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飞吧,龙!龙!龙!


□ 朴草兰(朝鲜族)金莲华(朝鲜族)译

  作者简介:朴草兰,朝鲜族,1975年生,吉林省龙井市开山屯人。已发表中短篇小说二十余篇、长篇小说一部,曾获延边“华林文学奖”等奖项。

  ◎朴草兰(朝鲜族)

  ◎金莲华(朝鲜族)译

  还是老样子!

  一切犹如干枯的水井,如记忆中干巴巴地裸露着的井底一般。崭新的、高耸入云的大厦进入我的视线,可这些又算什么!也许是在城市里生活见惯了这些,我对眼前的一切竞如此不以为意!

  踏高嘎西吾达(朝鲜语,意为坐车走吧)。

  怎么回事?本以为是汉族人,说的却是朝鲜语。听起来有些别扭,不过,是朝鲜语,千真万确。

  您是朝鲜族吗?我用汉语问道。

  话一说出口,马上就意识到自己太傻了。以前不就是这样吗,延边的汉族人时常会说朝鲜语。

  从超市里出来,怀里抱着满满的一大堆食品。心里正想着要赶紧放下这些东西,一个略显苍老的人力车夫抢上前来接下我手里的东西,步幅很大地朝着人力车的方向走去。我傻头傻脑地跟在后面。在北京,很多游客争抢着坐这种人力车哩。

  龙门桥!

  过了西市场,再经过名胜地——龙吊井,龙门桥便赫然出现在眼前。姑姑家在这座桥附近,不,准确地说现在应该是姑父家。自8年前姑姑去世之后,我一次都没有来拜望过。龙井这座小城,毫不羞涩地裸露着漫长岁月中渐渐堆积的皱纹,有些狰狞,又有些亲切地迎接着已经27岁的我。荒漠般的街道慢慢地映入我的视线……有些恍惚,这是27岁的我正踏上的龙井?还是19岁的我曾经生活过的龙井?

  姑父再婚了?

  我告诉姑父我要去龙井办护照,而姑父告诉我他已经再婚了。说来也巧,新姑母是妈妈儿时的朋友。

  爸爸一再叮嘱:这次去无论如何也要看望姑父,就是看在爸爸的分上……

  一眼就可以望到龙吊井,人力车颠簸着行进在正在施工、满身披着厚厚尘土的街道。传说曾经有一条飞龙潜入这口井,听着龙井的传说长大的女孩子,有多少个夜晚辗转反侧苦思冥想?然而心中的困惑又伴随着第二天灼热的太阳在漫天尘埃中升腾,仿佛秋天芦苇地里徐徐升起的月亮,幽幽的,又有些凄凉。

  龙到底去了什么地方?那条龙背着跳井的女子究竟飞到哪里去了呢?

  飞出去的龙现在是否已经回到井里?

  向右拐,就可以从正面看到那口井了。那地方很难说是公园,更不像旅游胜地……是那个地方变小了,还是我变大了?

  嘴里落进了尘土,咯吱吱咯吱吱,像嚼甘蔗棒一样,嚼够了吐出去,呸……

  仿佛游走在梦幻与现实之间,突然想停下来……非常渴望停下来,深埋在心底的污垢和灰尘,翻滚着炙烤着,叫嚣着哀求着,试图冲向外面的世界。我依然清晰地记得,这里曾奔涌着汩汩的清泉,如今却已经干涸枯竭,上面尘土飞扬。不知从哪片沙漠飘来的沙尘不时地盘绕在拔地而起的红楼下……有人说过城市好比巨大的水泥丛林吧?在这片水泥丛林中,我的心逐渐干涸枯萎,裸露出干裂的底层,一点一点地变成沙漠。干脆就变成一片沙漠好了……一说不定会有骆驼光顾,偶尔会为见到绿洲开心。我正在变成一口封闭的干枯的水井,正在钻进同样干枯的、裸露着坼裂的井底的边陲小镇,传说中飞龙潜入的那口井所在的城市——龙井。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