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故事传奇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天价宝贝“河东狮”


□ 侯宝丽

  林有发发达了以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发掉自己的老婆秀梅。哼,又爱管闲事,又爱唠叨。要是老实一点,说不定还会给她留个名分呢。
  离婚后的林有发真是如鱼得水了,身边的美女都在觊觎林太太的宝座,争先恐后地讨好他,他现在是左抱梅,右揽菊,活得简直赛神仙了。也许是快活得过头了,不久,木板公司的经营就走向了低谷。这一天,林有发一大早就打发自己的秘书兼一号情人叶子出去为自己打探情报,看看这段时间是哪一个厂子在主导木板加工的市场。
  天黑的时候,叶子扭着腰回来了。她一回来就一屁股坐在林有发的腿上,伸出了一只手,林有发长叹一声,把一枚三克拉的钻戒戴在叶子的手上。叶子喜滋滋地转动着手上的戒指,说:“噢,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就是那个面瓜开的‘宏达’地板公司。”“什么?就是那个大傻冒呀!”林有发一下子把叶子推开了。叶子点了点头:“是,就是他。”
  林有发一屁股坐在了老板椅上。叶子说的那个外号“面瓜”的男人,林有发也认识,他叫李满堂,纯属是连个响亮话也说不出来的主儿。没有想到,自己这么长时间就是输在这个人身上。林有发越想越不甘心。最后,还是叶子给他出了个主意。那个李满堂平时没别的嗜好,就好搓个麻将。可老婆又看得严,所以他手里没多少钱,只要拉着他豪赌,让他欠下一屁股债,然后,再替他还上这笔钱,那他有多少商业秘密都得统统倒出来。
  林有发听了叶子的主意,乐得直跳。三天后,他就叫叶子请来了李满堂,按照事先商量好的,三个人吃完饭就一起去了叶子家。然后叶子无心说起想打两把麻将,果然,李满堂一听打麻将眼都放光了。叶子顺理成章地找来早就打好招呼的大哥。
  可是支好桌子后,李满堂居然提出只打一毛钱的麻将。他不好意思地翻遍了自己所有衣兜,把十二块钱放在桌子上说:“我,我就只有这些钱了。”林有发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他早就知道李满堂的老婆把钱抓得特别紧。可这十二块钱对他们这样的身份的人意味着,即使掉到地上,也懒得捡起。
  林有发把手一挥:“不行,不行,要让人知道我堂堂林总居然打一毛钱的麻将,那我还怎么见人呢,至少打一百的!”李满堂一听就不干了:“不能呀,我老婆说了,只准玩一毛钱的,超了这个数,她会跟我玩命的。”林有发把眼一翻:“你怕什么,今天是我请客,你输多少都算我的还不行。”叶子和大哥也在一边不停地劝:“算了算了,李总,少数服从多数,你就别扫大家的兴了。”李满堂经不住大家的劝,只好同意了。他哪里知道,这其实都是那三个人设计好的,等他债台高筑时,就向他要钱,反正又没有字据。李满堂又绝对不敢向老婆要钱,到时候,他就得乖乖说出公司的经营秘密了。
  看李满堂同意豪赌了,林有发立刻和叶子交换了一个得意的眼神。刚开始,李满堂的手气特别好,面前的钱越堆越多。看看时机差不多了,林有发向另外两个人发出了暗号。两个人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这时,李满堂的手机响了,他刚一拿起来,脸色就变了:“哦,老婆呀,好好,我马上就回,十分钟就到家。”挂掉电话后,李满堂站起来就走。林有发赶紧拉住,他看了看表说:“李哥,现在才十点,那么着急回家有什么事呀?”李满堂摆摆手说:“不行不行,我老婆给我下过死命令的。回家不能超过十点的,现在已经晚了。”说完,一溜烟地跑了。
  这下三个人傻了,折腾半天,白赔了那么多钱。真是的,这个李满堂都是全市闻名的企业家了,怎么就被老婆吓成这样。他老婆到底是什么样的角色呀?林有发只知道那个女人叫马桂枝,却从来没有见过。难道美得像仙女下凡?
  林有发实在不甘心就那么放弃了,他要叶子第二天再约李满堂,这一回一定得早早地下好套。
  果然,第二天李满堂又来了,这一回林有发早早就布好了局。眼看李满堂输得汗都流下来了,林有发不由得眉开眼笑了。四个人战得正酣,突然门被“咚”的一脚踹开了,一个又高又壮的女人站在门口。还没等几个人反应过来,那女人几步冲到麻将桌前,扫了一眼桌子上那一张张百元大钞,突然一把掀翻了桌子,拎出躲在桌子下的李满堂,破口大骂:“好啊,姓李的,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跑这儿赌来了,我说你这几天鬼鬼祟祟地做什么。说!这是玩的多大的。”李满堂早筛起糠了,他哆哆嗦嗦地说:“一,一百。”“什么!”那壮女人的三角眼都快瞪爆了,她立刻拿起门背后的扫帚,一边噼里啪啦地打,一边大声问:“说,谁给你的钱,你说不说!说不说!”五尺高的李满堂一边满屋乱蹿,一边指着林有发说:“是他,是他给我的,他说是送给我的。”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