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安德森的金佛山记录浅谈西方人在华采集的一些特点


□ 金文驰 陈砚

  美国动物学家和探险家马尔科姆·普莱费尔,安德森( Malcolm Playfair Anderson,1879-1919)出生于知识分子家庭, 自幼便表现出对动物的浓厚兴趣,15岁起便成为采集队的队员。1904年,安德森从美国斯坦福大学毕业并取得动物学学士学位。1904-1910年,英国伦敦动物学会任命安德森为贝德福德公爵东亚探险队队长,派他前往菲律宾、日本、朝鲜半岛和中国采集动物标本。在这次探险活动中,安德森共采集到2700多号哺乳类标本和若干鸟类标本,其中包括大量引人注目的东亚地区哺乳动物新种,其中的安氏白腹鼠便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大英博物馆的欧菲尔德·托马斯(Oldfield Thomas)是当时全球著名的哺乳类权威之一,也是安德森这次东亚探险的直接指导者。在最后一篇关于贝德福德公爵东亚探险的论文中,托马斯高度评价了安德森的成就: “安德森先生以高昂的热情投入这一探险活动,并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他采集的标本让我们对这一地区的知识有了革命性的增长。据我所知,他的采集成就无人可及,只有格兰特在南非的采集能够达到接近他的水平。”

  遗憾的是,除了发表新种的论文和几篇短文外,安德森在我国的绝大多数采集活动从未发表,我国有关西方人在华动植物采集史的资料中也没有提到“贝德福德公爵东亚探险队”。因此,笔者于2012年5月22-23日专程来到安德森的母校——美国斯坦福大学,在格林图书馆中查阅并抄录了安德森于1910年在重庆金佛山采集时写的日记和相关书信。这些珍贵的第一手资料不仅记述了贝德福德公爵东亚探险队在金佛山的重要采集活动(如采到一新种:长吻齣鼹),而且使我们认识到清代晚期西方人在我国采集动植物标本的一些特点。

  本文将安德森日记和书信的部分译文摘录如下,并简略评述,以飨读者。

  在“非正式帝国”中采集

  安德森一行于1910年9月1日抵达重庆,他的助手史密斯和沃德于3日顺长江而下,安德森则在9月10日上午动身前往金佛山。

  金佛山是安德森在重庆市境内唯一开展采集活动的地区。虽然我们在安德森的日记和书信中都没有看到选择金佛山的理由,但有关“非正式帝国”的提法应该是促成此行的重要原因。 “非正式帝国”见于范发迪(美)的《清代在华的英国博物学家》一书。书中提到:中国在清代虽然没有完全沦为殖民地,但英国传教士、商人和领事人员等在各地,尤其是沿海和沿长江一线的通商口岸,编织了一个搜集和共享信息的巨大网络,即“非正式帝国”。这一信息网不仅助长了帝国主义势力在华的经济掠夺,而且为当时的西方动植物采集者提供了极大的便利。到了晚清,除英国外,美国等帝国主义势力也加入其中。

  重庆于1891年正式开埠,成为我国距海最远的通商口岸。1892年,美国人麦卡特尼医生在重庆创建了西南地区的第一家西医医院——宽仁医院。次年7月,麦卡特尼由于难耐重庆的酷热,便前往金佛山为其教会成员物色避暑之地。他和同行的英国传教士梅益盛等四人因此成为首批登顶金佛山的外国人。1910年9月,安德森曾在麦卡特尼家住过两天,想必因此获得了很多关于金佛山的信息和建议。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自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自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