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歌德与中国现代文学


□ 杨武能

  以五四为起点的中国现代文学,其产生和发展都是与外国文学的影响分不开的。“没有拿来的,人不能自成为新人,没有拿来的,文艺不能自成为新文艺”———鲁迅先生这两句名言便说透了此中道理。今天似乎没太多必要再一般地探讨外来影响是有或没有这个问题,而可以进一步研究研究外来影响的具体表现是什么,有多大,以及通过了怎样的途径等等了。搞清楚这些问题,对我国当代的作家、文学史家和文艺理论工作者,当不会没有裨益。
  被鲁迅先生誉为“日耳曼诗宗”的德国大诗人歌德(一七四九——一八三二),是五四乃至本世纪初以来极受我国文学界和读书界推崇的一位外国作家。他对我国现代文学产生过怎样的影响呢?限于篇幅,本文拟仅就他的三部代表作,即《少年维特的烦恼》、《浮士德》和《威廉·迈斯特》与我国一些作家和作品的关系,来谈谈这个问题。
  
  一、《少年维特的烦恼》
  书信体长篇小说《少年维特的烦恼》是歌德早期最杰出的作品;它所获得的巨大成功不仅对歌德本人的创作,而且对整个德国文学都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历来文学史家所津津乐道的“维特热”,就反映了它在德国、西欧以及世界其它地区的非凡影响
  《维特》传来中国,所引起的反响也同样非常热烈。作家周而复去年写了一首赞烦中德文化交流的七律,其中有“歌德烦恼逐云来”一句,记的就是《维特》当年在我国流传的盛况。蔡元培先生在《三十五年来之中国新文化》一文中,谈到外国小说的翻译对我国“起于戊戌”的“文学的革新”的推动,具体举出的第一本书就是《维特》。
  早在《维特》的中文全译本问世以前,这本“小书”便以其强烈的反封建精神和特有的艺术魅力吸引了我国一些在国外留学或通晓外文的知识分子。马君武在一九○三年以前就译述了它的一个片断(见《马君武诗稿》),称它是歌德“绍介社会之最初杰作也”。田汉更将自己与宗白华、郭沫若合著的通信集《三叶集》比作《维特》,并希望能象当年德国青年中兴起过“维特热”一样,在“吾国青年中”也有“Kleeblattfieber(三叶热)大兴”。田汉的比喻不尽贴切,希望也没有变成现实,但却表明了当时象他一样的年青文学家对歌德的这部《维特》是何等崇仰。此外,《三叶集》的三位作者在信中表露的对于文学和诗歌的主张,对于婚姻恋爱问题的看法,对于诗人应抱的宇宙观的理想等等,也都明显地受了歌德尤其是他的《维特》的影响。
  待到一九二二年郭沫若译的《少年维特之烦恼》出版,“维特热”便迅速席卷了中国:广大青年之“耽读”《维特》竞引起了一些人例如胡秋原的不满(见陈淡如编《歌德论》一书之胡文);文学界则竞相翻译,继郭译之后又接连出了黄鲁不等的多种译本;一九二八年,上海泰东图书局还印行过一部由《维特》改编的四幕悲剧,题名亦是《少年维特之烦恼》,改编者系自称“确是一个‘维特狂’的青年”的作家曹雪松,为编此剧他可谓做到了煞费苦心。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