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秋天的桂花,香气飘来



  
  编者按:黑色喜剧《秀才与刽子手》继湖北宜昌参评第八届中国艺术节并获“文华剧目奖”后,应邀赴深圳、广州、福州、武汉等地演出。在广州演出后的研讨会上,各界专家发言讨论该剧。本期《话剧》摘录其中精彩发言,以飨读者。因篇幅有限,发言略有删节。
  
  剧作家 赵寰
  
  看了这个戏我觉得很高兴,广州、上海两市各自拿代表作来交流,这个方式很好。我从小看话剧长大,中国话剧100年了,发源地是上海,而且上海一直开风气之先,领时代潮流。我今年八十二岁,十八岁的时候在北京看了上海的话剧《秋海棠》,奠定了我这辈子做话剧的理想。今年在我八十二岁的时候看到来自上海的这个戏(指《秀才与刽子手》),震动也是很大。这一部黑色喜剧,确实是开风气之先,这么演话剧是不多见的,这与编剧留德、导演留日、舞美留法很有关系。他们能把这个戏的核抓住,把1905年皇帝下令取消科举这么一段史实,变成荒诞的话剧,很有意思。最后秀才转型成为屠夫,这一形象一出现,给我震动很大。看了这个戏之后我就失眠了,睡不着,在反复地思考。我觉得编剧和导演真的是有学问。演员给我的印象也非常深刻,都很棒。北京的话剧是胡同话剧,而海派的话剧则超脱了上海的大都市文化或里弄文化,把各种手段都运用了进来。广州不会出现这样的戏,而上海可以这么写、这么演,很不容易。但是我觉得,这个戏还不够黑,还不够喜,当然也不能太黑。我看戏的好坏有三个标准:让我笑,让我哭,让我思索。这个戏让我笑了,回家后我哭了。
  
  广东省艺术研究所艺术室主任 陈京松
  
  这个戏引发了我对话剧样式的思考。现在的观众到剧场里来是娱乐的,不是来接受教育的。《秀才与刽子手》看起来并不沉重,虽然它题材很重大,反映了人们在社会转型期的迷失,但是戏却用了如此独特的样式,有举重若轻之感,夸张的表演,美妙的音乐,看了很愉悦。昨天剧场里有各种各样的观众,但是大家都喜欢这个戏。戏要雅俗共赏,但这很难做到,很多戏雅也不是,俗也不是。《秀才与刽子手》就有雅俗共赏的素质。三位主演我今天见了他们本人都认不出了,一个都对不上号,他们在戏里的表演,又要有幽默、滑稽,又要有戏曲、肢体,把这些融合起来很不容易。我不知道导演用了什么方法训练他们。
  
  话剧评论家 黄心武
  
  今年是话剧百年,我也读到了很多戏剧的文章,其中有些极端的说法,比如说话剧已经死了。可是《秀才与刽子手》就不属于那种已经死了的话剧。它充分调动了舞蹈、戏曲、音乐的元素,娱乐性很强,但思想又很深刻。我很早就看过这个剧本,当时有点担心,觉得全剧的总体悬念比较弱,没有危机感,向前推进的力度不够,只是在重复剧本一开始的问题——取消科举、废除酷刑后对秀才和刽子手有什么影响。现在导演的处理不是在结局,而是在过程中,对剧本有很大的弥补。但同时又带来另一个问题,就是不够黑。娱乐的元素更多地在于表现秀才的迂腐和穷酸,这就削减了黑色因素。我们不是要取笑书生的迂腐,而是要尊重,不能以降低他的智商来表现迂腐。结局中,两个人的状态发生了戏剧性的转化,都向对方靠拢了,但是内在的逻辑性还不是很有说服力。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话剧》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话剧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