前不喜欢男人看自己,遇见了,就低着头快快走过去。到了去年,突然就喜欢男人看她了,遇见了也不再低头,不过是把眼睛侧过去。没多久,就有人上门来说亲了。有本村的,也有邻村的,还有一个后山来的木匠,本人没来,却托人捎来了一张相片。杏看着相片上的那个男人觉得眼熟,额头上有块镰刀一样的疤,心想可能是有一回在路上遇见过。她去县城,要走十几里的山路。婶娘见杏拿着相片不肯放,猜姑娘起了心事,就凑近比划着问:你喜欢吗?
杏脸就红了。
于是婶娘就把那木匠的情况大概说了,那人姓王,叫三宝,常年在外面做事,一年下来能挣两万块。
杏听得还真切,想自己要是光靠卖鸡蛋,不吃不喝,攒上两万起码也得十年。她当然要吃喝。还要每个月给念书的弟弟存上一百元。杏想自己这辈子是不会存到两万了,不过,要是嫁给了这个王三宝,自己就不会再靠卖鸡蛋攒钱了。她会要求男人供她弟弟念书,念完中学念大学,一直念到大学出来挣钱为止。要是不答应,就不嫁。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