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早熟的春天(中篇小说)


□ 司 雪

一个“那时候多好啊”的三口之家,却发生了变异:夫妻冷战热战不休,只是为了儿子才懒得离婚;儿子则成了妈妈高压下的学习机器,人长大了,却得不到理解,一次手淫被妈妈发现而突遭痛斥、暴打,从此走上逃学之路,直至跳桥自杀,获救之后又被当作精神病患者承受一种残酷的“电休克治疗”……
这个家是怎么了?

1

静谧的泳池,像幽谷里的一潭碧水。热风滚过,池水荡漾,池底铺就的马赛克,仿佛往泉水里投放的一枚枚硬币,随着摇曳的池水变形、闪烁。泳池侧畔是沙滩,是椰树。伞一样的树冠上面,天蓝云洁。
同是白云,形态迥异。有的轻轻浅浅地那么一抹,犹如一缕飘逸的纱巾;有的大笔一刷,仿佛一条悠长的玉带;有的成朵,成堆,成团,像含苞的花蕾,像簇拥的花朵,又像女人头上盘卷的发髻———
续航伫立池边,俯视水里悠闲的白云。他脱去上衣,露出正在发育的胸背,扑通一声,潜入水底。白云受惊,四散而逃。续航独霸泳池,快意融进了水里。他累了,浮在水面,舒展得像一叶舟。忽儿,雾一样的云从池底升起,白云化作仙子钻出水面。续航怔忪。“你吓走了我的姐妹,快随我去寻。”仙子不由分说,捋过续航的手臂朝深处游去。续航愕然发现,在澄碧的池水中,仙子只穿一袭飘忽透明的薄纱,仿佛一丝不挂。而白云仙子不是别人,恰恰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甄妮———
续航激灵一下猛醒,心脏扑通扑通直奔喉咙。稍静下来,只觉得两腿间腻腻乎乎的。他触亮台灯,只见被子胡乱拥在胸前,被里儿潮湿,被窝儿里闷热,仿佛三伏天的空气,捏一把能攥出水来,后背却是凉的,腰是空的。续航掀开被子坐起来,灯光下,他看见了作为一个男人第一次排出的那一片白色的东西。他一把拉过被子,蒙头倒下,底下露出了一双散发着咸带鱼味的大脚巴丫子。
夜,静悄悄。没有拉窗帘的屋子浸满了月色。续航失眠了。白云仙子、近乎裸体的甄妮,还有湿漉漉的下身。刺激、惶恐,夹杂着一种释放后的快感和轻松。那是从未有过的一种全新感受。
续航跟甄妮住对门,两家房屋的大小、格局都一模一样,只是一南一北,一阴一阳。南北屋中间仅隔四五米,续航待在家里就能听见甄妮的声音,尤其是冬天掌灯以后又恰巧没拉窗帘,甄妮在房间里干什么,续航在这边都看得一清二楚。甄妮比续航小几个月,两人自小在一起撒尿和泥儿摽着长大。上幼儿园那几年,甄奶奶还活着,爸爸妈妈因为下班晚,续航就常常被甄奶奶顺便接回来。两个小伙伴一出幼儿园,就跟圈了一天的小狗似的撒了欢儿了,常常把奶奶远远地甩在后面。可怜长着“O”型腿的奶奶,一边东倒西歪地紧追,一边喊破了嗓子。后来甄奶奶不知从哪儿淘换来一辆旧竹车,两人都觉得新鲜,争先恐后地像翻墙一样往里跳。甄奶奶轻而易举地让他们上了套,把他们猫狗一样伶俐的小腿囚在了巴掌大的地方。甄奶奶深一脚浅一脚地推着他们,虽说费点气力,却不再为磕了碰了提心吊胆。
小车轱辘吱吱扭扭,竹板接逢嘎嘎巴巴,仿佛从老人干涩退化的骨节里发出的嘈杂。那时候,他和甄妮一路总是嘀嘀咕咕嘀嘀咕咕,有那么多说不完倒不完的话。下雨的时候,甄奶奶身上穿一件支支棱棱的破塑料雨衣,却把一件厚实柔软的橡胶雨布像一把大伞一样罩在他们的头顶上。“伞”外积水成洼满地冒泡,“伞”内风刮不着雨打不透。寒风肆虐的季节,甄奶奶就把一床薄棉被像遮挡冬储大白菜一样覆盖在他们的头上。他们可没有大白菜老实,两个小脑袋像两只足球似的在薄被底下骨碌来骨碌去。那时甄妮长得跟麻秆儿似的,又娇气又任性,动不动还爱哭鼻子。和甄妮相反,续航打小茁茁实实,壮得像只小牛犊子。尽管续航已经很是忍让,两人还是常常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掐架。可没屁大工夫,两人又凑一块堆儿去了。按甄奶奶的话说就是“凑一块就掐,分开来又想,谁还离不开谁”。
续航小时候,甄奶奶帮了不少忙。爸爸妈妈过意不去,常买些点心送过去,甄奶奶常说“一个也是放,两个也是赶”。就这么一赶,转眼就过去了十年。突然有一天,续航发现甄妮已经不是竹车里流鼻涕掉眼泪的那个小丫头啦。她胖了,高了,活脱脱的一个美少女啦。人大鬼多,和续航也疏远了。刚上学那阵儿,甄妮总是站在当院一口一个“续航哥”一口一个“续航哥”地叫唤,和他一起就伴上学。后来,她改口叫“续航”了;再后来连“续航”都不叫了,早晨起来推开门,蔫巴出溜就走了。有时续航叫她等一等,可她总有不等的理由,搞得续航心里疙疙瘩瘩。
里屋窸窸窣窣地有了响动,续航赶紧换了条内裤,顺手用旧裤头揩了揩褥子上的“地图”,然后,两手一团巴,塞进床底下。
“每天叫八遍都不起,今个儿怎么啦?”妈妈手端尿盆睡眼惺忪地从里屋出来。续航神思恍惚,嘴里咕噜了一声算是作答。
赵如意35岁生下续航,如今已是奔50的人了。别看她人将半百,却像小伙子一样有一身使不完的气力。有时,续航觉得爸爸妈妈从里到外都有些倒错,应该匀和匀和。妈妈人高马大,爸爸虽然不比妈妈矮,但视觉上总觉得敌不过妈妈。镇不住妈妈的地方不光是个头儿,还有气势。妈妈有一张手术刀一样的嘴巴,惯用让人听着不舒坦的语言、语调、语气来表情达意。爸爸和妈妈很少正面交锋,面对妈妈的“枪林弹雨”,爸爸常摆出一副避让的姿态。爸爸的沉着和冷漠让妈妈心里没底,还不如跟他吵一架干一仗让她痛快。再加上爸爸长得又少相又帅气,不知情的人都以为他不过四十。这让看上去跟老大姐似的妈妈总是对爸爸又爱又嫉又不放心。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