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民族化的欣赏趣味


□ 杨 可


所谓欣赏趣味或“趣味” (taste)一词最早由约翰·德累顿和威廉·泰卜尔提出,经过英国经验主义美学家夏夫兹博里和休谟等人的解释和理论提升,便成为美学中广为流行的词汇。通俗地说,趣味就是对艺术作品的喜好和偏爱能力,西方审美心理学认为,人们对艺术的把握既不是由理性能力完成的,也不是靠一种低于理性认识的感性认识完成的,而是靠“趣味”能力完成的,一般意义上,也就是所谓的“鉴赏力”。 而按照接受美学的观点,未被阅读的作品仅仅是一种“可能的存在”,只有在阅读过程中才能转化为“现实的存在”。即,作品的意义来源于两个方面,一是作品本身,一是读者的赋予,同样,影片存在的合理性也有待于对它的观赏。如是,观众的欣赏趣味对电影的发展就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对于中国电影来说,把握中国电影受众欣赏趣味的共性、个性和变迁,对把握中国电影的发展也就有了一个很好的角度。

中国电影观众审美趣味的历史性特征

诚如许多学者已经论述过的,中国电影观众“有益于世道人心”的文化心理,既是中国电影自诞生以来的自觉要求,也是中国传统文化和美学滋养的结果。在电影观念上,对电影的理解传统上是在“戏曲”的层面上,“影戏是不开口的戏,是有色无声的戏,是用摄影术照下来的戏”, “影戏是戏剧的一种,凡戏剧所有的价值它都具备”。这样一种电影观念,使得中国的电影观众是从“戏”的角度来接受电影的。他们要从电影里看到的是类似于戏剧和文学的故事和情节,而不是电影的视听元素。一句话,是戏而不是影。
这种文化心理和电影观念上的特征,决定了中国电影观众在电影欣赏趣味和接受模式上的一般性特点,这就是:内容上,要求电影表达现实以及情感、道德诉求;叙事方式上,更多地汲取了中国叙事文学、戏剧(戏曲)的营养,情节线索比较单纯、情节组织多按时间顺序、情节进展多富于曲折变化、人物鲜明、二元价值对立及消长、情节构成比较完整,结构相对封闭,结局力求圆满。尤其是大团圆和善恶有报,从根本上讲,折射了下层人民希冀在艺术中求得心理满足的朴素愿望。
从中国电影的历史来看,这种电影形态由于更适合中国观众的接受心理和欣赏趣味因而几乎一直保持着主流地位,其成就也相当巨大。据程季华主编的《中国电影发展史》提供的篇目资料,从1905年到1937年,在总共1295部国产影片中,占第一位的,是言情伦理片,数量在310部以上,占近四分之一。而言情伦理片之所以成为中国电影的主流类型,是由它最为符合中国观众的欣赏趣味和接受模式决定的。
我们就以这类影片为例来分析中国电影观众的观赏趣味。
言情伦理片历来是中国电影的主要形态,也是中国......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电影艺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电影艺术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