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年少不轻狂(散文)


□ 王雁

文 王雁

  对于年少的回忆源于一通北京来电。

  那是一个无聊的夏日午后,我还在乡下的老家度假,慵懒地拿起手机,发现了一个短信:放假了吧。这是我不认识的手机号码,心想又不知是哪一门子的骚扰短信,因此没有理会。过了一会儿,电话响了,区号是010,北京的,不熟,不接,哪知电话一直响个不停。女儿说,妈妈接吧,不接多没礼貌啊。为了礼貌,我不耐烦地接了这个电话,陌生的声音里有一点点熟悉的乡音,我知道,我放不下这个电话了。

  那个声音叙述着,充满温情。在闷热的夏日午后,我像个透明人一样被回忆着,心里却犹如清风拂过。

  其实,那个被称作班花校花的女孩的少女时代并不美好,以至于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极少回顾,也以为自己早已忘却了。而小时候的玩伴,也在岁月的流逝中一一走失了,以至于,我对于我的这个已年届不感的发小的回忆,只剩下了一个骑单车的背影。而他却还记得——我的属相,我的声貌,我的气质,’我的字迹文笔,我的同桌好友,以及我被一群小男生欺负的情景——那个坐在他前面的女孩子。然后,他问道,我欺负过你吗?说实话,对于曾经有谁参与了那场小运动,我已无从记起,像浮萍一样的起伏人生已让我从容面对生活中的种种,更何况懵懂少年的懵懂往事呢?我只笑说,不怎么友好啊。然后,他打来好长一段文字:如果再回到过去的时光,我一定帮你……又写了几个名字,我的心一下子柔软起来,循着这些似曾相识的名字,往事如平静的湖面上的涟漪,一圈一圈地荡漾开来。

  熊培云在《一个村庄里的中国》中说:没有放过牛的人生是不圆满的……生于山野的草民们毕竟自由散漫,他们更倾向于认同自己是“牛的传人”。

  在我的记忆里,我们这些乡下孩子的人生并不是从放牛开始的,而是从拾草挖菜开始的。大概从六七岁起,村里的小伙伴们就三五成群地结伴到田间山野,春夏挖野菜,秋冬拾枯草。我是家里最小的孩子,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一大家子生活得虽不富裕却也温馨。因了奶奶父母哥哥姐姐的宠爱,我从小便沾染了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恶习,一大早提着篮子和小伙伴一起出去挖野菜,过了晌午回家,挖的野菜还装不满篮子。如果和哥哥姐姐一起,我便更偷懒了,满山满野地闲逛玩耍,因为哥哥姐姐总会把他们的成果分一些给我,把我的篮子装满,以免妈妈责骂。在小伙伴们拼命千活以赢得父母亲人的赞赏的时候,我却在哥哥姐姐的帮助下想方设法躲避父母的责备。想想我的随遇而安和闲淡无争的个性,就是这样一点点养成的吧。

  也许正因为这种个性,从小我就有着与其他小伙伴不同的际遇,从来不努力学习却能轻松地取得好成绩,从来不会乖巧讨好却能轻易获得老师的喜爱。又因为家庭条件的渐渐好转和姐姐精湛的裁缝手艺,我的衣着好像比周围的小伙伴光鲜一些。更因为,1977年,哥哥在文革后恢复高考的第一年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辽宁大学,这件轰动一时的事件足以让他的妹妹成为那所乡村小学的焦点。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