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育儿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鱼成精


彭懿

   (来接我的不是一条大鱼,是一条蚯蚓)

  我像当年的山珍一样,变成一个小光点,穿过那条绿色的枝蔓隧道,掉到了梦鱼码头的栈桥上。

  不过,在掉下来的那一瞬间,我发现我变成了一个小精怪。

  对,我不再是一个人类小男孩的模样了。

  我低头看了一下,那个装着魔法玉米粒的小布袋还背在身上,这让我安心了不少。

  “我被一个人的梦召唤了,我被一个人的梦召唤了……”我一边捂着发烫的脸蛋,一边兴奋地在栈桥上乱跑。

  我没办法不兴奋,这太意外了,我没有想到我居然也会被召唤!一定是麒麟帮我实现这个愿望的!

  给我带路的那条梦鱼在哪里呢?

  我猛地站住了。

  我伸长了脖子(请原谅,这不过是一种形容,其实我没有脖’子),在栈桥下的花海中搜索起来。

  不要说一条大鱼了,就是连一条小鱼也没有。

  它怎么迟到了呢?

  难道说迷路了?我一着急,便在栈桥上大声地呼唤起来: “梦鱼!梦鱼!我到了,你在哪里——”

  我白喊了,没用。

  等了半天,也没有一条大鱼从花海下边游出来。

  这时,从我的手底下传来了一个细小的声音:

  “我早就来了啊,是你自己迟到了。”

  我吓了一跳,急忙把手移开,趴在那里找了半天,才在栈桥两块木板的缝隙中找到了一条蚯蚓,是它在说话。

  “你,你说什么?”我就那么趴在它的头顶上,又问了一遍。

  “喂喂喂,小哥,你离我远一点好不好?你的唾沫星子喷了我一脸!”它厌恶地瞪了我一眼,要是有手,它一定会在脸上抹一把的, “我说你迟到了。”

  我从没见过脾气这么坏的蚯蚓。

  “对不起。”我连忙朝后退了一步,坐下来问它, “我迟到了?”我不相信来接我的会是一条蚯蚓,我笑出了声, “小弟,你认错人了吧?”

  “你又不是人。”它没好气地哼了一声。

  我被噎住了,它没有……歪曲事实。

  “可是,”我不甘心地抗议说, “来接我的,应该是一条大鱼啊!”

  “大鱼?”它轻蔑地看了我一眼,坏坏地一笑, “那要看是谁在梦里召唤你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警觉地问它。

  “意思就是说,”蚯蚓像是怕我听不清楚似的,故意摇头晃脑地说得很慢, “如果是一个人召唤你,那来梦鱼塘接你的是一条大鱼。可如果不是人,”说到这里,为了煎熬我,他还故意停顿了几秒钟, “是一只癞蛤蟆召唤你,那来梦鱼塘接你的,就是一条蚯蚓。”

  “癞蛤蟆?”

  我像一个皮球似的在栈桥上一跳三尺高: “癞蛤蟆整天就知道趴在烂泥里睡觉,根本不会做梦!”

  一直在边上冷静地看着我发火的蚯蚓,这时突然插了一句: “就因为整天趴在烂泥里睡觉,它才会做梦的啊。”

  “它做的都是什么梦?”连我也不知怎么会问出这个问题。问完了,我才害怕地打了一个哆嗦。

  蚯蚓咯咯地笑着说: “对你来说,可能都是一些比较恶心的梦。比如,像什么吃了一顿鼻涕虫美味大餐啦,在又黑又臭的水泡子里泡了个温泉啦……”

  我发出一阵哀嚎,捂住耳朵拼命地摇头: “够啦,够啦,我不要听啦!”

  光是想想,我就受不了了。

  我才不要走进癞蛤蟆那恶心的世界呢!

  于是,我恳求蚯蚓快点回去: “小弟,谢谢你今天专程来接我。今天,今天我的牙有点疼,我就不跟你回去了,麻烦你跟你的主人说一声对不起。对了,请顺便告诉它,今后也不用在梦里召唤我了……”

  “可是,”它拖长了声音,无奈地说,“你不跟我回去,我也回不去啊。”

  “为什么?”

  它怨恨地看着我,冲我发出了长长的吼声: “因为我活着,就是为了接你啊——”

  我被它这句话给吓住了。

  我不信有这种事。

  好吧,既然你自己不愿意回去,那就让我来送你回家吧。于是,我从地上把它抓了起来,揉成一团,朝远处狠狠地扔了出去。

  是,我承认我太粗鲁了,我不应该用暴力对待这样一位远方来客。可是我有什么办法,我不把它扔回去,难道我跟它回去?

  想不到的是,它还没有落地,就又回来了。

  是飞回来的!

  我手上就好像是有一根看不见的橡皮筋,又把它给拉了回来。

  怎么会?

  我又试了好几次,可是,不管我多么用力,不管我把它扔出去有多远,每次它都会飞回来。这下糟了,它像一团蜘蛛网一样黏上我了,我再也甩不掉它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大鱼成精”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