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接了个陌生电话


□ 胡晓君

  夏草接到玉石的电话,是在元代去了五峰坪后三个月。

  那时一切都已成定局,生活慢慢回到了日常。

  接到玉石的电话,夏草正在泡脚,她烧了一大壶的水,不时往盆里添一点,眼睛却盯着电视屏幕。电视里在播一部韩国碟片,《你是我的命运》,已经播到一百一十集。现在上门看望夏草的人少了,偶尔接到几个电话,也被她找各种理由回绝了。夏草谁也不想见,倒不是躲避什么,没什么好躲避的。那些同情的话,那些没完没了千篇一律的安慰,让她疲惫不堪。

  这部碟片夏草已经看了二十二天了,夏草给自己立了个规矩,每天只看五集,绝不多看,看到第五集的片头开始泡脚,泡好脚关了电视就钻被窝,什么都不去想,天皇老子来了也不理。夏草的脸近来胖了,也有了些光泽,见到她的人都这么说。五集接近尾声的时候,夏草伸手去抓擦脚毛巾,手机铃声就是这时响起来的,是阿宝的《倾国倾城》,她喜欢歌里高音唱出的那份哀婉,藏着一份撕心裂肺又极力摆脱的知命。来电显示的区号是成都。夏草想不起成都有什么熟人或朋友,就没去理它。倒了洗脚水、关了电视,《倾国倾城》还响了一阵才停住。走进卧室抖开被子,《倾国倾城》又响了起来。夏草换上睡衣坐进被窝,《倾国倾城》还在顽固地响着。夏草想了想,按下接听键。夏草和对方聊了半个多小时。放下电话她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她摇了摇头,想不起都聊了些什么,好像都是对方起的话头,她接着对方的话头回应几句,竟然就聊了半个多小时,手机的外壳都微微发烫了。对方说自己叫什么名字来的,很好记的一个名字,怎么就想不起来了呢?夏草想了一阵,终于想起对方叫玉石,玉石俱焚的玉石,对方是这么告诉她的。

  夏草再次接到玉石的电话是十七天之后。玉石在电话那头肯定地说:没错,是十七天,我记得呢。玉石说自己是三天前回来的,有点事,现在事情差不多敲定了。晚上约了一班朋友吃饭,吃了饭到阳光钱柜消遣。来吧,唱首歌,放松放松。别老是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玉石在电话那头邀请道。

  你凭什么那么肯定我老是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夏草自己都不清楚怎么会用这种腔调和玉石说话,他们就是那天误通了一通电话,连对方是高是矮是胖是瘦都不知道。那天玉石的电话是打给他多年没联系的一位朋友的,玉石说当时我和这位朋友铁得就像南极和北极。后来我出了一些事,这位朋友在背后往水里推了一把,我们的关系就这样完了。现在回头想想,如果换成是我,也许我也会那么干的。在外面漂了多年,我开始恋旧了,过去我可是个只顾往前冲蛮撞的家伙。我想向他问个好,可能的话一起喝杯酒,叙叙旧。这是他以前的号码,他一定换了号码了。那天在电话里他就是这么对夏草说的,南极和北极,他就是这么说的,夏草觉得他比喻得怪怪的。

  玉石在电话那头笑了起来,是那种很沉稳的笑,像他说话一样不急不躁不温不火。十七天前,夏草发现他打错了电话,没有揿掉通话键,多半是被他说话的腔调吸引住了。有半年多的时间,她把自己扔进了油锅里,不是她不停歇地哭诉就是周围的人使出十八般武艺地安慰,已经很久没有和一个人好好地说过话了。玉石是那种很合适的说话对像,不管在说还是在听,都不会让说话中断,而且很能揣摸对方的心思,善于辨声识音。夏草认为,像玉石这种男人不是特别聪明就是阅历特别深。这样的男人可要小心。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