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审美批评的限度与可能


□ 施立峻

  摘要:当代审美批评已经历了社会批判与文化批评两个阶段,形成了道德批判话语和历史主义话语。本文认为,道德批判话语在审美批评过程中不仅存在着远离审美事实本身的问题,也存在着将审美问题日常化的弊端。审美批评的历史主义视角固然解决了历史分析的对应问题,但也造成了良知与审美、事实与理性的分裂与对立,进而限定了审美批评的范围和可能展开的可能空间。由于批判理论既充当了社会批判的理论前提,也构成了文化批评告别社会批判的反思性理论对象,文章从批判理论与当代社会批判与文化批评的关系视角出发,探讨了建构当代审美批评的限度与可能性问题。
  关键词:批判理论 社会批判 文化批评 审美
  
  如果我们把自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开始,并一直延续至今的审美批评看作是一个连续不断的建构过程的话,那么,在这个过程中已经存在了两个互有不同,但又彼此联系的阶段:社会批判与文化批评阶段。本文试图揭示社会批判的缘起和文化批评的选择,以及批判理论在建构当代审美批评方面有益的启发。由于批判理论既充当了社会批判的理论前提,也构成了文化批评告别社会批判的反思性理论对象,因而,批判理论在逻辑与历史两个层面参与到了当代审美批评的历史过程之中。本文愿意尝试以批判理论的当代影响为视角,探讨审美批评的当代建构如何从社会批判过渡到文化批评的内在理论逻辑,继而展望新的审美批评得以建构的可能性途径。
  
  一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开始,市场化的经济转向带动了整个社会文化的转型与变化,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中国社会的变化在文化领域中获得了醒目的体现:“流行音乐、卡拉OK替代了古典音乐,迪斯科替代了芭蕾舞,通俗文学替代了严肃文学”。这是一种从未展现的文化形态,它不仅越来越活跃,并且跨越了八十年代以来的文化格局,产生了广泛的辐射力。因此,人们有理由把这样一个界分性的文化形态看作是一个新的文化时代到来的结果,这个时代也被文学批评家们称之为“大众文化时代”。文化精英们把这种文化叫做“大众文化”,在命名的同时也对自身的立场做出了严格而骄傲的界定,显然,区分和界定的目的在于对大众文化展开否定性的批判。
  从这个时候开始,当代中国美学对批判理论的态度从单纯的理论译介转向“武器的批判”,即,直接将批判理论的思想资源作为批判当代中国大众文化的理论依据。这个时期,前期批判理论家,如阿多诺、马尔库塞等的部分理论思想在批判性话语中得到了忠实体现,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批判理论的社会批判参与到中国当代美学的批判性历程中来,并在相当意义上影响了上世纪90年代以来的当代文化批判的历史走向。
  可以认为,进入到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的中国当代美学不是从理论的逻辑意义上选择了社会批判的美学,而是社会的变化推动美学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与社会批判的美学进行了对接。这种对接带动了美学在个体与社会、自律与他律、审美与价值等相关问题上的对立和紧张。尹鸿先生在《大众文化时代的批判意识》一文中认为:从80年代中期开始,中国社会政治/经济发生了深刻变化,中国民众经久不衰的政治热情开始退潮,消费主义观念大行其道,并且进入文化领域,渗透到文化的创造和传播过程中,于是,中国主流文化开始了一个巨大的转折,无论是国家意识形态文化还是启蒙主义的知识分子文化,都或者悄然退出或者被挤出文化舞台的中央,大众文化以五彩缤纷的形式强有力地进入舞台的中央,人们有理由把这样一个时代称作是一个“大众文化的时代”。显然,对大众文化时代的叙述帮助人们建立了一种新的历史批判的视野,这种视野要求人们把大众文化看作当代社会变化的非逻辑的产物,由此,文化批判者也为自身的批判立场找到了一个理性视角,这个视角显然不是从文化形态的“内部”来展开并分析其得失与利弊的,而是把大众文化看作是当代社会的问题之一种来看待。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理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