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狗日的粮食


□ 刘 恒

  作者简介
  刘恒,1954年生,当代著名作家。现为中国作协副主席、北京市人大常委、北京市作协主席、北京市文联副主席、《北京文学》主编。
  1986年发表小说《狗日的粮食》产生重大影响,获1985-1986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著有长篇小说《黑的雪》、《逍遥颂》、《苍河白日梦》,中短篇小说《伏羲伏羲》、《白涡》、《虚证》、《教育诗》,出版有小说集《虚证》、《连环套》、《白涡》、《刘恒自选集》等。2004年获“北京文学节”终身成就奖。
  
  日后人们记起杨天宽那天早晨离开洪水峪的样子,总找不到别的说法儿。他们只记住了一件事,不知道是不是顶重要的一件事。“他背了二百斤谷子。”这没滋没味儿的话说了足有三十年。它显不出味道是因为那天早晨以后的日子味道太浓的缘故。杨天宽是趟着雾走的,步子很飘。他背着花篓,篓里竖着粮袋,鼓的。这些都陷入白烟,人们疑心他背着空篓。但他前几日的确跟各家借过粮食,谷子的用处也吞吐着挑了。他走得健就是因了这个。
  人们却只说:“他背了二百斤谷子。”把一个火烧火燎的光棍儿汉说得丢了份量。杨天宽驴一样把谷子背到那地方,脸面丢尽了。不会说话,只会吐气,眼一劲儿翻白,晕噎中那个男人问他:“新谷?”他点头,甩一帘汗下来。那人身后立一匹矮骡儿,也不计份量,只掂了掂就用肩一顶,将粮袋拱到骡鞍上。“妥了,兄弟歇着。”那人一笑,便牵了骡走。骡屁股后面就移出了一个人,站在那儿瞭他。杨天宽只对了一眼,不敢看了,有心去宰走了的男人,又没有力气。他叹了一口气。这声长叹便成了他永远扔不脱的话柄。
  丑狠了。二百斤谷子换来个瘿袋。值也不值?他思来想去,觉得还是值,总归是有了女人。于是他领了女人上路,光棍脑袋细打路的尽头那盘老炕的主意。事情比他想的来得快,女人有火。
  你的瘿袋咋长的?”出了清水镇的后街,杨天宽有了话儿。“自小儿。”“你男人嫌你……才卖?”“我让人卖了六次……你想卖就是七次,你卖不?要卖就省打来回,就着镇上有集,卖不?”“不,不……”女人出奇的快嘴,天宽慌了手脚,定了神决断,“不卖!”“说的哩。二百斤粮食背回山,压死你!”女人咯咯笑着绕前边去,瘿袋在肩上晃荡,天宽已不在意,只盯了眼边马似的肥臀和下方山道上两只乱掀的白薯脚。“瘿袋不碍生?”天宽有点儿不放心。“碍啥?又不长裆里……”女人话里有骚气,搅得光棍儿心动。“要啥生啥!信不?”“是哩是哩!”最后是女人到坡下小解,竟一蹲不起,让天宽扛到草棵子里呼天叫地地做了事。进村时女人的瘿袋不仅不让天宽丢脸,他倒觉得那是他舍不下的一块乖肉了。那时分地不久。杨天宽屋里添了人,地数就不够,村里把囫囵坨两亩胡萝卜地拨给了他,地很肥,可是路远,是日本人在的时候游击队烧荒撂下的,多年不种了,天宽性子钝,人人不要的地给了他,也嚼不出啥,苦着脸忍了。女人却不,爬到猪棚上骂街。句句骂的猪,可句句人不要听,唬得村干部谁也不敢露脸。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