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彩色雨


□ 刘巨德


吴冠中先生,字荼。荼,白也;草也;苦味也;痛也。《古训汇纂》释其为一种苦菜,一种茅草的花,生于田野山泽中,浩瀚无际,洁白茂盛,得霜后甜脆而美。与火并称“如火如荼”,寓先生追求艺术激烈、强烈、热烈也。
先生作画,万点飞舞,万线如流,气势如波涛汹涌。线随情而发,点由性而落,点雨丝情,意与魂尽住其间,先生称此为“谱曲”。
2000年,先生八十华诞金秋之际,曾作《苦瓜家园》图。铺天盖地的黑色世界中,白色成点垂落,灰色成丝缠绵, 是甘露?是苦心?是明月忧照?夜语明心,黑白知苦,画面亮晶晶如星笑,悲凄凄如泪流,先生老年寄情于青丝苦瓜颗颗垂连霜秋茫茫夜。这幅作品在《吴冠中艺术回顾展》中被印作广告。肃穆于画前,令人不由想起板桥“墨点无多,泪点多”以及苦瓜和尚石涛“头白依然未有家”的淡泊与深深的悲凉。
在美术史上,凡有杰出贡献的艺术大师,大都生活在荆棘丛生的寂寞中,思想磊落寡合,一意孤行于无人涉足的天地。爱的劳作,美的苦恋,伴随着他们的一生,总是悲苦颇多,鲜花甚少。
熊秉明曾说:“吴冠中是画幸福的画家。”记者问吴冠中成功的秘诀是什么的时候,他回答:“是苦难。”苦难对于先生来说是澄怀得道的天梯,用先生的话说:“艺术家的粮食是痛苦”,而幸福对于先生来说则是得道后的喜悦。《苦瓜家园》图犹如他泪与笑的回忆,饱含了他对人间沧桑的体验。
苦瓜如荼,充满苦味;苦瓜,生性清凉,清澈如碧玉,垂之天宇,与日月同悲,同喜。


常言道,人生自古逢秋悲,风凉草衰落叶哀。历代诗人、画家对生命起跌的感怀,莫不倾吐于秋色。秋,属金,白也,苍白愁惨,明净如洗。这是一般生命过程的重要时刻,处于永不停息的循环流动中,其间万物有序的沉浮和生灭,先生都会感叹万千,与时俱化。即使一片枯叶的凋零,也与他美的情怀相融,自成意境。
观先生的《墙上秋色》图和《乡情与乡愁》图,大片高墙上,曾经披绿戴红繁茂绚丽的爬山虎,在秋风的吹拂中,裸露出真真筋骨,缕缕秋丝依墙漫舞,白墙素静,托乱线悠悠自流,如生命长河浩浩荡荡,流向无极。那迷离恍惚的斑斑点点,似秋风抚慰凋零的残红,也渐渐赴归寂静。植物的生命节奏与先生诗意的情怀默契共鸣,此为先生物我为一的境界。
一棵树,一堵墙,一片山庄,一汪池水,雪山丛林、松石瀑布……在先生心中,无分别,无贵贱,无是非,它们都是生命王国中缠绵的线、起舞的点、舒展的面、蕴情的色,映照着宇宙混沌的光、动荡的气。
先生深深地爱它们,赞美它们,为之长歌当哭,同悲,同乐,同游。


面对万物,吴冠中先生超越千差万别的界限,化万殊为一体而成相似觉。他超越理性,崇尚艺术的错觉与幻觉。他说:“我从艺六十年,写生六十年,深深感到错觉是绘画之母,‘错觉’唤醒了作者的童贞,透露了作者感情的倾向及素质,”“写生主要画错觉,自我感受源于直觉的错觉,错觉是艺术之神灵。”“错觉”近似庄子《天地》篇中的“象罔”。宗白华说:“‘象’是境相,‘罔’是虚幻,艺术家创造虚幻的境相以象征宇宙人生的真际。” 故先生画物、写景非目视而神遇也。
彩色雨图片1
墙上秋色 水墨 1997
“直觉”、“错觉”、“幻觉” 先生内心涌动不息的诗意,如炎就上,如水就深,视通万里,思接千载,常令学生惊叹。平面绘画真性本空,生命万象缘自抽象关系中。先生为了警醒学生迷昧,常用联想、幻想、梦想移花接木,移山倒海,为诸物寄情,为诸身化境。他称黄土高原如卧虎,横躺的裸女为五百里大道,倒地大树似英雄战死于沙场,黑白房宇犹如山石瀑布……
巨幅创作《都市之夜》与《新都市》,展现了他胸中超越尘世的经天纬地之象。笔笔垂直水平,线线动势平衡。他画一生万,由万归一,色体无间,意蕴深远。黑、白、红、黄、蓝,点点滴滴,色雨茫茫,撒尽万家灯火的灿烂与空明。先生莹洁心镜与此互生互映,似光照天宇,大美也。气势恢弘,自创高格,非情怀高远者所不能。
高远的智慧,无界的视觉,使相距遥遥万里的事物携手相依,复通为一。此先生天马行空,艺术世界中自由舞者之境界,他物我两忘,任性逍遥游。
诸如凡·高、石涛一般,生活在无界、无限、无是、无非的状态中,他们体悟赞美 “生生之大德”,观照释放混沌之光明。故先生常呼唤“形式美”、“抽象美”,旨在拨开迷雾引领学生从刻画形而下器物的表象中走出来,克服分离,超越个体,超越现实,“以追光蹑影之笔,写通天尽人之怀”。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5年第10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