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走向国际的低调余男


□ 王 陈

走向国际的低调余男
王 陈

 

北京时间2007年2月18日凌晨,除夕之夜。新年的钟声刚刚敲过,空气中鞭炮与烟花的火药味儿还没散尽,很多人仍然醒着,迟迟不睡。按照中国传统习俗,大年三十晚上要守岁,他们在等待新年的第一个早晨。
还要过几个小时,通过早间新闻他们才能知道,千里之外的德国,中国电影已经为自己赢得第一份新年大礼:第57届柏林电影节将最佳电影金熊奖颁给了《图雅的婚事》。这是自1993年谢飞导演的《香魂女》和李安导演的《喜宴》共同赢得当年金熊奖后,14年来中国电影又一次获此殊荣。
领奖的时候,主演余男控制不住地一直在傻笑。她形容自己的心情:“原以为可以拿块银牌,没想到却得到了金牌;曾经想会有个惊喜,没想到却收获了狂喜。”去柏林前,导演王全安最大的期望本来是能抱座最佳女演员的银熊回来——余男的表演让人有这样的信心。
在很多人眼里,余男是个另类的演员。她的媒体曝光率极低,知道她的人也很少。从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毕业至今七八年的时间里,她只拍过寥寥可数的几部电影。《图雅的婚事》是她的第四部电影,其中三部由王全安执导,另两部是《月蚀》(2000年)和《惊蛰》(2003年)。
余男与王全安这一对搭档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当年的巩俐和张艺谋。比如他们的电影都强调艺术性,在国际电影节上都屡有斩获。巩俐也是在学校读书时被张艺谋选为女主角,之后开始长期合作。《图雅的婚事》此次获奖,两者间又多了一处共同点,张艺谋和王全安都是第一次正式参赛电影节就拿大奖,而且张艺谋的《红高粱》拿的也是金熊奖。

难忘的柏林之行

柏林电影节对余男来说并不陌生,但每次去都有不一样的感受。她主演的第二部电影《狂怒》是一部投资很大的法国商业片,在柏林电影节上作展映时声势浩大,那次余男就是去玩,心情无比松弛,没有负担的原因是“这样好看的商业片大家肯定都喜欢,而且就是一种类型的喜欢。”《惊蛰》入选第55届柏林电影节优秀电影单元,余男第二次来到柏林,这次她有点紧张。《惊蛰》里她第一次扮演农村妇女,难免有些忐忑,再加上片中导演鲜明的个人观点,观众的反应难以预料。不过那次柏林之行给余男留下的印象更加深刻,那年夏天她在德国住了一个月,每天不是去游泳就是见朋友,度过了一段悠闲的时光。
这次跟着《图雅的婚事》来到柏林,则有一种别样的兴奋,“去之前我们就有自己的看法和判断,不仅仅来自自己,也来自观众,我们有信心。但是第一次参加竞赛单元,除了觉得幸运之外,也觉得要获奖并不容易,因为按照惯例来讲,第一次参赛就拿奖的情况很少。张艺谋当年是个例外。”

2月10日柏林电影宫举行《图雅的婚事》首映式,影片结束,充满内蒙风情的悠扬的马头琴声缓缓响起,银幕上出演职员表,影院内开始爆发热烈的掌声。发行公司代表、摄影卢茨、导演王全安、演员余男上台致敬,掌声减弱;当王全安导演介绍余男的时候,掌声再次如雷鸣般响起来。掌声持续了七八分钟,这七八分钟里,台上的余男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从那个时候起,余男的心情变了,“真的是太感动了。如果在一个演员的一生当中,有一次长达七八分钟的掌声,那真是对她最好的奖赏。” 首映第二天,电影节由影评人、观众、媒体综合打分的排行榜上,《图雅的婚事》分数一直位居前列。按说这正是对影片获奖前景踌躇满志的时候,余男反而平静下来,“得不得奖已经不重要了。影片对于我们的真正意义,是获得更多观众的共鸣!我想,在柏林,我们已经做到了!”
首映式上,余男注意到影片放映过程中,观众不时发出笑声,这让她很是享受。很多朋友往往会在其它场次放映结束后打电话告诉余男,观众的现场反应非常好,那种顺畅的交流和呼应,不存在丝毫文化上的隔阂。首映式后,德国电视台一位很有名的电视记者采访王全安时说,我过去很喜欢中国电影,是因为里面有很多我看不懂的东西。我觉得那些电影很好,但是和我没有关系。不过我喜欢《图雅的婚事》,却完全能够理解片中人物的心态,你能告诉我这是进步还是退步?
余男不无自豪地说:“这部电影好就好在这儿。电影应该是能够交流的,而不是城里人去看土著跳舞,你会觉得他跳得很棒,可你并不理解他是什么意思。《图雅》能在这方面获得成功,真是很欣慰。”

与“最佳女演员”擦肩而过

著名影视投资人、制片人,徐克的夫人施南生是本届电影节的评委,《图雅的婚事》获奖之后,剧组人员到后台刚好碰到她,王全安说,这次真的要谢谢你。施南生连连摆手,你千万别谢我,我什么忙也帮不上。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