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那年夏天


□ 王立春

  从来没觉得哪年夏天能比初三的那年热。
  我刚刚考上了师范,家里经济紧张得捉襟见肘。我那工资少得可怜的爸爸妈妈和我商量说,不如自己去卖点什么,赚一点上学的钱。我从一大堆借来的厚书里抬起头来,惊得说不出话。我们那个时候哪怕做一丁点生意都被人戳后背,大家都心照不宣,那是一件很见不得人的事。我那一年十六岁,正是敏感得连雨滴落地都觉得震撼的年龄,听他们这么说,我差一点想把自己变成小甲虫,缩进火柴盒里。
  我怕爸爸那威严的眼神和稍稍带点吼的声音,整整哭了一宿之后,不得不同意他们的决定:去卖冰棍。
  妈妈把早已准备好的凉帽为我戴好,系好带子,冰棍箱子捆在自行车后面。冰棍箱子是头天晚上糊好的。两层纸盒箱摞在一起,夹层里均匀地絮上棉花,图的是保温,我从书本上学了很多化学和物理知识,但一直不懂得夏天冰棍不化的道理,这回倒一下懂得了。那个颜色一看上去就是冰棍箱子,我没让在箱上贴“冰棍”两个字,那无异于贴在我脑门上,我受不了。
  在冰棍厂,妈妈给我批了二十根冰棍。在箱子里挤着摞好,冰棍箱子只装这么几根冰棍,显得特别宽敞,妈说,其实挤得越多冰棍越不容易化,但我们不卖那么多,今天就批这些。七分钱一根冰棍,卖一毛钱。一根净赚三分钱。我一直撅着嘴,临走出冰棍厂时还噙着眼泪,嘟囔说我不会卖不会卖,妈,要卖你去卖!
  妈看我那个样子,让我在大门口等她。她匆匆跑回单位去跟领导请假,回来说,我陪你去卖。
  就这样我和妈妈走上了街头,出来就是一条繁华的马路。我推着自行车,低着头在前面走,我听见妈在我身后喊了一嗓子:“冰棍儿——”吓了我一跳,老天爷。我妈的声音又细又小,没一点底气,还把那个“棍”字咬成了小字眼,后面还没有拉长音,颤颤巍巍,谁那么叫啊,真丢人。你看人家路旁那些专业卖冰棍的,往气派的冰棍箱前一站,神情笃定,字正腔圆,“冰棍”两个字一甩出去,让人一听就感到一腔拔凉拔凉的气。我可受不了妈妈。推着自行车快步往前走,从繁华的街上一口气冲了出去。拐上另一条没多少人的街,我松了一口气,我回头瞥一眼妈妈,只见我那妈妈一路小跑跟着我,胖胖的身子一颠一颤,还气喘吁吁一声接一声地喊着:“冰棍——”
  我头上冒了汗,停下来,等妈妈跟上,眼睛也不看她,说,妈,你回去吧,我自己去卖。妈说,你往没人的地方来,是不行的啊,要找人多的地方。我没等妈的话落地,就自己跨上自行车,晕头晕脑、梦游般地向城外驶去。
  妈的声音还在我身后拉长着:“听见没,找人多的地方——”
  我的心揪得紧紧的。妈和爸永远不知道我的心思——我哪敢找人多的地方,我不只是怕丢人现眼,我还怕,在人多的地方,碰见我的同学!我的同学分布在我们小县城的各个角落,你知道哪里会冒出一个,如果有一个同学看见我卖冰棍,我还不如就地死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