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设计·教育·史


□ 安郁茜

  内容摘要:实践大学设计学院的诞生,酝酿于台湾社会骚动的20世纪90年代。在人心意识丕变、产业经济蓬勃、改革旗帜高举的氛围下,整个社会较过去展现出更果敢的心态来接受各式各样的新实验与新探索,促使一群始于传统艺术教育,继而在欧美文化熏陶下成长的战后第二代知识分子,重新对台湾的设计艺术教育进行反思、批判与实验。不同于既有升学主义式的填鸭学制,实践设计学院更强调人文内涵的养成,结合艺术、工艺与科技,鼓励学生通过跨领域合作与实务操作,来发现、思考与解决问题。随着“设计美学”在亚洲变迁社会与产业中的角色日益加重,实践大学设计学院过去十年所积累的教学与互动经验,或可成为华人设计史中具“包豪斯特征”的一页篇章。
  关键词:创作、设计、设计教育、美学教育、包豪斯
  
  
  
  1-5.创作基础·服装设计学系
  
  
  
  6-9.设计绘画·传达设计学系
  
  10-13.设计绘画·建筑
  设计学系
  
  
  14-17.模型制作·建筑设计学系
  
  历史现象是一个时、空、人、事、物浑然不分的整体,而我们便在这样的连锁牵动中扮演自己的角色──之于教育、之于设计亦同。
  西方人文教育的雏形源于公元前第五和第四雅典时期的七艺(Seven Liberal Arts)[1],教育目的是要塑造人类个性发展,并相信人的优越性可借由教育达成,对于人类的共同问题、人的本性、生命目的及其意义投入严谨的思考态度。东方文化的思想轴线虽然和西方人文主义发展不同,但以“人”为中心来应对生命与宇宙的思考脉络,在中国人文思想传统中也一直不曾断绝。
  实践大学设计学院自1997年成立以来,迄今届满十载。十年之于庞大谱系的设计史或设计教育史皆太过渺小,持续变化的外在环境也不断改变着实践大学设计学院的面貌。实践大学前身为实践女子家事专科学校,由专科改制学院、大学;由早期专校时期成立美术工艺科到应用美术科,由概括的美工统合教育到设计专业分系,实践大学设计学院至今仍随时机动性调整修正自己的定位,以期保持最佳的教学弹性与动力。
  就设计教育史发展而言,包豪斯[2]经验之于设计,无论其教育理念抑或对其后设计思潮的影响都不容小觑。对比实践经验,两者时空背景迥异,但回顾不仅可供未来借鉴,同时也反映横亘今昔不变的理念与期盼。本文试就实践大学设计学院十年经验,探讨设计教育的实践与可能。
  
  一、解读“包豪斯”
  
  1.冲击的年代
  包豪斯学院(Das staatiche Bauhaus Weimar)1919年成立,于1933年解散。其间与德国“黄金20年代”的魏玛共和执政[3]时间近乎重叠。从种种端倪可见,政治、社会、经济对包豪斯的影响深远。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德国,许多改革的声浪与行动逐渐萌芽;战败后的德国,在由帝制走向民主的初期陷入混乱的同时,新的效应也随着动荡的局势与冲击不断扩大,促使当权者正视改革声浪,催生了包豪斯。
  对于历史而言,无论将包豪斯经验定位成设计教育的重要指标,抑或将它视为德国新建筑运动的一部分,不可否认的是其与时代的连接实为不可分割。
  (1)酝酿:设计思想的改变
  包豪斯学院的成立并非偶然,1907年成立的德国制造联盟(Deut her Werkbund)可说是改革声浪的第一波,与包豪斯关联亦最直接。[4]德国虽在欧洲属后进国家,但在各项改革之后,经济发展迅速。在吸取其他国家的改革经验之后,诸如穆特休斯(Hermann Mutheius)[5]对于英国美术工艺运动的感触与赛波(Gottfried Semper)[6]主张迎接工业和科学的挑战[7]的新思想传回德国,成为一种改革的新动力。受到外界进步的强烈冲击,对本土工业生产的反省形成一股对传统守旧的不满,结合工业生产与创作者之间的联系来推动设计改革。
  (2)觉醒:知识分子的良心责任
  第一次世界大战为德国带来的不仅仅是帝国主义的瓦解,在战争带来的死亡、破坏之后继起的是对旧有规则的反思,于是人民期待新的开始。魏玛文化产生在这样的背景,以知识分子的觉醒承接战争带来的断层,同时也极力努力恢复在战时与外界隔绝的联系。包豪斯创校校长格罗皮乌斯(Walter Gropius)[8],因第一次世界大战所带来的结果而唤醒对社会责任的意识以及身为一个建筑师的自觉。彼得·盖伊(Peter Gay)[9]称之为“诞生的创伤”: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