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卢梭铜像面前的思索


□ 林 非

我站在日内瓦的罗纳河边,眺望着一团火红的朝阳,正悬挂在东方缓缓起伏的山峦上,它燃烧出的满天霞光,轻轻地洒落在多少楼宇的顶端,洒落在面前这条清澈的河水里。我披着阵阵耀眼的光芒,急急忙忙地往卢梭岛走去,得赶快找见他的那一尊铜像,仔仔细细地观看着,好将许久以来阅读他著作的过程中间,逐步得到解开的有些疑问,在他面前再认真地回忆和思索一番。
是将近六十年前的往事了,却还影影绰绰地在我的心里荡漾着。记得那一位很威严的国文老师,挺立在中学的课堂里,头头是道地串讲着《论语》里的章节,宣扬那“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的伦理观念。班上的同学们都听得昏昏沉沉,惶惑不止,不是早已废除了帝王的统治,为什么还要毕恭毕敬地歌颂那古老得发霉的秩序呢?
好不容易下了课,赶紧走进图书馆的时候,我很偶然地找见了一本《民约论》,似懂非懂地浏览起来。卢梭在两百四十年前写成的这部论著里面,就诉说着“人是生而自由的,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还说是“如果没有平等,自由便不可能存在”,而如果“放弃自己的自由,就是放弃自己做人的资格,放弃人类的权利。
我被这几行似乎是闪烁出亮光的文字深深吸引住了,在心里反复地诵读着,觉得如果整个的人类,都能够这样自由地过活,平等地相待,那将会充满多么巨大的亲和力。只要厌弃与憎恶那种臣服帝王的说教,不再愿意磕头跪拜,温驯地去充当奴才,那就一定会憧憬此种自由与平等的境界。而如果真像是这样的话,整个熙熙攘攘的世间,肯定会无比的美丽起来。
卢梭的这些话语,真是道出了我一种朦胧的向往,还鼓励自己去消除满腹的疑惑和忧虑。于是,这个多么辉煌的名字,就像从我头顶升起的太阳一般,永远在心里不住地闪耀。
我在后来毕生的读书生涯中间,就常常思考着卢梭的这些话语。如果在遵守公正的法律,和服膺高尚的道德这种前提底下,人人都有权利去自由地安排各自的生活,自由地发表各自的意见,肯定就能够熏陶成充满自由精神的习惯和心态,从而进发出一种巨大的创造能力来,欢乐和豪迈地推动着自己生存的环境,始终都朝向前方迈进,让它变得更合理、更健康、更和谐、更美好。
然而在人类历史上长期肆虐的帝王统治,却拟定了根深蒂固的等级特权制度,藉以牢固地控制和奴役千千万万的民众,正像鲁迅在《灯下漫笔》里所说的,“自己被人凌虐,但也可以凌虐别人”,像这样“一级级的制驭着,不能动弹,也不想动弹了”。在这种跟平等和自由迥然相异的社会氛围中间,当然就只好戴着沉重的精神枷锁,被囚禁在严酷、愚昧、落后和野蛮的秩序底下。
只有高扬着平等和自由的理想,才能够鼓舞、召唤和敦促人们,英勇地去冲破专制帝王统治民众的牢笼。呼号着自由与平等的卢梭,真值得后人永远地感激和尊敬。不过为什么如此的钦佩和推崇他,自称是他学生的罗伯斯比尔,竟会在法国大革命的滚滚热潮中,推行起雅各宾专政的恐怖统治来?谁只要持有不同的意见,就很可能被视为这场革命的敌人,经过他所把持的国民公会表决通过之后,立即押上断头台,处以绞刑了事。为什么声称怀抱着平等和自由的理想,却又丝毫都不能够容忍与自己相左的意见,要这样残忍地大开杀戒,屠戮那些跟自己发生了意见分歧的盟友呢?我多么想迅速地赶到卢梭的铜像底下,再好好地想一想这个长期困扰过自己的问题。
我又匆匆地往前走了几步,就瞧见那一座横跨着罗纳河的长桥,瞧见在卢梭岛的顶端,几棵高耸的枫杨树底下,一座方正的石墩顶部,这静坐在椅子上的铜像,正英气勃勃地挥起右手,是不是向赶来看望他的人们致意?当我走到浓密的树荫底下,默默地站在他的面前时,才清楚地看出来了,原来他是握着一枝细小的笔杆,还睁开明亮的眼睛,张望那捏在左边手掌里的纸张,正沉思冥想着要书写或者修改什么呢?
我又想起遥远的中学时代,多么神往地阅读着《民约论》的情景,然而我读得实在太潦草了,只不过是一目十行,飞快地翻过纸页,面对着有些深奥与艰涩的说理,竟懒得去进一步地梳理和把握,而对于有些容易激发自己兴趣的话语,就一唱三叹地背诵着,还生发出无穷无尽的感喟来,自己向往平等和自由的理想,不正是从这儿萌生的吗?
我还想起上个世纪的六十年代初期,也曾经反复地阅读过这本刚被更名为《社会契约论》的新译本。当时真是下定了决心,想要彻底地弄懂,究竟是罗伯斯比尔违背了卢梭的主张,抑或是卢梭在什么地方错误地引导了罗伯斯比尔?于是我花费了不小的工夫,在夜晚昏暗的灯光底下,一字一句地钻研起来,断断续续地琢磨这个始终困惑着自己的疑问。
直到在后来又经历了四十载艰辛的岁月中间,我也并没有放弃过对于这本典籍的思索,终于在逐渐深入到字里行间的过程里,开始明白了他在自己论述中间产生的失误。
原来卢梭把领导公民和国家的“主权者”理想化了,认为“主权者既然是只能由各个人所构成”,因此“不可能具有与他们的利益相反的任何利益”,“不可能想要损害共同体的全部成员”,这样的话当然就并不需要对大家“提供任何的保证”,而完全可以将自己的一切主张付之于行动。这实在是构想得太天真和幼稚了,难道那些领导者在掌握了庞大的权力之后,一点儿也不会滋生出霸道与贪婪的念头来?况且是在消解了任何有效的保证措施之后,难道就不会开始走上假公济私和为所欲为的邪路?不会这样一步步地膨胀和堕落下去,成为说一不二和肆意压制别人的独裁者?
分享:
 
摘自:海燕 2006年第04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