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读者·学者·作者


□ 余光中

  一
  
  不时有人会问我:“诗应该怎样欣赏”?
  这问题实在难以回答,至少我无法答得圆满。如果问者是一位陌生人,我就会说:“那看你对诗有什么要求。如果你的目的只在追求‘诗意’,满足‘美感’,为自己的生活增加一点‘情调’,那就不必太伤脑筋,只要兴之所至,随意讽诵吟哦,击节称赏,在幻想中‘自慰’或‘自虐’一番,做一个诗迷就行了”。《世说新语》所谓:“但使常得无事,痛饮酒,熟读离骚,便可称名士。”恐怕就是这种味道。所谓名士,就是只求尽兴,不必负责的意思。换了王逸,读起楚辞来,怕就没有这么洒脱了。李商隐的诗人称难懂,惹得元好问叹气说:“诗家总爱西崑好,独恨无人作郑笺”。试看李商隐的《碧城》三首之一:
  碧城十二曲阑干
  犀辟尘埃玉辟寒
  阆苑有书多附鹤
  女床无树不栖鸾
  星沉海底当窗见
  雨过河源隔座看
  若使晓珠明又定
  一生长对水晶盘
  梁启超在清华演讲的时候却说:“这些诗,他讲的什么事,我理会不着,拆开一句一句叫我解释,我连文义也解不出来。但我觉得它美,读起来令我精神上得一种新鲜的愉快。”足见像梁启超这样的大学者,面对某一类诗,竟也束手无策,难作解人。“郑笺”的功用,也有时而穷,知性既穷,也只有像梁启超这样,全靠感性了。足见做一个感性的纯读者,也不是一件不体面的事。
  “要是我不甘心只做一个纯读者,而要更进一步,做一个学者呢”?那陌生人说。
  “那么诗就变成了一门学问,不再是纯粹的乐趣了。诗迷读诗,可以完全主观,一切的标准取决于自己的口味。学者读诗,却必须尽量客观,在提出自己的意见之前,必须多听别人的意见,在进入一首诗的核心之前,更必须多认识那首诗的作者生平,时代背景,社会环境。纯读者可以不理会一首诗的技巧,只要具有‘慧眼’,也就是现代所谓的‘敏感’,能充分享受那技巧造成的效果就行了。学者则不然,除了领会效果、还要能追溯技巧,详加分析。一首诗为什么读来悲壮或柔美,身为学者,应该能在音调,意象,语言,结构各方面分析其原因。换句话说,诗之为美,纯读者只须知其然,学者却应该知其所以然。纯读者不对谁负责,学者却应对读者负责。学者对诗的责任,不但在求自己了解,还要帮助别人了解。”
  “如果我野心更大,还想做诗人呢”?
  “那诗就变成了艺术,不再是学问,也不仅是乐趣。本质上,诗人和学者也是读者,但他们是特殊的,专业的读者,目的不同,所以读法也不同。学者读诗,因为是做学问,所以必须耐下心来,读得深入而又普遍,遇到不配胃口的作者或作品,也不许避重就轻,绕道而过。诗人读诗,只要拣自己喜欢的作品,不喜欢的可以不理——这一点,诗人和纯读者相同。不同的是,纯读者享受到读诗的乐趣,就达到目的了,诗人却必须更进一步,不但读得陶然,还要读得警醒,才能时时触类旁通,活师前人。譬如食物,纯读者只求可口,诗人在可口之外,尚须寻求营养。诗人面对一首好诗,总想见贤思齐,就像徒弟面对师父,总想学点什么手艺,或供眼前使用,或待他日翻新出奇,甚至把师父都比了下去。学者继承了已有的财富,加以清点并评价,诗人却挣来新的财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