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茎圣莲


□ 李建民

  与莲结缘,甚早。但多于僻野荒塘,或沟渠水田。塘之野趣本就为奇,加上莲之孤独,便徒生我爱怜之心。中学时代,我走进朱自清的《荷塘月色》,那满目的月的清辉,翠的莲色,连同那塘那风,真叫我醉在夜风里。更晚一点则是那福建老乡周敦颐的《爱莲说》,她把我领进“濯清涟而不妖”的境界里。莲在我少时的印象则是或密或疏簇拥于稻菽之间或红或绿的萍,捞绿萍而喂小鸭,那萍和连片的蛙声,便生动为我最早的莲的意象。所不同的是,萍为浮根,但青翠可人。那翠色如同莲一般,那弱姿和细嫩,遇风总是颤颤惊惊,不由我投以关切的目光。想来是我少时的嬴弱,想来是我的多情和善心,让我总会在日出前和晚风中对它默默的祷告和格外的关注。莲多像少女,莲又多像是我。小时候的我总是莲一般的居群而孤独,只能在别人的目光中静静地品着自己的想象。莲的动总是风的动,要不就是船的动。莲动了,那泪珠般的雨珠就颤颤惊惊的动。莲不去擦干它,滚珠子般的逗它,叫你满腹的喜欢,满怀的好奇!在莲动的刹那,总有鱼虾、钓鱼翁一类的翠鸟扑闪期间,在运动之间,整个荷塘刹那便有闪电一般从这边传到那边。溢溢洋洋,煞是好看!这是我关于莲的最初记忆,
  随着年龄的增长和阅历的增加,南方的荷和北方的莲我都一一看在眼里,有这么几组关于荷的镜头像名画般挂在我的脑海里:一幅是电影《洪湖赤卫队》那连天的荷花和湖水,革命的理想主义在那一个画面里表现得那么的美!几十年过去了,每当人们哼起《洪湖水,浪打浪》的歌曲,我的面前便出现连天的荷花和让人振奋的画面。“洪湖的岸边是呀是家乡呀!”菱藕鱼虾花满舱,让人倍感亲切和自豪。我们后来的许许多多的影片,假大空极其严重,让人亲切不起来。留在我记忆中的另一幅则是九月的承德避暑山庄,虽说暑季还没走远,但这里的水却比什么地方都来得凉,热河旁边的几个湖已是残荷支零萧索。皇家御苑春也来得早,秋也来得早。要去的留不住,大自然才不管那是谁的王朝?!近在眼前的另一幅是德化石牛山上的高山莲,那里气温低,上午九点半太阳才照到半山腰。半山上有座庙,庙前有个满是鱼腥草儿的老池塘,塘里有星星点点的、开着白花的高山莲。乍一看,茶盅一样大小的白莲花都寂寂地躲在水底里,咕噜噜地望着你。老道士告诉我:“这高山莲是太阳的女儿,太阳上山她才浮出水面,太阳下山前她又潜回了水底。”我惊诧这莲的灵性,我倒掉了带在身边的矿泉水,把一朵洁白的高山莲带回了家。那一夜,我的梦全是蓝天白云,悠悠扬扬。也许是有了这高山莲的缘故,走到那,我便留神起莲的身影。竟然,就在我上班地方楼前的水池里有几株清清瘦瘦的莲的影子。这里是旧泉州的贡院,据说旧时考秀才都要在这里集中复习,我所在的文联就设在这个府衙里。有这莲,有这闹中取静的旧宅大院,再简陋的办公场所我也心满意足了!去掉了宣传部副部长的兼职,我兴高采烈地干得欢。莲没有假山高,但莲活得生气盎然;莲难伸其志,但濯清涟而不妖。莲不仅与我的性格相符,莲还暗合我此刻心境。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