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要向前飞(短篇小说)


□ 小 岸

  苏圆圆为了转正成为烟草局的正式工,不得不同业务科长有染。在偷情中,手机突然晌了,传出的歌声是我要向前飞,而偷情者却意外身亡了。谜也?迷也?

  一大早起来,苏圆圆就开始了忙碌,像只小蜜蜂似的,飞来飞去不停歇。先去染指甲,她不喜欢戴甲片,特意留了两个月的长指甲。美甲师在她的指甲上依次涂抹了朱红、金黄、淡青、烟绿等色彩,绘出一爿爿绮丽的景致。弄完指甲,赶到"翦翦风"做头。苏圆圆留的是清汤挂面式的直发,她想稍作修剪,再将其"柔顺"一下,使之更加润滑,呈现出洗发水广告中那种飘逸的效果。没想到在美发师的循循善诱下,立场不坚定,花了380元,用了两个多小时,烫了个韩版夏日之风——其实就是竖杠卷中花。结果,烫出来的效果没有想象中好。苏圆圆生着一张瓜子脸,鼻梁略塌,且是单眼皮小眼睛,乍看,透着股女学生式的清纯。烫了发,清纯大打折扣,年龄也仿佛水涨船高,老了几岁。

  回到家,苏妈妈连说不好看,还说酷似昨晚《非诚勿扰》中最不招人待见的女7号。苏圆圆对着镜子左揽右照,越看越沮丧,午饭也没心情吃,换了鞋,拎了包,夺门而出。她返回"翦翦风",满脸不悦,她说:"你们再把头发给我弄直吧。"美发师赔着笑,劝她:"挺好看的,刚烫了就拉直多可惜呀,对头发也不好。

  "你说好看有什么用,头发是我的,又不是你的。我觉得不好看就不好看,需要再添多少钱,我给就是了。拜托给我拉直了,我赶时间呢。"

  美发师无奈,只好苦着脸照她吩咐的,手持喷壶把头发喷湿,换上直发药水,差不多又折腾了一个多小时,头发总算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下午,按计划,苏圆圆要去美容院洗脸,她还想做水疗、香熏、眼护、精油开背。这些都是烧钱的项目,若是平时,她是舍不得的。之所以这么马不停蹄,顾头顾脸还顾手指甲,只因明天就是她大喜的日子。是啊,她要结婚了,结婚对于女孩子来说,当然是漫长人生中的头等大事。苏圆圆希望自己出现在婚礼上的那刻,明眸皓齿,皮白肤嫩,没有一丝瑕疵。

  从"翦翦风"出来,苏圆圆饥肠辘辘,便去旁边的中式快餐店吃了盘三鲜盖饭,喝了碗豆浆。她其实不爱喝豆浆,讨厌里面的豆腥味。可是,有一次,她在报纸上看到一篇文章,介绍黄豆含有大豆异黄酮,是女性补充雌激素的最佳食物。虽然她自己距离雌激素缺失的更年期尚早,但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总是没有错的吧。于是,从那以后,她就开始喝豆浆了。苏圆圆,其实是一个蛮爱护自己的女孩。

  刚吃罢饭,手机响了。不是别人,正是即将成为新郎官的男友陶磊。陶磊问她在哪儿,苏圆圆照实说了。陶磊抱怨道:"两点多了才吃饭,你也太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了。"苏圆圆脸上的表情没变,心里却笑了,女人总是希望男人心疼自己的。她解释说:"做头发耽误了时间,你呢,在哪儿?"陶磊说:"我在家。"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