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骑马走过故乡的山冈


□ 柏叶(彝族)

柏叶(彝族)

彝山矣莫垃

矣莫拉寨子很小,小得

只有鹰的眼睛看得见它

矣莫拉寨子很大,大得

所有的星星都看得见它

在我的母语里,矣莫拉

是一条溪流奔腾的山箐的意思

然而,走进矣莫拉寨子

我看不见一条溪流的影子

除了四周高耸的群峰

除了几只盘旋在苍天的鹰

视野里没有溪流的踪迹

耳朵里没有溪流的清唱

身穿羊皮褂子的寨主告诉我

远古的时候,彝人的祖先

就居住在这片土地上

这里的山,高得鹰都飞不过去

这里的箐,深得豹都钻不出来

溪水流淌在山腰上

鸟儿飞翔在云海里

猛兽与人类互不侵犯

男人垦荒耕种,狩猎四方

女人生儿育女,勤俭持家

胡须飘飘的老寨主

仿佛置身于遥远的神话

仿佛看见了正在大步流星

行走在蛮荒岁月里的祖先

他的目光像一道道闪电

穿越那些高低不平的土掌房

穿越松涛滚滚的大森林

凝聚在高耸入云的鲁嫫神山

那云雾缭绕的峰顶

这时候,我看见矣莫拉寨子

沉浸在一片金色的斜阳里

而我,一个浪迹天涯的彝人

也终于深切地感受到了

回家的温暖与疼爱

阿依罗娜

阿依罗娜,你是我这一生

所见到过的彝族姑娘当中

最难以忘怀的一个

虽然我只见过你一次

但我已经不敢再见你第二次

你知道吗,那一天傍晚

当你热情地把我这个浪迹天涯的

彝族诗人,从迷途的山路上

带回你家温暖的土掌房里

我的眼睛就再也不想离开你

我的心跳就再也没有平静过

阿依罗娜,现在我已经离开你好多年

但我—直都不曾忘记

悬挂在你家窗口的那轮圆圆的月亮

还有你亲手用铜壶煮给我的山茶水

阿依罗娜,这么多年来

我始终都找不到一句

能够恰如其分地描述

你的清纯与艳丽的词语

当我走过美女如云的城市

当我看见满山遍野的鲜花

我的心总是不为所动

这是因为,你的姣美和善良

早已在我心的荒野里生根发芽

阿依罗娜,此时此刻

你坐在哪片云霞下面绣花

你站在哪道山梁上唱情歌

你听得见吗,一个遥远的呼唤

久久地回荡在宁静的山野

久久地回荡在思念的星空

阿依罗娜,我只想告诉你

轻轻地告诉你一声

看着你不累,想着你太累

寻找旧城遗迹

我已记不清这是第几次登临嶍山之顶

但我知道,每次登上这座让我

一生一世从生命到灵魂都割舍不下的大山

其实都是为了一个飘然如梦的愿望

据历史记载,嶍山在元初曾建县其上

斗大一城,男女俱披兽皮

然而,在嶍山之顶的密林里

在那些模糊的兽迹和飘零的鸟羽中

在那些枯败的荒草和呜咽的山风里

我再也寻找不到一丝一毫旧县的遗迹

除了沉默的土地,除了缓慢移动的阳光

我看不见任何旧县飘缈的影子

然而即使如此,我还是听见了七百多年前

我的祖先遗留在历史山风里的呐喊

听见了他们狩猎时吹响的牛角号

听见了母亲呼唤儿女归家的声音

在我的想象中,他们身穿兽皮褂子

赤着双脚,在密林里奔走如飞

在篝火边喝火辣的高粱酒

他们每天生活在自由的旷野里

学着鸟儿歌唱,撵着豹子赛跑

他们在夜色中点燃火把

火把的光芒照亮了一张张粗犷的脸

照亮了属于自己的与世无争的世界

我真的很羡慕他们,我真的很想成为

他们当中的一个成员,哪怕是一个

光着屁股的孩子,哪怕是一只

每天站在长满荒草的墙头啼唱的鸟儿

可是我知道,现在我只能静静地躺在

淹没在松涛声里的嶍山之顶

让追忆的风去寻找祖先们自由的身影

慢慢地看清楚他们的每一张脸

犹如看清楚一片枯叶上的绿意

慢慢地听清楚他们的每一声呼唤

犹如听清楚夜幕下流星的轰鸣

分享:
 
更多关于“骑马走过故乡的山冈”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