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花甲寻梦


□ 宋志坚

  一
  
  小时候常听长辈说起,我刚出世时,他们为我去算命,算命先生说这只戊子年的老鼠命很硬的,摔都摔不死。这话犹在耳边,我却已在这世上活过一个甲子,居然还能活得像个人样。在这一个甲子之中,我经历过曲折坎坷,遭受过风刀霜剑,却也得到过人间温馨,包括来自不少朋友的热与情,春节前夕,我给不少朋友发的一封拜年的电子信件中写了这些话。此后收到诸多回复,大都真情满页,这是我在花甲之年的一项重要活动。有人说鼠年是我的本命年,我说这是花甲之年,顶得上五个本命年,这是多重的分量!祝我“再活一个甲子”的,既是善良的愿望,也有善意的调侃——再过一个甲子,容易么?
  于是萌生一念,在清明前后约上兄弟姐妹六人一起到老家团聚,去爬小时候爬过的山,做小时候做过的事,住小时候住过的老屋,且一切都由自己动手;自己买菜,自己煮饭。
  我自十三岁离家到柯桥读书,十八岁离乡到福州工作,除了年轻时曾有一段时间在老家养病,从未在清明前后到过老家,更没有在这时节与兄弟姐妹一起到先人的墓前去敬献一瓣心香。年轻时做过许多这样的梦;无论是凄然,是惆怅,是温馨,毕竟都是梦。母亲去世前对我说,我不在了,你恐怕不会回来了。我回答:要回来的,这是我的血脉之地。母亲去世之后,二姐对我说,老人家不在了,你们恐怕也难得回来了。我以问代答:谁说?等到春暖花开的季节,我们一起去老家住上一段时间!
  不是说说而已的。自从说过此话之后,我就常有一种“少小离家老大回”的情感涌动。我把这件事看得很重,我想把它当做我在花甲之年的另一项重要活动。
  大姐和二姐都住在绍兴城里,回老家一趟并不困难;小妹的女儿要去宁波参加网络工作会议,并在杭州湾大桥通车前夕作实地采访,也正好与女儿同行回老家。清明一个星期之后,我与小妹母女一起乘火车到杭州。在绍兴城里停留一天。次日,便由小外甥和大外甥女婿用轿车把我们送到日铸岭内的那一个古老的村庄。
  我的“花甲寻梦”之旅正式启动。
  
  二
  
  三间楼房,左边一间是老二的,右边一间是老三的,中间的堂屋我们习惯叫“堂前”与“旧时王谢堂前燕”中的“堂前”同义。
  在老家八天。前四天用的是老二家厨房,后四天用的是老三家的厨房,吃饭都在堂前,都在先人的遗像之下,就像爷爷奶奶父亲母亲还在世的时候一样。吃饭的八仙桌也是他们传下来的,小时候逢年过节祝福祭祖,用的就是这顶用桐油漆出来光可鉴人的八仙桌。爷爷还说过,以后子孙后代再穷,也不要卖了这项八仙桌。长年累月的洗刷,已使油漆斑驳脱落,睹物思人,不免无限感慨。
  在这二十多个平方的堂前,有过许多故事,我们都有深刻印象的,是上个世纪60年代的那个晚上。二弟上山砍柴越过了山界,邻村的人不甘罢休,那天晚上母亲就被叫到“公社”去了。我们都在堂前的油灯下等她回来,听油灯发出哔哔剥剥的声音。“都是你闯的祸!”这话是大姐对二弟说的。二弟那时才十二三岁,光着背一声不吭。还不到十岁的小妹小弟还有就像亲妹子一样的表妹一平则常去门外张望。直到午夜时分,才看到村头的老樟树下有火光出现。母亲回来了,一进门就瘫在堂前的椅子上,“有啥活头,罚二十块!”我们都知道这个数字的分量,父亲每个月能带回来养家糊口的也就是二十块!一阵静穆之后,又是大姐开口说:“我写封信给他,叫他寄二十块来!”那时大姐结婚不久,她说的他,就是我们的大姐夫。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