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茎圣莲


□ 李建民

  与莲结缘,甚早。但多于僻野荒塘,或沟渠水田。塘之野趣本就为奇,加上莲之孤独,便徒生我爱怜之心。中学时代,我走进朱自清的《荷塘月色》,那满目的月的清辉,翠的莲色,连同那塘那风,真叫我醉在夜风里。更晚一点则是那福建老乡周敦颐的《爱莲说》,她把我领进“濯清涟而不妖”的境界里。莲在我少时的印象则是或密或疏簇拥于稻菽之间或红或绿的萍,捞绿萍而喂小鸭,那萍和连片的蛙声,便生动为我最早的莲的意象。所不同的是,萍为浮根,但青翠可人。那翠色如同莲一般,那弱姿和细嫩,遇风总是颤颤惊惊,不由我投以关切的目光。想来是我少时的嬴弱,想来是我的多情和善心,让我总会在日出前和晚风中对它默默的祷告和格外的关注。莲多像少女,莲又多像是我。小时候的我总是莲一般的居群而孤独,只能在别人的目光中静静地品着自己的想象。莲的动总是风的动,要不就是船的动。莲动了,那泪珠般的雨珠就颤颤惊惊的动。莲不去擦干它,滚珠子般的逗它,叫你满腹的喜欢,满怀的好奇!在莲动的刹那,总有鱼虾、钓鱼翁一类的翠鸟扑闪期间,在运动之间,整个荷塘刹那便有闪电一般从这边传到那边。溢溢洋洋,煞是好看!这是我关于莲的最初记忆,
  随着年龄的增长和阅历的增加,南方的荷和北方的莲我都一一看在眼里,有这么几组关于荷的镜头像名画般挂在我的脑海里:一幅是电影《洪湖赤卫队》那连天的荷花和湖水,革命的理想主义在那一个画面里表现得那么的美!几十年过去了,每当人们哼起《洪湖水,浪打浪》的歌曲,我的面前便出现连天的荷花和让人振奋的画面。“洪湖的岸边是呀是家乡呀!”菱藕鱼虾花满舱,让人倍感亲切和自豪。我们后来的许许多多的影片,假大空极其严重,让人亲切不起来。留在我记忆中的另一幅则是九月的承德避暑山庄,虽说暑季还没走远,但这里的水却比什么地方都来得凉,热河旁边的几个湖已是残荷支零萧索。皇家御苑春也来得早,秋也来得早。要去的留不住,大自然才不管那是谁的王朝?!近在眼前的另一幅是德化石牛山上的高山莲,那里气温低,上午九点半太阳才照到半山腰。半山上有座庙,庙前有个满是鱼腥草儿的老池塘,塘里有星星点点的、开着白花的高山莲。乍一看,茶盅一样大小的白莲花都寂寂地躲在水底里,咕噜噜地望着你。老道士告诉我:“这高山莲是太阳的女儿,太阳上山她才浮出水面,太阳下山前她又潜回了水底。”我惊诧这莲的灵性,我倒掉了带在身边的矿泉水,把一朵洁白的高山莲带回了家。那一夜,我的梦全是蓝天白云,悠悠扬扬。也许是有了这高山莲的缘故,走到那,我便留神起莲的身影。竟然,就在我上班地方楼前的水池里有几株清清瘦瘦的莲的影子。这里是旧泉州的贡院,据说旧时考秀才都要在这里集中复习,我所在的文联就设在这个府衙里。有这莲,有这闹中取静的旧宅大院,再简陋的办公场所我也心满意足了!去掉了宣传部副部长的兼职,我兴高采烈地干得欢。莲没有假山高,但莲活得生气盎然;莲难伸其志,但濯清涟而不妖。莲不仅与我的性格相符,莲还暗合我此刻心境。
  自然界的莲,生活中的莲,就这样地与我紧密相关。我嫌周敦颐之爱莲过于理性,朱自清之爱莲才真正是一种散淡、一种审美。赏荷不同于玩物,玩物人多数不赏荷。一为荷多数在田间野塘,即使房前屋后也在篱笆之间;一为荷难据为已有,移至案头便不日凋蔽。赏荷者多为审美与审志,古往今来文人墨客多在诗和纸墨之间仰慕荷的境界;屈原在《离骚》中唱道:“制芰荷以为衣兮,集芙蓉以为裳。”自喻怀清高洁。唐人咏荷:“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是被美学界奉为美的至高境界;“秋荫不散双飞燕,留得枯荷听雨声”元人咏荷:“本无尘土气,才在水云乡。楚楚静如拭,亭亭生妙香。玉雪窍玲珑,纷披绿映红。生生无限意,只在苦心中”……正因为荷之出污泥而不染,花色清雅而无冶容之态,“根是泥中玉,心承露下珠”,“从来不蓄水,清静本固心”,犹博得佛家之尊敬和崇尚。佛教常以莲花来比喻佛或佛法,在各种佛教文化和艺术作品中,出现最多的就数荷花了。
  莲通佛法,莲连文心,是为圣也!
  画荷多为中国画习画者所必练。许多山水名家以画荷驰名。皇家画荷有赵佶即宋徽宗。宋徽宗登位前即独好研丹青,他的《池塘秋晚图》就体现其重写生的写实传神风格。《出水芙蓉图》以没骨法绘红荷一朵,系南宋光宗时画院侍诏吴炳所作,现藏于故宫博物院。吴以没骨法画红荷一朵,设色浓艳,卓约华美。在碧叶的衬托下,花瓣轻舒,似有微风抚弄,花心半露出莲房,嫩蕊柔密。花瓣又以红丝勾画,含粉凝露,幽香袭人。作品虽篇幅不大,却表现出荷花之无限仪态,达到珠圆玉润的境界,为宋人绘莲最工之作。在我看来,宋人所作莲花图,不蹈窠臼独具匠心者,要数那一幅佚名的《太液荷风图》。佚名者,不知其名者。这在宋一代仅画荷就有《荷蟹图》《秋渚文禽图》《荷花图》《荷塘鹡鸰图》《枯荷鹡鸰图》《荷花蜻蜓图》等。元一代画家在画风上比宋来得率性,宋院体画风至此已成衰败之势。元何大昌的《芦雁图》、佚名的《莲花图》,不仅规制止成大格局,且在禽鸟与荷的处理上,也显出奇崛和张野。明之画荷,佳作者多有萧刹之气,如孙龙的《花鸟草虫册》、朱瞻基的《秋荷水禽图》、沈周的《荷蛙图》、吕纪的《残荷鹰鹭图》等。到了“青藤道士”徐渭那里,则把写意花鸟画提高到一个前所未有的水平,在中国美术史上具有耀眼的光辉,传世之作有《荷蟹图》《黄甲图》等。清之画荷蔚为大观,自谢荪开始,著名者有朱耷、唐光、恽寿平、石涛、华岩、黄慎、赵之谦等著名画家。没骨与白描齐飞,渐蔚大气。近代的吴昌硕、齐白石、潘天寿、李苦禅、张大千、陆严少等名家画荷则是铺天盖地,目不暇接。荷随心性,荷随涵养泼墨而来,荡漾而开,真是个心性使然!莲荷涵养了一个个大家名家。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