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同居者


□ 薛忆沩

  像许多哲学系的学生一样,他在大学二年级的时候迷上了马基雅维利。他用一个通宵读完了《君主论》。紧接着,又在两个月之内将那本书重读了两遍。他拜访了他的大学里两位研究马基雅维利的有名的教授。两位教授都瞧不起对方。其中一位教授在他面前指责自己的竞争对手“连外语都不懂”。而另一位教授在他面前指责自己的竞争对手“除了外语以外什么都不懂”。他们都怀疑对方作为马基雅维利研究者的“合法性”。可是,两位教授都肯定了马基雅维利的深邃以及这深邃对人类思想史的贡献。他们都向他推荐了那三种马基雅维利的传记。
  这些传记使他进一步迷上了马基雅维利。他欣赏他的那种“犬儒”的态度。他欣赏他骄傲地写到自己在学会享受“拥有”之前首先已经学会了与“没有”相处。他甚至很冲动地写过一篇短文,谈论马基雅维利的成就如何得益于他少年时代教育的缺陷。马基雅维利少年时代错过了古希腊文的教育,在他的那篇短文中,这成了人类思想史上的“万幸”。他已经没有兴趣去回答“柏拉图理念论的基本内容”或者稍微复杂一点的“休谟哲学中的‘印象’与‘时间’的关系”之类的问题。他沉浸在马基雅维利深邃的世界里,“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大学毕业之后,他到一所中学教书。学校没有哲学课,他被要求在低年级的语文课和高年级的历史课之间做出选择。他选择了“历史”。他在第一节课上就向学生们提到了马基雅维利。他因此有一点嫉妒他的学生们,因为他自己是到了大学二年级才第一次听到那迷人的名字的。可是,他的学生们一点也感觉不到那名字的迷人。他们不喜欢与他们的前途没有太大关系的历史课。他们将他的课当成是上一节课和下一节课之间的课间休息。稍稍认真一点的学生会心不在焉地问他:“历史有什么用?”这是他自己从来没有问过的问题。在他看来,人类生活唯一的用处就是变成历史。可是的确,历史又有什么用呢?
  他每天都闷闷不乐。上课之前,他总是站在过道里发愣。他有时候会想起大学时代的图书馆以及图书馆报刊部的那个管理员。他想跟她讲话。他非常想。但是他不敢。他怕她拒绝他的接近。他总是站在过道里发愣。直到有一天,他的一个同事走过来,用指尖在他肩膀上捅了一下。“我们去看电影吧。”她轻松地说。这是他一直想对大学图书馆报刊部的那个管理员讲的话。
  他们去看了一部法斯宾德的影片。他很感动。在送她回去的路上,他们做了很深的交谈。他说他从来没有看过那么揪心的影片。他说影片的结尾让他很迷惘。她轻轻碰了一下他的肘关节。她说:“迷惘是生命的本质。”她说这是她大学时代的“当代中国文学”课老师总是在课堂上重复的一句话。
  “你同意这种说法吗?”他问。
  “我不知道。”她说。她想起了她离家出走的哥哥。那一年,一切都是那么好:她进了全省最好的大学;她父亲得到了一个很理想的职位;甚至她母亲的关节炎都没有再犯了。一家人都在愉快地等待着新一代的诞生。在她哥哥二十五岁生日的那一天,他愉快地说:“这是一个特别的生日。”因为再过八个月,他就要成为父亲了。那是他成为父亲前的最后一次生日。可是第二天,他下班之后没有回家。而在第三天,他没有去上班。他们问遍了他们的亲戚朋友,没有任何人知道他的下落。他们报告了警察。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