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角落蔷薇


□ 谢晓雪(满族)

  ◎谢晓雪(满族)

  一

  见到她,已是凌晨,喝得烂醉如泥,倒在路边,一头黄色卷发像一把枯萎的麦穗。我抱起她,坐进出租车。司机问道:“她怎么喝了那么多酒?”我笑笑,没有说话,只是抱紧了她。靠在我怀里,她轻软得像一片羽毛,有一种浅浅的忧伤挂在脸上,唇蠕动着,吐着含糊不清的词,红艳的指甲从她那干瘦的指头上夸张地延伸下去,到了头,不过是一个个脆弱的小尖。

  夜意犹未尽,墨色的天边微微透出一丝光亮。路边,街角,开始奔走形色匆匆的人,站牌下,站着几个人,呵欠连天。偶尔,从街巷的深处传来一两声鞭炮的脆响。

  我靠在车座上,手环抱着她的腰。她的头搭在我的肩上,紧皱眉头,嘴角还不时地抽搐着,看得出,她睡得并不舒服。

  看着那张脂粉凝重的脸,不知怎么我就想起了张爱玲笔下的人物,寂寞的惊艳,总归是一种悲怆,潜行在你的心底,那单调的高跟鞋踩在本就敏感的神经钢丝上,心,一坠一坠地疼,是任谁也解脱不了的宿命的环,勒在本就纤细的脖子上,硬生生地勒出浮世的血痕。

  不由得,心微微地疼痛了起来,我抚了抚她额前凌乱的头发。

  车子一阵颠簸,她咳嗽了几声,伸手去扯脖子上的项链。我侧身,帮她解,听到她嘴里嗫嚅着,回家。

  我摘下那串链子,托在掌心里,那是一串镀金的项链,由无数细小的环穿结起来,沉甸甸的,仿佛从每一处相扣的环里释放出生命沉重的叹息。

  窗外,开始有零星的雪花飘落下来,扑簌簌的,相互耳语着,落在房前屋后,隐没了。

  二

  他约我出来,说是一个人有点没意思,想让我陪陪他。

  我轻轻一笑,为何偏偏找我?

  因为大家都在忙,就你逍遥自在。他顽皮地在电话那端敲听筒。

  于是,约在了星巴克,他点了拿铁,我还是要摩卡,和白分手后,我只喝这一种,不为什么,只是不想忘记。

  你还爱着他吗?他抬起头,英俊的脸上起了凝重的神色。我倒映在他浅褐色的瞳仁里,世界小了,缩进他有些炽热的目光里,一瞬间的恍惚,看到了白,坐在对面认真地说,等我。有人说,轻言承诺的时代里,这其实就是分手的一种,给了你小小的期待,不会伤害到你。

  我无语,那之后,白消失了,人间蒸发了一样。

  那你为什么不去找他?他的语气酸酸的,听得出内心的失望。

  因为连你也不相信,等会等来他。

  我沉默着,不想说话。外面的世界在喧闹吵嚷,有人在大叫,有人不停地走来走去。 你在逃避。他看着我,一字一字地钉进我心里。

  我低下头,摩卡已经凉了。

  他终于也沉默了。

  但是他的一只手伸过来,轻轻地抓住我冰凉的手,动作那么轻巧自然。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