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少布的草原


□ 任青春(蒙古族)

  一

  在马上奔跑了三天,终于要进入巴彦查干草原了。那个被少布喻为恶魔的老德成,并未因长途跋涉而显得疲倦,相反倒显得异常的兴奋。在来草原之前,他就说,你阿爸撇下你已经四年了,我不能总是白养着你,我现在就带你去草原,教你真正的手艺。至于是什么真正的手艺,老德成没明说,他当然也不敢问。然后老德成又唠唠叨叨地说了许多诸如我的炒米和牛肉干也不是大风刮来的等等不入耳的话。其实只有少布自己知道,这四年他是怎么过来的,老德成对他非打即骂,吃饭都是老德成吃过后,他再拣点残汤剩饭对付—下,因此,他长期过着半饥半饱的日子。更为可怕的是,在呼伦贝尔草原,老德成逼迫他一个人去放牧羊群,那年他才八岁,他不敢想象进私塾,也不敢奢望像有阿爸阿妈的孩子那样在他们怀抱里撒娇,他只是想让自己瘦弱的筋骨得到—点歇息。他能怨谁呢?自小他就不知道阿妈是什么样,从他记事开始就是阿爸带着他流浪……后来阿爸也走了,自顾自地到天堂去了,把他一个人丢在这里,让他过着这样饥寒交迫的日子。他不抱怨阿爸离他而去,但他抱怨阿爸不该把他交给这个恶魔一样的人。

  前面就是巴彦查干草原了。老德成显得更加兴奋,他大吼,抓紧跟上。然后,他凶狠地挥动着马鞭,猛抽菊花青的屁股,嘴里高声唱道:

  刚掖上前襟,

  骏马已驰过了孙布尔山;

  刚掖上后襟,

  骏马已趟过了额尔古纳河……

  少布紧随后面。他想起有一次,他放牧的羊群遇到了野狼,起初只是一只,看到大群的羊群,那只狼把嘴巴贴在地面上,低低地吼叫了几声,很快就有好几只狼从草原深处蹿出来,他怕得要命,想象自己很快就会被狼吃掉,变成一堆骨头,就禁不住放声哭了起来。狼群似乎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左冲右突的袭击羊群,有几只老羊、病羊被它们咬死。正在这紧要关头,老德成出现了,他打马猛追恶狼,狼似乎都怕恶人,乖乖地逃走了。回来后因为损失了羊,老德成惩罚他两天不许吃饭。

  老德成在前面打马狂奔,少布在后面奋力追赶。也许是少布体力不支,也许是他骑的矮马跟不上前面的菊花青,距离开始拉大了。他听到前方隐隐地传来了歌声:

  比斑斓的猛虎还凶,

  比飞翔的雄鹰还猛。

  除了它自己的尾巴,

  一切都被它拉平;

  除了它自己的影子,

  什么都追不上它。

  少布用马鞭用力地抽打着矮马,慢慢的双方的距离开始拉近了。他想起十—岁那一年他放牧着羊群,那次在回来时遇到了风暴,他迷失了方向,赶着羊群走错了路,在他冻得快要失去知觉的时候,看到了远处风雪中透出的一缕灯光……他在老额吉的毡房躺了两天,终于被死神放了回来。那次损失了五只老羊和两只小羊羔。回来后,老德成把他吊起来,用皮鞭狠狠地抽打他,他的后背上全是鞭伤,那段时间夜晚睡觉他都是趴着睡。

  老德成放慢了速度,少布跟了_上来。翻过一个山冈,他们的眼前豁然一亮,前方的向阳坡上,散落着一群蒙古包,有炊烟从穹顶冒出。老德成用马鞭指着蒙古包说,看到了吧,那就是呼和阿爸、乌兰阿妈的家。少布的心一热,眼眶热辣辣的眼泪差点没掉出来。他已经三年没有来阿爸阿妈的家了´在他的心里,一直都把呼和阿爸和乌兰阿妈的家当做自己的家,把他们当做自己的阿爸阿妈,把萨茹拉当做了自己的姐姐,把斯琴当做了自己的妹妹。多少次在梦里他都梦见自己又来到了日夜想念的东部科尔沁草原。今天他们终于来到了。这时节正是初秋,草场呈现出了黛绿色,远远的飘来了野花的馨香。有几只母牛在哞哞的叫,还有几只百灵子在应和着。这就是科尔沁草原!

  他们在呼和阿爸的毡房前下了马,还没等拴上马,阿爸阿妈就迎出了毡房。呼和大声地说,老德成,你个老东西,不用见人,听到马蹄声都知道是你。乌兰阿妈也说,我听到了我的小少布矮马的蹄声了。让我看看,他是不是长高了?说罢,阿妈撩起蒙古袍擦了擦眼睛,仔细地看少布,频频点头,嗯,是长高了,都变成小大人了。今年应该是十二岁了吧?少布点点头。呼和说,客人来了还不赶紧进屋,你老太婆还哕唆啥。乌兰不好意思地说,看我,光顾了说话,还没请你们进屋。

  进得毡房,阿妈忙着煮奶茶。这是东西两个包连着的毡房,东包阿爸阿妈住,西包住着斯琴和萨茹拉姐俩。见我们进屋,姐俩从西包迎出来。萨茹拉只是腼腆一笑,斯琴喜出望外,跑过来拉住少布的手不停地摇。呼和阿爸杀了羊,羊肉下了锅里,滚烫的沸水煮着大块的手扒肉。乌兰阿妈倒上了奶茶,呼和问,怎么好几年没来?是遇到了什么事吗?老德成摇摇头,没有,三年了,给人家放畜群。呼和问,这次怎么来了?老德成用嘴朝少布这边努一努,还不是为了他。呼和似有所悟,是要了却他阿爸的那个心愿?老德成点点头。四年了,他十二岁了,该让他掌握这门技能了。呼和说,可是你曾经发过誓,再不操旧业了。老德成说,可我也发过誓,要把这门手艺传给他。少布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只是感觉这些话和自己有关,也可能和死去的阿爸有关。包里沉闷了一小会儿,能听见外屋开水煮羊肉的咕嘟咕嘟声。老德成放低声音说,明天到多克多尔山吧,南坡有最好的鹰场,有好饵鸽吗?呼和说,还是那只灰的,三年前被鹰“骑”过的(指曾经用它拉到过鹰),拉鹰更便利。至此少布知道了他们谈话的大概了’看来这次老德成带他来是要教他“熬鹰”,因为阿爸活着的时候也是一个鹰把式,那时他小,但是一些名词他还是懂得。老德成说,我老了,不中用了,可我想把他培养成远近闻名的鹰把式。呼和笑了笑,说,我知道,你想让他了却你的心愿。说话间手扒肉就上来了´呼和从皮囊里给老德成倒了一大碗马奶酒,又给少布倒了_一小碗。老德成蛮横地抢走小碗,说,小孩子喝什么酒,他喝酒的时候在后头呢。说罢,就自顾自地吃起羊肉来,动作很粗野,像很久没有吃饭了。刚才还在和呼和说话,现在却一声不吭,只顾吃肉。阿妈不停地给少布夹肉,劝他吃。少布小心地吃着,几年来的挨打受骂,早已养成了他谨小慎微的性格。看他这样,阿妈很心疼,不满地瞪一眼老德成,说,多吃肉吧,孩子,这是在阿妈家,不用怕,没人敢拦你。老德成心知阿妈说的是谁,只是低头吃肉,也不做声。

分享:
 
更多关于“少布的草原”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