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少布的草原


□ 任青春(蒙古族)

  一

  在马上奔跑了三天,终于要进入巴彦查干草原了。那个被少布喻为恶魔的老德成,并未因长途跋涉而显得疲倦,相反倒显得异常的兴奋。在来草原之前,他就说,你阿爸撇下你已经四年了,我不能总是白养着你,我现在就带你去草原,教你真正的手艺。至于是什么真正的手艺,老德成没明说,他当然也不敢问。然后老德成又唠唠叨叨地说了许多诸如我的炒米和牛肉干也不是大风刮来的等等不入耳的话。其实只有少布自己知道,这四年他是怎么过来的,老德成对他非打即骂,吃饭都是老德成吃过后,他再拣点残汤剩饭对付—下,因此,他长期过着半饥半饱的日子。更为可怕的是,在呼伦贝尔草原,老德成逼迫他一个人去放牧羊群,那年他才八岁,他不敢想象进私塾,也不敢奢望像有阿爸阿妈的孩子那样在他们怀抱里撒娇,他只是想让自己瘦弱的筋骨得到—点歇息。他能怨谁呢?自小他就不知道阿妈是什么样,从他记事开始就是阿爸带着他流浪……后来阿爸也走了,自顾自地到天堂去了,把他一个人丢在这里,让他过着这样饥寒交迫的日子。他不抱怨阿爸离他而去,但他抱怨阿爸不该把他交给这个恶魔一样的人。

  前面就是巴彦查干草原了。老德成显得更加兴奋,他大吼,抓紧跟上。然后,他凶狠地挥动着马鞭,猛抽菊花青的屁股,嘴里高声唱道:

  刚掖上前襟,

  骏马已驰过了孙布尔山;

  刚掖上后襟,

  骏马已趟过了额尔古纳河……

  少布紧随后面。他想起有一次,他放牧的羊群遇到了野狼,起初只是一只,看到大群的羊群,那只狼把嘴巴贴在地面上,低低地吼叫了几声,很快就有好几只狼从草原深处蹿出来,他怕得要命,想象自己很快就会被狼吃掉,变成一堆骨头,就禁不住放声哭了起来。狼群似乎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左冲右突的袭击羊群,有几只老羊、病羊被它们咬死。正在这紧要关头,老德成出现了,他打马猛追恶狼,狼似乎都怕恶人,乖乖地逃走了。回来后因为损失了羊,老德成惩罚他两天不许吃饭。

  老德成在前面打马狂奔,少布在后面奋力追赶。也许是少布体力不支,也许是他骑的矮马跟不上前面的菊花青,距离开始拉大了。他听到前方隐隐地传来了歌声:

  比斑斓的猛虎还凶,

  比飞翔的雄鹰还猛。

  除了它自己的尾巴,

  一切都被它拉平;

  除了它自己的影子,

  什么都追不上它。

  少布用马鞭用力地抽打着矮马,慢慢的双方的距离开始拉近了。他想起十—岁那一年他放牧着羊群,那次在回来时遇到了风暴,他迷失了方向,赶着羊群走错了路,在他冻得快要失去知觉的时候,看到了远处风雪中透出的一缕灯光……他在老额吉的毡房躺了两天,终于被死神放了回来。那次损失了五只老羊和两只小羊羔。回来后,老德成把他吊起来,用皮鞭狠狠地抽打他,他的后背上全是鞭伤,那段时间夜晚睡觉他都是趴着睡。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