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日光流年


□ 马步升


上部:石磨春秋

寒露一过,成群的陕北石匠就身裹破棉袄,肩挎脏兮兮的羊皮褡裢,西越子午岭涌入陇东。他们利用冬闲来施錾磨手艺挣饭挣钱。陇东地阔土厚粮多,陕北山高石头多,养育了一代代技艺高超的石匠。他们入冬来耍手艺,开春回家种地,候鸟一般,乱不了季节的。
先说陇东的石磨。
天地间总是有一双看不见摸不着的巧手的,模范地执行着对生命界瓜分豆剖调剂余缺的指令。陇东粮多,加工粮食的石磨便成为家家户户不可或缺之物。过去,陇东人光景过得好坏,先要看三大硬件是否齐全。一是庄院。生客进门,先搭眼一望,窑洞多的人家光景过得肯定过得好;二是大牲畜。陇东人不养马,养牛驴骡,牛耕地,驴拉磨,骡拉车,兼带从深沟里驮水。大牲畜养的多,不用问,土地多,粮也多;三是石磨。石磨分大小,小门小户的,配备的是小石磨,一个人可以随便抱起一扇来,瘦毛驴拉着转悠一天,出不了多少面。大户人家那石磨,四个人可以围着磨盘打扑克。石磨在陇东人眼里近乎神器,在家里的地位,仅次于人和大牲畜。平时,家里人在地里干活,是不用锁大门和各窑门的,惟独磨窑要上锁,不是怕谁把磨盘偷去,是怕邪恶之人施坏。村里人坚信,给磨脐缠几根头发,念几句咒语,一推磨,女主人的头便像粮食处在两页磨盘的挤压下,想想那有多痛!这种头痛病神仙也治不好,只有找到施坏的人,求人家解了咒语才罢。还有种种在石磨上捣鬼作怪的办法。总之,石磨与全家的生死安全紧密相连的。石磨每年要錾一次的,磨齿啃了一年粮食,变得老了,钝了,啃不动了,石匠要用铁锤铁钎把磨齿錾锋利。
再说陕北的石匠。
陇东石磨是上天赐给陕北石匠的一碗饭,祖祖辈辈打交道,石匠们对陇东石磨的分布情况一门清,他们决不瞎闯,也不互相抢生意,哪个师傅以及他所带领的徒弟在那一片做活,都是相当固定的。一个手艺好的石匠,平均一天半錾一口,一个冬天,这家出,那家入,不用多跑腿,一个村里的活做完,也到收工回家时间了。对主人家来说,石磨如此重要,对錾磨的石匠要知根知底,不仅手艺要好,心眼也要好。磨面的活儿是年轻媳妇要承担的沉重家务,磨齿錾得锋利,出面快,她们就省力省心,石匠要是存心在石磨上耍心眼,胡日鬼,那家媳妇就要倒霉了,在磨眼多錾几锤少錾几锤,石磨要不空转不出面粉,要不面粉不从磨口出,只从磨眼往外喷,碰到这种情况,哭死都没人同情,人不会怀疑石匠心术不正,反说你亏待了出门在外的手艺人。所以,媳妇们对石匠看承得格外好,好吃好喝好招待,罐罐茶熬得酽酽的,旱烟锅捧上来,最拿手的饭菜一天三顿四顿不断头,离老远,就甩过去一脸灿烂的笑。出门在外的石匠,整日面对冰冷的石磨,身心内外都寂寞得慌,手不停,嘴也不停,在丁丁当当的敲击声中,夹杂着酸话荤话混账话。如手头方便,还会瞅空在人家的可爱处揣摸一把,在调笑声和夸张的惊叫声中,冰冷的季节和冰冷的磨房,也能升腾起一团团粉红色的温暖。陇东人在男女礼义大防上非常严谨,大的原则,小的规矩,密如蛛网,但那要看是什么情形,比如年轻媳妇和石匠只要不过分,这样瞎闹是被默许的,家人,甚至丈夫撞在当面,互相间笑笑,也就罢了。陇东人挂在嘴上的话是:出门人,难肠!当然,出门讨生活的石匠们,一般也不会为了这事自断生路。
事有例外。
每年给我们村錾磨的是一位年轻的陕北石匠,第一次由师傅带来时,至多也只十五六岁,与差不多的陕北男人一样,身架高大周正,浓眉大眼,十分讨人喜欢。师傅带着徒弟各家走了一来回,等于给大家说,今后你们的活由小徒做了,请多照应。对徒弟的手艺和心眼不用怀疑,因为师傅在村里拥有数十年的信用。村中男女老少见他年龄小,也不叫什么师傅,都顺口叫石匠娃。石匠娃很老实,不抽烟,不喝茶,骑在磨盘上,低着头,除了吃饭要歇手,不分白天黑夜地丁丁当当。与石匠调笑惯了的媳妇们,看见他不言不语只知道干活,倒显得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招呼人家了。
一回生,二回熟,几个冬季过去,石匠娃出落得人高马大,英气勃然。他一进村,各家媳妇说话的声音都变了,他在谁家干活,来谁家串门的媳妇便络绎不绝,说话的声音格外大,都是火辣辣的那种。石匠娃也不再羞涩,手里的活不停,嘴里的信天游一天到晚不断头。他唱的都是酸曲,哪个媳妇取笑他,他张口就给她来一段:树叶叶落在树根根底,年轻红火二十几。打碗碗花就地开,你把你的白脸脸歪过来。墙头上跑马还嫌低,面对面睡觉还想你。媳妇脸略红红,啐道:想得美,跟你铁锤睡去!石匠娃又唱:先解纽扣后解怀,再把那个裤带解,奴和你玩耍来。媳妇早已羞了脸,硬撑着还口:裤带上有蝎子呢。石匠娃得意地紧抡几下锤钎,又唱:红布衫衫扣门门开,一对对奶奶滚出来,上身身搂定下身身筛,哎哟哟,妹妹的东西好,哥哥我解不开。这回轮到媳妇脸红出血了,喘吁吁挣扎回道:剁手腕子呢。石匠娃腾出一只手,在虚空中猛捞一把,媳妇吓得后退几步,他高唱一嗓:哎哟哟,妹妹的东西好,哥哥我解不开。媳妇终于招架不住,双手捂脸,落荒而逃,身后是一串爽朗的大笑。
分享:
 
摘自:海燕 2004年第10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