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婚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那年,我和两个女兵的故事


□ 条山石

1985年的秋季,是个多雨的季节。上级领导让我护送两个女兵从川藏线上进藏。
叫张玲的是位医生,那年28岁,在成都刚生完孩子3个多月。以前见过多次,我叫她张姐。年龄小的叫王小丽,那年16岁多一点,是个小护士,其父亲是个团政委,她应该是干部子女。这次陪同张姐进藏,起因是从北京来藏的两位大人物,在半路上得了急病,住在171医院。有关首长急招张姐进藏,因为她是专家,虽然产假还没满,也得服从命令。
那一年我18岁,虽然当兵才2年,已是后勤部的一个班长了,因开车技术过硬,团首长就把这艰巨的任务交给了我。我这心里乐呀,呵呵,陪两位美女进藏,岂不是美差。



从成都整修,在南门兵站修好车,加满油,我把这辆北京吉普擦了个铮亮,拍拍它说:大叔,这次路上可要争气点儿,别在两位女兵面前给小侄儿丢脸。因为这辆车的兵龄比我长,所以我得叫它大叔。那天中午,张姐专门把我和小丽叫到家里吃了顿好饭。张姐的爱人是成都人,做了一桌子丰盛的川菜,席间我们还喝了点儿红酒,张姐的爱人李大兴举杯祝我们一路顺风,他说:小李子,你这次路上任务很重,她们就交给你了,祝你们安全到达。我马上说:大哥请放心,别说两个女兵,就是20个女兵我也一样能送进喜马拉雅山。小丽笑着推了我一下说:看你那小样儿,真不知天高地厚。
从成都南门兵站出发已是下午3点了。计划是到新津兵站加点油,赶天黑飞奔到雅安大站休息吃饭。可那路又窄又不平,干着急总开不快。我对小丽说:唱个歌,提提神。小丽嚷起来:我就不给你唱,你别分心,专心开车吧。见我们俩又斗嘴,坐在我旁边的张姐笑了:小丽就唱一个吧,免得他开车犯困。小丽这才唱了起来:边疆的泉水清又清……这甜甜的歌声让人心旷神怡。不一会儿,前面有辆车坏了,由于车多路窄,路被堵了几里长。
这一堵耽搁了一个多小时。车开到新津县城时,路上车少了,我便加速奔跑起来,路旁的小树一闪而过。张姐说:小李子不要着急,开慢点。说话间车过新津县城,朝太平街方向奔去。因为车速太快了,开到太平街北的桥头上,才发现有个老乡赶着毛驴横穿而过,我心里一慌,赶忙踩紧刹车,方向一打,向驴撞去。小丽在车上“妈呀”一声。我知道不好,出事了,下车一看,老乡的驴被撞倒在路旁的竹林边。我壮着胆子走到老乡面前,这位老乡一看就是老实人,带着哭腔说:我咋个办哟。小丽看起来泼辣,但此时已吓得哭了起来。我说没事儿,其实我心里更紧张。不一会儿围了许多老乡,七嘴八舌说这说那,双方谈判着,老乡让赔驴,得160元钱,这在当时是个大数目,因为当时我每月津贴只有10元钱。最后这位老乡的儿子来了,到车门前一瞅,是我,认识,以前我在这里时,他在化肥厂,常在一起打篮球,他问父亲:你要多少?他父亲说:160元。他马上说:你也太狠了吧,人家解放军哪里有钱,我说小李,他还记得我姓李。这样吧, 给80元行了。张姐马上从衣袋里拿出80元钱。我说不行, 哪能让你拿钱。下车与几位老乡一商量,你10元他8元凑够80元,给了老乡的儿子,他拍着我说:真不好意思,下次过来一定上我家吃顿饭。



过了雅安后,越往上走,路越险。翻二郎山、跨金沙江、过康定城,路上还算顺利。小丽不时用歌声冲散路途的劳累,让人鼓起劲头往前赶。张姐说:小李子,慢点开,天黑前赶到巴塘大站就行了。我欢快地答声:嗯。
天,下起了雨。刚入秋的雨,一会儿大一会儿小。车在高原的山路上颠簸起来。傍晚进巴塘大站,休息了一晚,第二天起个大早,我们朝吕都方向赶去,路越来越不好走了。
中午时分,小丽喊肚子饿,我就停下车来,与张姐、小丽一起坐在路旁,吃起干粮。不一会儿,天又下起雨来,张姐和小丽赶紧跑回车内。我因为要小便。便在雨中淋了一会儿。上到车内,全身湿透了,张姐让我换下湿衣服,可两个女的在车内,怎么换?天不冷,我脱掉外衣,只穿背心,开着车,朝前赶去。两个小时过后,车没走多少路,雨大得已经看不清前面的路了,路上还有上面流下来的水,就更难走了。路上没见一辆车,因为在这多雨的季节里,汽车团一般不进藏,地方车也很少来往。这时我感觉有点儿难受,张姐一摸我的额头:小李呀,你发烧了。怪不得全身难受,我想可能是刚才淋了雨吧。全身一阵儿冷一阵儿热。张姐让我吃了几片药。小丽问:能行吗?我咬着牙:不行也得往前赶,还能把你们丢在半路。几天来,张姐体贴细致,小丽热情大方,我们在一起已有了一定的感情。张姐像大姐姐一样关怀着我们,小丽像调皮的小妹,爱说爱笑,讨人喜欢。
雨越下越大,汽车开在一段河床的路上,地上流着水,已看不清路面了,我只有摸索着向前开去。这时张姐大叫一声:小李子,看那是什么?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在车的左前方,也就是河的上游,翻滚着的水浪朝这边冲来,我一惊,不好!是泥石流!我以前在汽车团进藏时遇到过几次。这泥石流多发生在多雨时节或山体滑坡,大水冲着沙石泥土飞奔而下,情况十分危急。我加大油门,车像脱缰的野马,向前奔去,我咬着牙心想,一定要赶在泥石流下来之前把车开到安全地带。张姐惊慌地问:能过去吗?我坚定地说:能!因为3个人的生命全攥在我的手上。我不顾一切地把车朝前驶去。刚到一个高台地,泥石流就飞奔而下。好险呀,要是让飞奔的大石块打中,那就车毁人亡了。进藏险就险在这里。小丽哪见过这场面,吓得说不出话来。张姐问:怎么办?因为车停在河床的中央高台上,高台大约有七八米长,四边都是洪水和泥石流,我们在这孤岛上,进不得退不得,只有干等着,没有人烟、没有电话,无法求救。我对张姐说:要节约咱们的干粮和水。张姐往车箱后看了一下说:吃的还多,就是水少。我们只有坐在车上。大约三四个小时后,天也快黑了,泥石流不见了,河里流的是洪水,可能上游下了大雨,才有这么大的洪水。我头疼发昏,全身发软,口干舌燥。只有小半壶水,张姐说等到最后再用这水。我硬撑着下车,到车后箱拿出两床军用被子,晚上车里冷,得盖上。小丽也发烧了,加上高原反应,昏睡起来。张姐给她盖上被子,让她睡在后面的长座位上。我们强忍着在车上过了一夜。第二天,天空晴朗,但河水还湍急地流着,车过不去,我们只好继续等待。
分享:
 
摘自:伴侣 2005年第18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