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历史风物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辛酉政变前后两道谕旨考论


□ 王开玺

  咸丰十一年九月三十日(1861年11月2日),慈禧太后与恭亲王奕訴联合发动辛酉政变,从此,清廷的政局与朝局均发生极其重大的变化。关于辛酉政变,学界多有研究,取得诸多可喜成果。但是,清廷将肃顺等人解任的谕旨最初系由何人起草?咸丰帝遗命肃顺等八大臣赞襄政务的谕旨是否存在?学界仍有认识上的疏误。笔者不揣愚浅,拟据相关史料略予考论。不当之处,敬请师友匡谬。

  一、命将肃顺等人解任的谕旨最初系由何人起草

  咸丰十一年七月十六日(1861年8月21日),咸丰帝病死于热河避暑山庄。其后,两宫太后,特别是慈禧与以怡亲王载垣、郑亲王端华、协办大学士肃顺为首的赞襄政务八大臣展开激烈政争。同年九月三十日(11月2日),慈禧与恭亲王奕訴联合发动辛酉政变之初,首先颁谕将肃顺等八大臣解任。这一上谕最初到底是由谁起草的?相关史料记载不一,造成学界看法歧异。

  据时人薛福成《庸庵笔记》记载,两宫太后与恭亲王奕訴在热河第一次会面时,曾“密商诛三奸之策,并召鸿胪寺少卿曹毓英,密拟拿问各旨,以备到京即发”。有学者以此为信史,时有引用。如黄鸿寿《清史纪事本末》记载:“太后虑载垣等专恣,与奕訴密谋诛之。召鸿胪寺少卿曹毓英,密拟拿问各旨,以备到京发表。”印鸾章所作《清鉴》也提及:“太后虑肃顺等专恣,因与奕訴密谋诛杀肃顺、端华、载垣三人之策,谋既定,即召鸿胪寺少卿曹毓英,密拟拿问各旨,以备到京发表。”台湾学者黄大受也持同样观点,认为两宫太后与恭亲王会面时,“决定垂帘听政,和捕杀肃顺三人的计划,又召鸿胪寺少卿曹毓英密拟拿问各旨,准备到京时应用”。可见,这种观点以密旨的拟者为曹毓英。

  时在北京的户部郎中李慈铭,在日记中则是另一种记载: “醇郡王(奕讓)福晋,慈禧妹也,得时入宫,两宫密属[嘱]之,令醇王草罪状三人诏,即携入,慈安藏之相服中,无一人知也。”醇郡王奕誤的福晋,是慈禧的亲妹妹,两宫太后对她和奕讓颇为信任,由其利用自由出入宫禁之便,转告醇郡王起草严治肃顺等人之罪的谕旨,应是合乎情理而可信的,因而学界多取此说。

  如宝成关在其《奕訴慈禧政争记》中认为,该上谕确为醇郡王奕諼所作,“因其福晋为那拉氏之妹,借出入宫禁之便,为慈禧通风报信,协助策划政变阴谋,曾事先在热河代为秘密起草宣布肃顺等人罪状的诏书”。辛酉政变之初,“西太后便把在热河时由奕諼预先秘密起草缮定的上谕,由内阁在当天予以颁布”。徐彻在其《慈禧大传》中明确提出,薛福成有关两宫太后嘱令曹毓英起草密诏之说决不可靠,故而取李慈铭有关命醇郡王奕諼秘密起草谕旨之说,并以辛酉政变后清廷上谕中“朕于热河行宫命醇郡王奕讓缮就谕旨,将载垣等三人解任”为据,论证这一上谕的确是醇郡王“奕讓拟定的”。

  台湾学者吴相湘在《晚清宫廷实纪》中写道:“盖醇王福晋,慈禧妹也,得时入宫,两后因密属[嘱]其居间传语,令醇王草罪状三人诏,备到京即宣发。而醇王自目睹载垣等强迫太后宣发痛驳董疏拟旨后,亦时怀愤怒,既奉太后密嘱,遂即草就交其福晋携入宫,慈安藏之相服中,其事固无他人知也。”表述几与李慈铭日记相同。

  宝成关、徐彻等学者,否定该上谕最初为曹毓英起草,认为乃醇郡王奕謨拟定,无疑具有学术眼光与功力。但这一种观点仍有疏误之处。宝成关虽注意到清廷上谕中有关本上谕为奕譞所“缮定”二字,但同时又认定此上谕确为奕讜先行“秘密起草”,或“预先秘密起草”而后“缮定”。而徐彻似乎未曾注意清廷上谕中“缮就”二字的含义。“缮就”者,当是有所本依的缮写清楚,而不是从无到有的初草。

  宝成关、徐彻等学者疏误的主要原因,在于他们当时所看到的,的确是奕讓在慈禧原稿基础上修改后的上谕,而未能见到慈禧所拟上谕初稿。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所藏《慈禧太后亲手所拟关于辛酉政变的密谕》 (以下简称《亲拟密谕》)、《醇郡王奕讓就奉命修改密谕给慈禧太后的奏片》(以下简称《奏片》),以及《醇郡王奕讓修改、缮写后的上谕》(以下简称《缮改上谕》)等,均无可辩驳地证明,上述有关命将肃顺等人解任的上谕,首先是由慈禧本人秘密起草,后由醇郡王奕證修改并缮定的。

  由于上述史料尚未引起相关学者注意,现将慈禧以小皇帝名义亲笔拟写的“密谕”抄录于下,其中的错别字,以[ ]匡正:

  八月十一日,朕召见载垣等。虽董元醇奏敬陈管见一折,一请皇太后暂时权理朝正[政],数年后朕能亲裁庶务,在[再]行归正[政]。又在亲王中简派一二人,令其辅弼。又在大臣中简派一二人,充朕师傅之任。以上三端,正合朕议[意]。虽我朝向无太后垂帘之仪,朕受皇考大行皇帝付托之重,何敢违祖宗旧制,此所为是[谓事]贵从权,面谕载垣等,著照所请传旨。该王大臣阳奉阴违, 自行改写,敬[竟]敢抵赖,是成[诚]何心!该大臣看朕年幼,皇太后不明国 (此处原为“朝”字,后改写为“国”。——引者注)是[事]所至[致]。该王大臣如此胆大!又上年圣驾巡幸热河之议,据[俱]是载垣、端华、肃顺等三人之议。朕仰体圣心,左右为难所至[致],在山庄升遐。该王大臣诓驾垒垒[累累],抗旨之罪不可近[尽]数。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辛酉政变前后两道谕旨考论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