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海角七号》:男孩与玫瑰


□ 何不塞

  男孩看见野玫瑰/荒野上的红玫瑰/清早盛开真鲜美/急忙跑去近前看/心中暗自赞美/玫瑰,玫瑰,荒野上的红玫瑰/少年说我摘你回去/荒野上的红玫瑰/玫瑰说我要刺痛你/使你永远不忘记/我决不能答应你/玫瑰,玫瑰,荒野上的红玫瑰
  要理解《海角七号》的底蕴,《野玫瑰》是最重要最不能忽视的关键,也是我们去解读导演魏德圣内心世界的钥匙。影片开始,茂伯骑电单车送信时,哼唱的就是日文版的《野玫瑰》;最后的演唱会上,还是茂伯的厚脸皮催生出来的《野玫瑰》,这就是魏德圣的暗示—《野玫瑰》才是《海角七号》的主节奏。《野玫瑰》是诉说全人类情感与命运的乐曲,所以魏德圣很巧妙地在影片最后通过不同乐器、不同语言来表现这首歌。
  《野玫瑰》原为歌德根据德国民歌改编写成的,整首诗用了象征性的手法,用男孩初次看到玫瑰的场景象征着初遇心爱的人时的欣喜,引得男孩“急忙跑去近前看”,“玫瑰,玫瑰,荒野上的红玫瑰”,一方面,玫瑰娇嫩柔美,丰腴多姿,另一方面也是自命清高,坚贞不屈,“玫瑰说我要刺痛你,使你永远不忘记”,从歌德的这首诗里,我们读到的是一种坚贞激越的爱情,写出了男孩与玫瑰之爱的壮美。此外,男孩的粗暴,不是邪恶的,而是出自于年少无知,缺乏对于生活和爱情的经验。所以魏德圣自始至终把《野玫瑰》当做影片的主节奏的意图就十分明显了,即把那些所谓的现代化进程中的淘汰者,或者说失败者统统置于这样一个重新自我找寻和定位的语境中,去找寻“自我与玫瑰”。
  此时,我们更多的是联想到阿嘉与友子的爱情,阿嘉犹如歌德诗歌中的男孩,看到娇艳欲滴的玫瑰,欲采摘,而玫瑰也不甘示弱,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刺痛了男孩。于是影片的前半段阿嘉与友子一直是以针锋相对出现的,这是第一组对比。
  接着中孝介用日文唱出第二段《野玫瑰》那种“悲伤又美好”的氛围,继续沉浸其中。这时,镜头带到已经年迈的友子身旁,她转身发现了身旁的木盒,打开,年轻时如天堂般在海边嬉戏,对着爱慕之人的灿烂笑容瞬间浮现眼前,她拿起泛黄的情书阅读。
  而这之后,《野玫瑰》始终没有回复到中文,取而代之的是由一段儿童合唱团将这种残酷发挥到了极致。镜头回到了1945年的基隆港,小岛友子穿着白色的毛衣、戴着白色的针织帽,焦急地等待着那位已经相约私奔的日籍老师。但直到船笛响起,船就要离开港口时,她最终还是发现了,有一个萎缩的脑袋胆怯地低垂着。她的嘴角开始抽搐,不可置信的眼泪即将落下。电影落幕,《野玫瑰》在童声歌唱中再一次响起。
  听着片尾那首《野玫瑰》,看着友子发现老师后紧咬着嘴唇,眼泪夺眶而出的场景时,我们想到了在某种诱惑,某种冲动和某种尘埃落定后,两败俱伤的惘然,这也正是“男孩与玫瑰”的最后隐喻:男孩受到了刺痛后依然没能占有玫瑰,而玫瑰即便怎样防备怎样刺痛男孩,最终也难逃被采摘的宿命。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青年文摘(红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