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安德森的金佛山记录浅谈西方人在华采集的一些特点


□ 金文驰 陈砚

  美国动物学家和探险家马尔科姆·普莱费尔,安德森( Malcolm Playfair Anderson,1879-1919)出生于知识分子家庭, 自幼便表现出对动物的浓厚兴趣,15岁起便成为采集队的队员。1904年,安德森从美国斯坦福大学毕业并取得动物学学士学位。1904-1910年,英国伦敦动物学会任命安德森为贝德福德公爵东亚探险队队长,派他前往菲律宾、日本、朝鲜半岛和中国采集动物标本。在这次探险活动中,安德森共采集到2700多号哺乳类标本和若干鸟类标本,其中包括大量引人注目的东亚地区哺乳动物新种,其中的安氏白腹鼠便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大英博物馆的欧菲尔德·托马斯(Oldfield Thomas)是当时全球著名的哺乳类权威之一,也是安德森这次东亚探险的直接指导者。在最后一篇关于贝德福德公爵东亚探险的论文中,托马斯高度评价了安德森的成就: “安德森先生以高昂的热情投入这一探险活动,并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他采集的标本让我们对这一地区的知识有了革命性的增长。据我所知,他的采集成就无人可及,只有格兰特在南非的采集能够达到接近他的水平。”

  遗憾的是,除了发表新种的论文和几篇短文外,安德森在我国的绝大多数采集活动从未发表,我国有关西方人在华动植物采集史的资料中也没有提到“贝德福德公爵东亚探险队”。因此,笔者于2012年5月22-23日专程来到安德森的母校——美国斯坦福大学,在格林图书馆中查阅并抄录了安德森于1910年在重庆金佛山采集时写的日记和相关书信。这些珍贵的第一手资料不仅记述了贝德福德公爵东亚探险队在金佛山的重要采集活动(如采到一新种:长吻齣鼹),而且使我们认识到清代晚期西方人在我国采集动植物标本的一些特点。

  本文将安德森日记和书信的部分译文摘录如下,并简略评述,以飨读者。

  在“非正式帝国”中采集

  安德森一行于1910年9月1日抵达重庆,他的助手史密斯和沃德于3日顺长江而下,安德森则在9月10日上午动身前往金佛山。

  金佛山是安德森在重庆市境内唯一开展采集活动的地区。虽然我们在安德森的日记和书信中都没有看到选择金佛山的理由,但有关“非正式帝国”的提法应该是促成此行的重要原因。 “非正式帝国”见于范发迪(美)的《清代在华的英国博物学家》一书。书中提到:中国在清代虽然没有完全沦为殖民地,但英国传教士、商人和领事人员等在各地,尤其是沿海和沿长江一线的通商口岸,编织了一个搜集和共享信息的巨大网络,即“非正式帝国”。这一信息网不仅助长了帝国主义势力在华的经济掠夺,而且为当时的西方动植物采集者提供了极大的便利。到了晚清,除英国外,美国等帝国主义势力也加入其中。

  重庆于1891年正式开埠,成为我国距海最远的通商口岸。1892年,美国人麦卡特尼医生在重庆创建了西南地区的第一家西医医院——宽仁医院。次年7月,麦卡特尼由于难耐重庆的酷热,便前往金佛山为其教会成员物色避暑之地。他和同行的英国传教士梅益盛等四人因此成为首批登顶金佛山的外国人。1910年9月,安德森曾在麦卡特尼家住过两天,想必因此获得了很多关于金佛山的信息和建议。

  不过,安德森关于金佛山的消息来源应该不止一处,他在给弟弟罗伯特(地质学家)的信中写道:金佛山中“遍布洞穴,而且山的一部分是中空的。他们说从南面进入后可以在山底下走,然后出来就到了北面的绝壁上”。这一说法虽有些夸张,但从古佛洞的西入口进洞,确实能从洞中走到北坡的绝壁上。不过安德森“运气不好,没能找到正确的入口。一位曾穿越过这个洞穴的传教士将这个洞比作猛犸洞”。猛犸洞是位于美国肯塔基州的一个大型洞穴系统,已被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有趣的是,张任等人在1998年发表的《重庆市南川金佛山岩溶洞穴发育特征初析》一文中也认为:包括古佛洞在内的金佛山高山岩溶洞穴与猛犸洞类似,两者都发育在上下均有隔水层的质纯且厚度大的灰岩中。

   安德森在金佛山北坡山脚下大河坝的农民家里待了两天,采到的哺乳类和鸟类标本都不多,因此“很担忧这趟金佛山之行会以失败告终,除非明天我能找到适宜设陷阱的地方,或者之后在那个著名的洞穴中能有所发现”。不过自从他上到北坡半山腰海拔约1220米的一座单层小别墅后,“收获就丰富多了”。长吻晌鼹的模式标本就是安德森在小别墅附近采到的。根据海拔高度和位置来看,这栋小别墅也应是传教士为避暑所建。如果没有这栋小别墅,恐怕安德森的金佛山之行真的会以失败告终了。

  没有佣人便没有晚餐

  9月10日上午,安德森“准备动身去南川和金佛山,同行的还有两名佣人和四名挑夫”。安德森还记录了“一种在其他地方从未见过的搬运货物的方式:三根竹竿的一头捆在一起,置于挑夫前面:另一头拴在一块放货物的板子上,位于挑夫脑后。较短的两根竹竿放在挑夫的肩上,第三根悬在挑夫头上,是用来保持平衡的。休息时,挑夫把绑在一起的竹竿一头朝下立在地上,再将整个物件竖立起来,这样货物便位于最顶端了”。安德森还画了一幅草图,这样的草图在他的日记中极少,似乎可以看出安德森当时惊异的心境。

分享:
 
摘自:大自然 2012年第06期  
更多关于“从安德森的金佛山记录浅谈西方人在华采集的一些特点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