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赴宴


□ 鲁孟陶

  说起来气人,这回我搞到的一些书和杂志,看起来一个比一个花里胡哨,可他娘的好看不中用,买起来却卖不动。直到昨天我才知道,原来这次搞到的这些书和杂志,根本就没有什么新鲜货,全都是过时的垃圾货,不过是换了个新封面罢了,如同一个妓女穿了一身淑女的衣裳,我却走了眼把她当成了良家女子。我真是比关公还大意,不失荆州才怪呢。还有就是,那个狗日的大胖子太不是个东西,竟然拿这些垃圾货来糊弄我,真他娘的是欺负老实人,比地主豺狼还黑,在我骨瘦如柴的身躯上还要抽一管子血。现如今,钱财已经落人这狗日的手中,我再生气也是没用了。我那没人性的老婆知道这件事后,非但不安慰我两句,慰问我疼痛的心房,抚平我内心的创伤,反而还骂我有眼无珠不中用,说我到死都不会有出息。这个娘们,气得我差一点吐血,要不是看在一日夫妻百日恩的份上,我早就一脚把她踢到南墙根去了。

  我推着三轮车,在大街上,带着一颗不安的心——怕城管抓住,从吃完早饭到现在,也就是这半下午,晃悠悠地换了好几个地方,卖的钱还不够买二两盐的。唉!看看太阳还有两杆子高,我也得赶紧收拾摊子回家了。平常我总是捱到天黑才收拾摊子回家,今天情况不同往常,今晚我的小学同学“二粗腰”要在中华路的五洲大酒店——我们市里最高级的大酒店——请我们这些老同学吃饭。我竟然没有被遗漏。说起我这个小学同学“二粗腰”,原本在外市环保局里当个局长,不知道怎么就蹦跶到我们市当工商局的局长来了。这些都是靠贩卖衣服起家现如今当了服装厂厂长的小学同学狗剩昨天告诉我的。我问他都有谁参加,他说还有在公路局当工程师的“二裤裆”,在外企当上了大经理的黄三……我一听是这些鸟人,本不想去,想当年,我们都是一块长大的,现如今,人家一个个都混得人模狗样了,我这一个靠卖几本盗版书和花里胡哨的杂志过日子的下岗工人跟着去凑啥热闹!

  我一说不去,我那同样是下了岗的老婆不愿意了。她说你去怕啥,你多和那些老同学拉拉关系,看看能不能帮帮咱们的忙,人家“二粗腰”不是当工商局的局长了嘛,说不定能帮咱安排一份活干呢。我说人家在工商局,不在劳动局,没法给你这个劳动者找份活干。老婆说,你怎么还是这猪脑子,工商局怎么了,工商局可以让人少赶你的摊子。我说你脑子里是不是进狗屎了,赶不赶我的摊子,那是城管局说了算。我那老婆好像认定了死理不放,咬着舌头打提遛,反驳我说,工商局的就不认识劳动局的了?工商局的就不认识城管局的了?人家说一句话绝对好使,再说了,你不是嫌我整天闲在家不挣钱吗,你可以给“二粗腰”说说,看看他能不能帮着给我找份活干。我说你都成了老娘们了,还能干啥呀。她说我到饭店里端不了盘子,还不能到哪个单位里当个保洁员呀。我说你就别想着给人家扫地擦桌子了,你把咱自己家的地扫干净桌子擦干净就行了,你看看这家,就他娘的像个狗窝,你看看那桌子上的油,比公路上的沥青都厚,还想给人家当保洁员,你到哪里哪里不就成了狗窝?听了我的话,这女人非但不理屈词穷,反而声音更加宏亮起来了。她说我这样不好那样不好,你当初还跟着我的屁股追呢,我可没追你,都怪我当初瞎了眼,上了你的花言巧语的当,跟了你这个没用的东西,自从进了你家的门,到现在都十多年了,还住着兔子拉屎都不愿意来的破屋子。我听了她的这些话,气不打一处出,想当年,我在棉厂当检验员的时候,她不过是我们棉厂一个开条子的,见了我动不动就抛媚眼,勾引我这个老实人,还让我帮她修自行车,帮她打气,现如今却说我追她,你说这老娘们气人不气人。我把烟头狠狠地往地下一扔,说,你说你瞎了眼,我还后悔我瞎了眼呢,当时看你腚大腰圆,以为你能生儿子,谁知你三年给我蹦跶俩闺女来,害得老子当了不肖子孙绝了后,还他娘的被人家赶出了棉厂。我仿佛是戳到了老婆的痛处,气得她怒发冲冠两只牛眼瞪着我,撕破喉咙似的说,这些你都怨我,你以为我愿意呀,是你还有你那爹娘当时让我生,生不出儿来是你自己没本事,让我受了罪不说,还下了岗。说着她就哇哇大哭起来。我最怕的就是女人的哭声。她一哭我就没招了,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好像欠她两毛钱似的。于是我的话就软了下来,我说,我去,我去,我去还不行吗?说着又掏出一支哈德门来抽。一支烟还没抽完,她就不哭了,擦擦脸,就做饭去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