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裸面时刻的写作


□ 余玉萍

  本文标题受到阿尔及利亚当代著名女作家艾赫拉姆·穆斯苔阿妮米一部早期诗集的启发,其意在于:作为一种隐喻,借指当代阿拉伯知识女性敞开心扉、充分表达自我的写作实践。
  在西方世界,阿拉伯女性写作可以说是个被关注的话题,这一点从为数不少的有关论著便可略见一斑。近年来比较成功的学术专著有《阿拉伯女性小说家:形成年代及其后》(Joseph T.Zeidan, Arab Women Novelists: The Formative Years and Beyond, 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Press, 1995);《敞开大门:一个世纪的阿拉伯女性主义写作》(Margot Bardan and Miriam Cooke ed., Opening the Gates: A Century of Arab Feminist Writing, Virago Press, 1990);《十字路口:阿拉伯女性小说中的性别、民族和共同体》(Lisa Suhair Majaj ed., Intersections: Gender, Nation, and Community in Arab Women’s Novels, Syracuse University Press, 2002)等等。研究者或为纯粹的西方学者,或为中东裔人士。相比之下,用阿拉伯语写成的学术专著则属凤毛麟角,布赛娜·谢尔班博士的《阿拉伯女性小说百年:一八九九——一九九九》(贝鲁特文学书局一九九九年版)则为其中之翘楚。该书绪论即直言阿拉伯女性文学在阿拉伯文评界被边缘化的处境。因为在阿拉伯世界,无论女作家还是关注女性创作的女性评论家,都有可能被冠以“厌恶男人的女人”或“女人中的极端主义者”的骂名。作者从小说所应具备的要素考察,论证了阿拉伯文学史上首部小说实际出自女作家之手,即泽娜白·法瓦兹于一八九九年所创作的《花乡姑娘》(又名《善有善报》,比埃及男作家穆罕默德·侯赛因·海卡尔的《泽娜白》早十五年)。通过对反抗殖民时期、国家建设时期乃至战争时期女性文学的回顾与点评,布赛娜博士批驳了关于阿拉伯女作家视野狭小、思想简单的偏见,对“阿拉伯是否存在女性小说这一文类”的问题做出了有力回答。
  与西方研究界对阿拉伯女性写作较关注的现象相匹配的,是西方文学消费市场对阿拉伯女性作品的相对青睐。在欧洲,阿拉伯文学市场总体清淡,除纳吉布·马哈福兹(一九八八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也是阿拉伯世界迄今唯一的该奖获得者)、阿多尼斯(长期旅居法国的现代派诗人)等少数人较受关注外,阿拉伯作家的作品发行量鲜有能超过一万册的。在极其重视中东地缘政治的美国,阿拉伯文学市场也一直呈现不温不火之势,个中缘由复杂,包括爱德华·萨义德在一九九○年发言时曾指出的美国书市对于阿拉伯文学的偏见,其根源在于美国人的主流意识中,总是将阿拉伯人具化为“穿着传统长袍、缺乏现代意识”的单一形象,所以似乎也不指望从他们的小说中读到些什么。在欧美市场阿拉伯文学不景气的总体形势下,阿拉伯女作家的作品却相对走俏并形成了一种固定的需求,譬如:英国的“加尼特阿拉伯女作家系列丛书”(the Garnett Arab Women’s Writers Series)就有稳定的编辑团队,定期翻译和出版阿拉伯女作家的作品;纽约雪城大学出版社(Syracuse University Press)的“翻译中的中东文学”系列也有关于阿拉伯女性作品的专门计划。
  阿拉伯女性文学引来世界性关注有其内、外因素。从内因来说,现当代阿拉伯女性文学所取得的成就是不容忽视的。从女性主义的维度考察,对现当代阿拉伯女作家而言,文学创作无疑是反抗男权中心主义、构建属于自己的女性话语的最佳途径。而控诉本民族文化的父权制和性别压迫,抒发对幸福爱情和婚姻的憧憬,又似乎是阿拉伯女性文学最为东西方读者所熟悉的主旋律。我国自新中国成立至二十世纪末,对阿拉伯女性文学作品的翻译屈指可数,而其中多数也与上述主题相关,如:旨在增进中国和世界各国妇女相互了解的《蓝袜子丛书》之阿拉伯卷中的《四分之一个丈夫》、《世界中篇小说经典文库·阿拉伯、非洲卷》中的埃及著名女作家纳娃勒·赛阿黛薇的作品《一无所有的女人》、《她只能做一个女人》。应该说,书写爱情、婚姻、家庭和亲情作为一种传统的“私人话语”,为现代阿拉伯女作家走出“失语”状态,发出自己的“声音”提供了一块坚实的阵地。但是,正如布赛娜·谢尔班博士所认为的,一个世纪以来,阿拉伯女性创作的领域实际上是丰富多姿的,在关注公共话题方面并不让于须眉。阿拉伯女作家在观照社会和政治的重大事件时,切入点与男性相比较为细微,这可能导致她们的创造力被小觑;然而,也正因为她们被社会政治边缘化而具备更加真切的眼光。一个突出的例子体现于战争题材上。在战乱频仍、冲突不断的阿拉伯世界,战争常常是当代作家们笔下经常涉及的话题。一九六七年第三次中东战争的巨大挫折,更引起阿拉伯知识分子对全民族命运的忧虑。以此为契机,越来越多的女作家开始创作战争文学,并以星星之火促成燎原之势,形成了描写黎巴嫩内战的黎巴嫩女作家群、描写巴勒斯坦抵抗运动的巴勒斯坦女作家群,哈南·谢赫就是其中著名的一位。其中篇小说《泽赫拉的故事》(一九八○,中译本收于《阿拉伯小说选集》第二卷)通过感情生活不幸的女主人公在战乱中因为找到所爱而重获社会归属感,最终又以死于爱人枪下这一更大的不幸而告终的故事,反映了民族内战的残酷,以及作者将追求女性身份认同与国家前途和社会命运相连的创作境界。
分享:
 
摘自:读书 2010年第12期  
更多关于“裸面时刻的写作”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