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奶奶我的娘


□ 萧 笛

  我出生的那年冬天,天儿嘎巴嘎巴地冷,西北风裹了刀子藏着针,吹得人肉皮子贼拉拉地疼。
  进了腊月,鬼哭狼嚎的“大烟炮”,一口气儿刮了三天三夜,我娘在我奶奶的小北炕上,大哭小叫地折腾了三天三夜。平时蔫声蔫语的我娘,不知道哪来的邪劲,喊得房梁子直哆嗦。我娘的嗓子都喊哑了。汗水和泪水濡湿了她的头发,黏乎乎乱糟糟地贴在那张白净净的脸上,有一缕头发溜进她纤巧的嘴里,我娘使劲地“呸”一下。吐出头发,接着嚎:
  “噢——”
  我奶奶盘腿坐在南炕上,不紧不慢地抽着烟袋锅。我奶奶把烟袋锅的铜嘴儿塞进嘴里,含着,半天,吧嗒一下,再吧嗒一下,拔出烟袋锅,两片薄薄的嘴唇揪成一个干巴枣,枣中间让人扎了一锥子似的,喷出一缕白烟儿。白烟儿带着奶奶嘴里的大蒜味,扭扭搭搭地飘着,最后,缠上了房梁。房梁不知道绕了多少烟魂,黑糊糊的,像我奶奶手里的烟杆,放大了,撑在那儿。我奶奶身旁,跟房梁一个颜色的炕桌上,摆着一把油乎乎的剪子、几块白布条,还有一个准备包我的小花被儿。跨过门槛,外屋的灶火上,半锅开水“嘶嘶啦啦”地翻着花,水里滚着几个红皮鸡子儿。小屋里弥漫着辣嚎嚎的烟味儿,腥臊臊的汗味儿,还有甜兮兮的羊水味儿和臭烘烘的脚丫子味儿。
  我奶奶抽完一袋烟,烟锅在炕沿上“当当”地敲了敲,屁股一欠,两只三寸金莲从屁股底下飞出来,利落地下了炕,“咯噔咯噔”地捶着地,去了外屋。我奶奶先去辘轳井那儿,“哗哗啦啦”地摇上来一桶水,操起葫芦瓢,舀了一瓢,又去锅里捞出两个鸡子儿,扔瓢里拔着。我奶奶就着瓢,喝口凉水。刚从井里摇上来的水,凉冰冰,甜丝丝的。我奶奶吧嗒吧嗒嘴儿,像馋酒的爷们拥了一口苞米烧。然后。我奶奶就蹲在灶坑前扒鸡子儿。新鸡子儿不好扒皮,我奶奶小心地抠着。里屋,我娘又扯着脖子嚎起来,我奶奶像没听见一样,专心地扒着鸡子儿皮。不一会儿。两个红皮鸡子儿变成了两个光溜溜的白蛋蛋,我奶奶把它们攥在手心,往里屋拐去。
  里屋的我娘,刚好折腾完一气,仰脸朝天地躺在那,大肚子蛤蟆样喘着。我奶奶把手心里的鸡子儿塞进我娘嘴里一个,我娘好像都没嚼,就吞下去了。我奶奶就把第二个鸡子儿也塞进我娘的嘴。我娘刚把鸡子儿咽到一半,肚子又疼了。我娘死闭着嘴不让鸡子儿掉下来,被鸡子儿噎住的叫声闷闷的,像拉不出屎憋的。
  我奶奶戳在炕边定定地看着我娘,脸上的神色寡淡得没一点盐酱。看不出同情,也看不出厌恶,没有欣喜,也没有哀愁。我娘就知道,我奶奶其实还在怀疑,她怀的到底是不是我爹的种。
  我娘跟我奶奶见面的那天,我大爷马大山用他那把王八盒子亲自枪毙了我爹马大树。
  我大爷让人把我爹捆了,破麻袋一样扔在刚刚下过一场小雨的稀泥地里。雨水滋润得巴掌沟南山坡上的达子香花血淋淋地红艳。我爹跪在一簇达子香旁边,仰着脖子,那脸上,没一点颜色是怕,也没一点模样是悔。我二大爷马大河想给弟弟求情,嘴还没张开,就让我大爷一瞪眼,给挡住了。
  “老三,你还有啥念想?”我大爷眼珠子比达子香花还红,拧着脸不看我爹。
  “让俺见娘一面。”我爹口气坚定。
  我大爷就差人下山去请我奶奶。我奶奶一溜小跑进了巴掌沟,横穿人家的苞米地时,小脚踩倒了好几棵苞米苗。
  作孽哟!
  太阳悬到树梢儿的时候,我奶奶爬到了山上,她身上的蓝布褂子前襟一团黑,后背一团黑,是汗溻的水痕。我大爷跑上前去扶我奶奶,我奶奶沉着脸扒拉开我大爷的手,直奔跪在地上绑着绳子的我爹。
  “树儿,你犯了啥事?”我奶奶扶着我爹的肩膀。那肩膀门板一样宽,墙垛子一般厚,跟我爷爷一模一样。我奶奶生了仨儿子,就数我爹跟我爷爷最像。
  “他,他睡了人家谢大头的女人!”我大爷在一旁把脚顿得山颤。那个谢大头,脸憋得紫茄子色,坐在一块山石上,一口紧着一口地鼓烟。
  是刚开江那会吧,刚刚成立不久的东北抗日联军第五军军长周保中,命令我大爷所带领的那支队伍去额穆那疙溜儿打鬼子。我大爷接了命令,却迟迟不开拔。我大爷作难呢。我大爷虽说是抗联的团长,可手下的人马还够不上人家正规军的一个连。大伙手里的家巴什更不中用,最好的枪是三八大盖。我大爷蹲在江边抽了两袋烟,抽得嘴里恶苦,脑子里才闪过周保中说的一句话: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抗日。我大爷笑了。我大爷想起了他能团结的力量:谢大头。土匪头子谢大头守在巴掌沟南山,平日里杀富不扰民。小日本来了以后,有机会,他们还会敲打敲打小日本。有一次,小日本把谢大头他们包围了,是我大爷带人打外援,救了他们。谢大头从此便跟我大爷称兄道弟,成了哥们。我大爷动员谢大头跟他去额穆。我大爷告诉谢大头,他们这一道要灭看守青沟子林场的鬼子,要端额穆老城里鬼子的军需库,兴许还要打蛟河,打敦化。我大爷眼珠闪着比星星还亮的光跟谢大头说:“你盘算盘算,这些仗打下来,咱们可就肥得流油了。你这把汉阳造也能换换了。”我大爷拍着谢大头腰上的家伙,笑得一脸霞光。
分享:
 
摘自:十月 2010年第05期  
更多关于“我的奶奶我的娘”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