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封写给姐姐的信



  栀子花开花谢的南方院落里,有一年的春天,姐姐和我种下了满院子的栀子,其中有一株姊妹树,它应该在夜凉如水的夏夜里盛开得最美,纯洁的白色花瓣笼着月亮的柔光,我仿佛闻见馥郁的花香,一如心头萦绕不散的乡愁……寒窗孤寂的日子里总想给姐姐写一封家书,漂泊异乡的游子泪打湿了信笺,字迹变得模糊,潮湿的思念在翻涌的脑海和奔突的血管里永远消融不解。
  
  我亲爱的姐姐:
  最近我老想哭又想家,总想起你们的话。在这个世界上,是你们默默地养我长大,我默默地承受着手足亲情的滋养,这种幸福是那么的简单而自然。可否记得,父亲匆匆撒手西去的那年留下了一个遗嘱,一定要供最小的我读书,年幼如我还不曾真正品尝“年幼失怙”的滋味,因为人生无情的暴风雨来袭,是我的姐姐们—————你们用不甚强壮的臂膀,为我撑起一片和同龄人一样的天空,一样地拥有阳光灿烂的日子,一样地某一天可以飞得高而远。
  小时候掰着手指头才数得过来,大姐比我长了足足15岁,最小的姐姐也大10来岁。也许在姐姐们的眼里,我就是姐姐们的另一个孩子。的确,我就是那个幸福的孩子。
  提起笔来,长姐如母,我想起了妈妈的称谓。亲爱的大姐,你可否还记得,我常常被认为是你的大女儿。你出嫁的那一年,土家寨子里举行哭嫁歌仪式,能言善歌的姑姑婶婶们边歌边哭,小辈的你不再熟记那些出嫁离家的场面里要哭着唱出来的歌词儿,眼睛却哭得红肿如桃。小小的我手里攥着你偷偷留给我的那只染成大红色的煮鸡蛋,也哭得伤心极了,因为想着勤劳善良的大姐从此就是别人家的人了,担心山那边的人家往后会不会待大姐好,还担心今后大姐再也不给我缝好看的连衣裙了。其实你还是依然用那双人人都夸赞的巧手,年年给我缝裙子、绣鞋垫和织好看的毛衣。并且值得庆幸的是,你的新生活是与姐夫起早贪黑、白手起家在附近盖了小楼房开始的,如此我们的生活便依然紧密连成一片。当我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便很自豪这个世界上有个小东西要细声细气而嗲嗲地称我作姨娘了。大姐的孩子们都是极漂亮的小东西,我乐于常常跑去你的家抱着这些漂亮的小娃娃,就像小时候的我也曾经成天绑在姐姐们的背上长大一样。又因为我的脸孔长得像极大姐,于是,经过的路人便常常指着我说是大姐家整天带弟弟妹妹的大女儿。三姐,你也还记得吗?在我参加高考的那年夏天,每逢中午教室外面就有人喊给我送东西,不用说那是你送来丰盛的饭菜和新鲜的水果。你每日趁工作午休时间回家做饭,每日必顶着毒日准时赶来,而只有极少数的同学家长会这样坚持天天送饭。我亲密的二姐,也许你已忘了,但我总会记得,我在外地上学,在一个节日的午后,身怀六甲的你还满大街地给我挑选新衣服。出租车司机笑着说,放假了就得带孩子出来多逛逛。服装店老板感叹说,给孩子买衣服就是舍得花钱。抬头看看天空,那个午后的阳光十分地刺眼,使得我流下泪来,并且终生难忘。这些蘸着眼泪潮湿而散乱的回忆画面一一连缀,而成其为姐姐们伴我长大的不一般的生命历程,如母亲一般。
  幼年时期的熏陶,对于一个人的发展至关重要。值得庆幸的是,我的二姐,你曾给予我良好的启蒙教育。淘气而贪玩的我,虽是你十足的小尾巴、小跟班,但常常还是跑出去和一帮不学无术的野孩子疯玩。自小学习成绩优异的你,总认为我比别的孩子聪明,有一天我贪玩的前脚已经跨出了家门,硬是被你拉回来,经过你的一番威逼利诱,我终于挨着你在书桌边坐下来。看着你在一张纸上写下两个字,然后我就依样画葫芦地写起来并很快学会了,想不到那一笔一画的组合就是我的名字。大人们随口称赞我把姓氏偏旁写得优美得像一只耳朵一样,小孩子的虚荣心以这种方式得到了万分的满足。在你的悉心引导与熏陶下,我比别的孩子会讲故事、算数快,还爱唱歌,从学校领回来满墙壁的奖状,一张张叠起来被贴成“金字塔”的样子,如你所说,那寓意着美丽的象牙塔。你说有时路经家门前的小学堂,还可听见老校长在主席台上嘉奖我的言辞。后来,你送我离家到了城里上中学,又把我送到离家更远的北京上大学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一封写给姐姐的信”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