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裸面时刻的写作


□ 余玉萍

  本文标题受到阿尔及利亚当代著名女作家艾赫拉姆·穆斯苔阿妮米一部早期诗集的启发,其意在于:作为一种隐喻,借指当代阿拉伯知识女性敞开心扉、充分表达自我的写作实践。
  在西方世界,阿拉伯女性写作可以说是个被关注的话题,这一点从为数不少的有关论著便可略见一斑。近年来比较成功的学术专著有《阿拉伯女性小说家:形成年代及其后》(Joseph T.Zeidan, Arab Women Novelists: The Formative Years and Beyond, 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Press, 1995);《敞开大门:一个世纪的阿拉伯女性主义写作》(Margot Bardan and Miriam Cooke ed., Opening the Gates: A Century of Arab Feminist Writing, Virago Press, 1990);《十字路口:阿拉伯女性小说中的性别、民族和共同体》(Lisa Suhair Majaj ed., Intersections: Gender, Nation, and Community in Arab Women’s Novels, Syracuse University Press, 2002)等等。研究者或为纯粹的西方学者,或为中东裔人士。相比之下,用阿拉伯语写成的学术专著则属凤毛麟角,布赛娜·谢尔班博士的《阿拉伯女性小说百年:一八九九——一九九九》(贝鲁特文学书局一九九九年版)则为其中之翘楚。该书绪论即直言阿拉伯女性文学在阿拉伯文评界被边缘化的处境。因为在阿拉伯世界,无论女作家还是关注女性创作的女性评论家,都有可能被冠以“厌恶男人的女人”或“女人中的极端主义者”的骂名。作者从小说所应具备的要素考察,论证了阿拉伯文学史上首部小说实际出自女作家之手,即泽娜白·法瓦兹于一八九九年所创作的《花乡姑娘》(又名《善有善报》,比埃及男作家穆罕默德·侯赛因·海卡尔的《泽娜白》早十五年)。通过对反抗殖民时期、国家建设时期乃至战争时期女性文学的回顾与点评,布赛娜博士批驳了关于阿拉伯女作家视野狭小、思想简单的偏见,对“阿拉伯是否存在女性小说这一文类”的问题做出了有力回答。
  与西方研究界对阿拉伯女性写作较关注的现象相匹配的,是西方文学消费市场对阿拉伯女性作品的相对青睐。在欧洲,阿拉伯文学市场总体清淡,除纳吉布·马哈福兹(一九八八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也是阿拉伯世界迄今唯一的该奖获得者)、阿多尼斯(长期旅居法国的现代派诗人)等少数人较受关注外,阿拉伯作家的作品发行量鲜有能超过一万册的。在极其重视中东地缘政治的美国,阿拉伯文学市场也一直呈现不温不火之势,个中缘由复杂,包括爱德华·萨义德在一九九○年发言时曾指出的美国书市对于阿拉伯文学的偏见,其根源在于美国人的主流意识中,总是将阿拉伯人具化为“穿着传统长袍、缺乏现代意识”的单一形象,所以似乎也不指望从他们的小说中读到些什么。在欧美市场阿拉伯文学不景气的总体形势下,阿拉伯女作家的作品却相对走俏并形成了一种固定的需求,譬如:英国的“加尼特阿拉伯女作家系列丛书”(the Garnett Arab Women’s Writers Series)就有稳定的编辑团队,定期翻译和出版阿拉伯女作家的作品;纽约雪城大学出版社(Syracuse University Press)的“翻译中的中东文学”系列也有关于阿拉伯女性作品的专门计划。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