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作为一种文艺性的诗歌和作为一种个人属性的诗歌


□ 吴小虫

  如果说新世纪前十年还在争论“民间写作”和“知识分子写作”谁对谁错.那么在如今,诗歌的争论是“民间内部”的写作论争。

  新诗百年,现代汉语普通话的诗歌一直在内部争论不清。盘峰论战之后,当代诗歌出现两大阵营,可谓“泾渭分明”。进入新世纪,由于网络的兴起,诗歌更是沉渣泛漾,许多人在评价2000—2010这十年诗歌的时候,依然不免愤怒。愤怒所谓的诗歌多元而丧失了基本的标准,愤怒当代诗歌某种程度上已经走向“娱乐至死”。而在这样那样的批评声里,许多诗歌写作者却并不以为然,他们坚信自己的写作属于时代前列,他们不管表面还是内心都已经把主流诗坛抛弃并踩在脚下。而在主流诗坛的漠视眼神中,他们的被遮蔽是诗歌史的需要,不过是在制造诗歌垃圾,喷泄。

  如果说新世纪前十年还在争论“民间写作”和“知识分子写作”谁对谁错,那么在如今,诗歌的争论是“民间内部”的写作论争。这并不代表“知识分子写作”没有错,而是这种写作自身没有活力,她像手电筒一样直照天空,但却越来越缺乏撼动人心的力量。而“民间写作”强大的繁殖力和延伸能力,不仅日渐被众多诗人所接受,也成为一面对应时代生活的良好镜子。

  民间写作有好几支分流。于坚韩东流、伊沙沈浩波流、杨黎何小竹流、党管生凡斯流。这几支分流各有千秋,诗坛接受的最好的部分是于坚和韩东流,他们的写作有传统审美和创新,而其他人则好像只有创新,因此不被接受或者部分地接受。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在自己的道路上勇猛前进,伊沙秉承自己的“诗歌从说人话开始”信条,追随者众,几乎一呼百应;杨黎则在他的“言之无物”里沉浸,他对外国媒体说:“我的诗歌不被当代国人喜爱”。而党管生凡斯他们,极尽身体本能资源,用最简单的手法来追求自我实现,在网络上也颇受关注。

  简单分析,民间写作阵营中,前三支分流的被接受或部分接受,关键还在于他们对第三代诗歌运动的参与,无形中已经渗透并且影响着许多后来人。而第四支分流因为起步晚,所以不仅受“知识分子写作”鄙视,也遭到民间写作前三支分流对他们的不屑。因而在党管生之列里,“知识分子写作”已经非常虚伪,他们甚至把民间写作阵营的“内部敌人”揪出来批斗。且看陈傻子《屌一大就装逼》:

  这些屌大的人

  特指那些在写诗上

  混出头的人

  于坚

  韩东

  沈浩波等

  过去的屌劲也没有了

  也不骂人了

  写诗也不狠了

  看人博客要把脚印擦掉了

  更不跟帖说三道四了

  有菩萨样了

  把自己当人物了

  一句话

  装逼了

  不要不承认

  谁装逼

  谁知道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