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北京文学》与小小少年


□ 敖 维

  一本好的书就是一个好的老师,一个好的刊物也就是一所好的学校。这就是我对于书刊的认识,这个认识始于我的少年时代。它与老舍有关联,与《北京文学》有瓜葛。
  1980年我正读小学,那时农村刚开始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我的家里就住着一位蹲点干部。那位个子高高的干部姓屈,大人们都喊他屈老师。我就从当时的词汇积累里想到了“委屈”一词,经常有意揣摩那屈干部的脸,竟没有找到“委屈”的证据。
  听说他本是一位中学教师,被临时抽调出来蹲点的。每次我放学回家,他都要问些我们学校里的事。当然问得最多的还是我的学习状况,比如上些什么课,学过哪些课文,教学进度等等。有一天我放学回家,看到他正津津有味地读一本刊物。我好奇地探下小脑袋,歪着脖子从下往上瞄。他笑着索性把刊物翻过来让我看,是一本《北京文学》。那封面上有个很美的仕女,好像也在冲我笑呢。也就是那一次我才知道《北京文学》竟然是老舍创的刊。我学过老舍的《养花》《母鸡》等课文,对于老舍先生了解得并不多。面对屈老师的提问也只能支吾了事。他告诉我老舍先生是被人迫害投湖自杀死的。我那幼小的心当时就颤抖不已。心想那么热爱生活的人怎么就走上绝路了呢?我想起了几天前课外读过的一本小人儿书《月牙儿》,想起了那个可怜的小女孩儿,想象着一个慈祥的老人是怎样抱着石头跳进湖里的,一股“委屈”的悲怆之情油然而生。从此我就对《北京文学》产生了好感,那是一份亲切的感觉。
  我至今记得那期《北京文学》是年度的第10期。上面的作者至今也大多耳熟能详。如:李国文、从维熙、汪曾祺、孔捷生、张洁、张弦等等。其中有一篇很著名的作品而且进了文学史,那就是汪曾祺老人的《受戒》。只此一篇,就对这期刊物心存敬意。后来我又看到了—册连环画《大淖记事》,是根据汪曾祺的小说改编的,由此对汪曾祺先生更是敬佩有加。我这个小小少年也就在那时开始有了自己的烦恼。
  后来我从师范大学毕业,走上了三尺讲台,这书一教就晃过了二十几年。二十几年间每次讲老舍的文章,总不厌其烦地讲老舍的生平,讲他“人民艺术家”的光荣称号,也向同学们隆重介绍《北京文学》,讲只有民族的文学才是世界的文学这个道理。总希望同学们能养成幽默的语言风格,书写我浓郁的民族色彩;也总希望《北京文学》能高举老舍先生的民族文学旗帜,走进中学校园。
  我的怀里永远揣着一份敬意,一份遗憾。就在2009年,为了如我当初的小小少年,在共和国诞辰60周年纪念之际我给同学们写了一篇范文《山间小调》,没想到又被《北京文学》选登。当那群小小少年拿到《北京文学》欢呼雀跃的时候,我又一次想到了自己童年的那次与《北京文学》的邂逅,心里充满了无限的安慰。
  如今的《北京文学》已走过了60个风雨岁月,在这60个风雨岁月里究竟有多少人在《北京文学》里苦苦寻觅一个民族的灵魂?我没有去研究。但我老是想,虽然一个老人去了,但他的灵魂永远在中国的文化土壤里酝酿。这土地上生活着的是一代又一代的少年,就像一茬茬庄稼在渴望里成熟。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