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想象与寄托之邦——读贾平凹的绘画


□ 邱才桢

  贾平凹的画作展示了他文学之外的另一个世界。他的画作不以题材内容为限,或人物或山水,或别创一格,皆为内心意向所驭使,直奔目的而去。与他长篇巨作的文学相比,他的画作,简练单纯、质朴真诚,当然,也更意味深长。
  通过他的作品,我们获得的“文学的贾平凹”的形象是丰富而自足的,他以自己不倦的努力,建构了令人惊叹的精神王国:有他怀旧的、诗意的商州;也有迷惘的、困顿的西京。从他的画作中,我们可以找到他文学中我们熟悉的那一部分。故园风物、茅屋老牛,从他的商州走来,于绢素上徘徊张望。更多的,我们所不熟悉的,是他想象的、满怀寄托的世界。这一部分,疏离了我们熟悉的“贾平凹”形象。
  显然,故作深沉地制造疏离和陌生感与贾平凹无涉。相反,他的真诚于画中随处可见。甚至于为了这份真诚,他用他纵横如意于文学之手,勉力操持他的画笔,进入到他所想要营造的世界之中。这样说来,我们对于贾平凹了解实在有限。或者说,他的文学,遮蔽了我们对他富足的精神世界的了解。所谓“画才为文才所掩”,正是此意。
  “绘画的贾平凹”的世界里,既有这个陕西汉子的纯朴温柔、怅惘苦涩,也不乏幽默和调侃。有他独处时的情怀,也有与周遭世界的精神纠葛。为病中女儿辟邪的大力天神、为高龄母亲祝寿的大幅寿桃,指向他精神中脉脉深情的那一部分。而茶馆里倚窗而立的女子背影、路上的长身玉面的少妇、以白马代之的南下的女性朋友,如此种种,怅惘苦涩不难想见。他对女性的关爱和渴慕之心一如既往,令人想起他文学中的唐婉儿们。令我好奇的是,那些“菩萨般的女子”读到这些画之后,内心情状不知何如?
  画中所反映的个人世界似乎更能反映他本质的一面。命名为“孤独”和“孤独地走向未来”的画作匠心独运,读之有凉水浇背之感。而这份孤独似乎又暗含禅机,《向鱼问水》、《一根线的故事》等画作就是证明,直指玄冥幽深的精神境界。
  艺术品的高下终究归结于境界的高下,作为文学家的贾平凹显然深谙此理。在这个层面上,他的绘画与文学息息相通。而这种境界的营造,来源于他惊人的想象力。他的想象力与常年的文学生涯有关。他用建造文学精神王国的想象力和创造力,转向于绘画之中。故而出手不凡、卓尔不群。
  贾平凹的画作全然不为构图、空间、笔墨所囿,信手涂抹,任笔为体。而这些看似不合章法的画作居然浑然天成、趣味盎然。不相干的元素居然相安无事,不合常理的笔墨居然也熨帖妥当!与他所要表达的意境契合无碍。我曾想,这些画作,假如让深谙笔墨构图的画家为之,不知效果何如?结论是:如此,则韵味全失矣。
  他对笔墨构图既有成法的生疏和笨拙不仅不曾有失,反而成了他标签式的符号。或者,他故意放弃了对笔墨纯熟精到的追求。因为,在他很多画作里,他对笔墨的控制,如水墨和渴笔,已到达相当自如的境地。
  这种令人称奇的现象应该归之于他内心的单纯朴素。这点在他的书法中显得更为突出。他的书法,并不讲究用笔、结构、空间、章法的丰富变化,朴实厚拙、一任自然。而这种线条和用笔方式,在他的画中每每可见。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